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青春赌明天(书号:760

第二百二十三章 青春赌明天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凰市警方最为期待但也最为担心的,是花雨公司提供了,不过,在这一点上,苏卫东还是表示出了相当的谨慎,他交待的名单,除了省城那些比较著名的花花公子外,就是一些过气人物及其子女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只冲着这份名单,让人丝毫找不出有人要向花雨公司的人下毒的理由——是的,西门斋的死,并不能代表就是常三一系的人下的手,谁能保证下毒者的目标呢?

    要知道,那些盛饭菜的碗碟,摆放可都是随机的,谁又能保证,到底送到西门斋手上的,会是那一盘?

    不过,现在苏卫东想缩回去,那就太小看警察们的专业素质了,趁热打铁谁不会?轮流地政策攻心更是拿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省厅督办的案子,可是你不知道,蒙书记做了指示了吧?……什么指示?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无所谓啊,有的是人说,你知道先说出来和后说出来的区别吧?别说我们没给你机会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他废什么口舌啊?既然他不老实说,那咱答应的加强安全措施,可以不用执行嘛,切,这种人渣我看着就烦……”

    苏卫东正被众警察轰炸得头昏眼花之际,又有警察冲进来了,“有突破了,其他人挺配合,交待了不少东西出来,他们还有检举立功的表现……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蒙人,这次花雨公司来了十个人。除了苏卫东、幽梦之外,还有两个公司管理者之外,剩下五个里,四个是小姑娘,两个小白脸。

    突破口最先肯定是从小姑娘的身上打开地,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?“女人的相貌跟智慧成反比”。虽然这话用到普通人身上未必全部合适,但用到戏子的身上多半还是靠谱的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那四个小姑娘,也没觉得跟别人睡睡觉就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,大家你情我愿各取所需而已,甚至连卖淫嫖娼都谈不上。

    在白天里,从她们口中。警察们就已经有了一些收获,不过是没有拿出来而已,而经历地“毒豆芽”事件之后,小女孩们吓得一个个魂不附体,于是,在攻心的政策下,又交待了一些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重要的。能跟来素波的小女孩,多少算得上在花雨公司混得比较好的,不但放得开,随时能叉开腿公关,同时也是在公司里呆得比较久的。

    呆得久的。自然知道的事情就多一些,花雨公司里地龌龊事儿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虽然对大部分有意步上星光大道的女孩儿而言,以青春的**做为祭祚献出,来换取未来的坦途并不是什么难事儿,但将贞操看得极重的,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对上这种女孩,以苏卫东、幽梦为的公司领导,通常都会觉得自己被人小看了。你这是不看好花雨地前景。还是不相信我们的能力?

    领导们很受伤。所以,就会通过下药**、拍裸照要挟等等一系列的手段。来达到控制其的目的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地女孩儿,是那种看得上顾客的就陪陪,看不上的就算了,而且,很多人现花雨并不是那么回事儿之后,多半在离开之时还要闹闹事,就像赵处长同学的女儿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不和谐的音符,通常会被花雨的管理层强行压下,甚至,有一个女孩在**之后,从三楼跳下,双腿开放性骨折,最后也无非就是赔了点钱了事,女孩家里不答应,结果她父母亲反倒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打得头破血流,住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这事可就是犯大忌讳了,于此同时,花雨公司的其他人也为那毒豆芽所震惊,66续续地交待了一点事儿。

    一夜下来,关副厅长手上地案例和名单就沉甸甸地了,案例倒是无所谓,反正花雨公司这次是难逃一劫了,只需要考虑涉案人数和刑期地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那名单真的很要命,里面颇有那么几个有点份量地干部,虽然多的是实权派,可也有两个副省级的身影,在里面若隐若现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分管党群的省委副书记吴敬华是死活脱不了干系的,而那些小女孩们回忆,跟他关系不错的范晓军副省长,似乎也光顾过花雨公司。

    没错,常务副省长范晓军,这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消息,当然,光顾过中天集团并不是什么大事,省长杜毅还为他们题过词呢,可光

