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二十章 铁手拜见(书号:760

第四百二十章 铁手拜见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一听十七的话,心里就有点腻歪,“我说,你们我休息了?整天的除了事儿就是事儿,铁手不是跟疯子商量什么呢?屁大的事都好意思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传个话而已嘛,”十七腆着脸笑笑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“陈哥不答应他也就算了,他既然上门拜见,还是给他点儿面子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是不是收什么好处了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两眼,不过也没在乎,只是猛然间,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儿,少不得要上下打量一下十七,“我靠,什么时候这消息传得这么快了?”

    难道说,那帮人真的敢这么肆无忌惮地逼宫一省的书记?陈太忠觉得有点难以理解,可同时隐约又有种感觉:似乎这样的怪异,反倒应该是符合官场规则的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感受,错非局中人,绝对无法真正地品味到中间的微妙。

    “哪儿啊,这也就是我,别人怎么可能知道?”十七摇头晃脑地自夸着,这一年来,他的实力大增,无论从经济、名气和人脉上,都有了不同寻常的飞跃,有点自得之心倒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瞥他一眼,哼了一声,也懒得跟他多解释,“你小子悠着点吧,知道这事儿,对你来说,不一定就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陈哥吗?我怕什么?”十七脸皮厚,虽然现在在别人面前,他的架子能拿起来,可面对陈太忠,他可没胆子得瑟。

    而且不得不承认,随着在官场中浸淫日久,陈某人身上,多少带了点淡淡的官威,像刚才这句话。搁在一年前他不会说出这样的效果,他自己或者没觉察到,可十七却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陈哥。我去把他叫进来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还要我出去见他不成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转头看看蒙晓艳和任娇,依稀觉得这么做未必就很合适,不过转念一想:一个小混混嘛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

    蒙晓艳的歌才唱完,铁手就跟着十七进来了,他个子不高,却是壮实无比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却是一脸的浓密的落腮胡须,配上微微有些谢顶地脑袋。给人一种精力极其充沛的感觉。

    才一进来,十七就开始拍手鼓掌。算是对蒙晓艳的捧场,铁手愣一下,也伸出手来