    雨,好像就有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当然,光顾过花雨,也不意味着范晓军就做过什么,平心而论,范副省长绝对不会稀罕这种性贿赂,可他去过花雨,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。

    有那不厚道的警察,甚至会琢磨,范副省长年轻时也算个美男子了,只是为了前程,找了一个相貌不怎么样的老婆,这年老入花丛,也未始就不可能,不过,这种话当然没人敢明说出来。

    除开这二位,基本上就没什么重量级的人了,像朱秉松的儿子之类的衙内,那只算年轻人不检点,不能说明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倒是实权的副厅和处级干部还有几个,不过这种小干部,关海涛自己都不会怎么放在眼里,纪检委书记蔡莉找他们谈谈话,绝对会让他们夜不能寐的。

    不过官儿虽小,架不住人多啊,而且,以王宏伟的经验判断,肯定里面还有没挖出来的大鱼,只不过到了这个份儿上,大家也不敢再挖了,再挖下去后果太严重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关海涛的电话就打到了省厅,“窦厅,事儿就是这么些事儿了,再继续下去,该怎么处理啊?我建议请示一下蒙书记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结果,也出了蒙艺的估计,他原以为吴敬华就应该是最大的了,可是万万没想到,居然还有省委常委有了嫌疑,真是……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大局……必须得考虑大局了,而且,涉及的还是吴敬华和范晓军这俩,这可是蒙艺除了省长杜毅之外,最不愿意招惹的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蒙艺对收拾吴敬华的兴趣就不大,这不但是因为吴敬华在省委的班子里是最弱的,也是因为,吴副书记快到点儿了,人不但没什么能力,他父亲又是黄老的老部下,基本上算是无害兼混日子的那种。

    当然,小害难免有点,不过大家也不怎么在意,蒙艺最受不了的,还是吴敬华跟范晓军走得太近,不是一般的近。

    范晓军也是凤凰人,原本混得就不错,又通过吴敬华的路子搭上了黄老,每次进京的时候,不是给黄老带点家乡的喜讯,就是捎点凤凰和天南的土特产,再加上人精明,办事能力也不弱,一路顺风顺水地升到了常务副省长,倒是比吴敬华还要强了。

    蒙艺心里清楚,看范晓军不顺眼的,绝对不止自己,杜毅肯定也看其不顺眼,虽说大多时候,范晓军还是比较本份的,但是在杜省长看不到的地方,范副省长行事,基本上是毫无忌惮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也是正常的,常务副省长了,还要考虑那么多做什么?可问题的关键是,杜毅是从地北省调过来的,对于天南的地方势力,虽然不得不倚重,可打内心说了,谁又喜欢自己的辖下,出现不受自己控制的***?

    杜毅在上层的靠山,蒙艺也略知一二,杜省长在中央的助力并不小,而且还都是实权的那种,但是,黄老就如同巍峨的泰山一般,影响力大得惊人,虽然早就远离政治中心了,可做为至今还健在的建国时的政治局常委,谁又能无视?

    所以,蒙艺能断定——其实也无须断定,传言早就满天飞了,杜毅这个省长,真的看常务副省长范晓军不顺眼,可偏偏地,他奈何不了范晓军。

    所以,许绍辉做为第三股空降势力履新之后,蒙艺和杜毅虽然明明知道,此人是来过渡的,但还是直接送了一个常委的名额过来,没别的意思,就是为了牵制一下天南的地方势力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事态展到如此地步,蒙艺却是不能不考虑动动范晓军和吴敬华了,不然的话,他天南第一人的脸面何在?

    不是他不能隐忍,实在是不可避免地撞到了一起,他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蒙艺能肯定,杜毅在这件事上,就算不会偏帮自己,也绝不可能偏向范吴二人,所以他要头痛的,就是一个黄老而已,如此一来,现在强硬点并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先狠狠地整整那个狗屁娱乐公司吧,蒙艺终于拿定了主意,他并不是什么善碴,别人会逼宫省委书记,他自然也会敲山震虎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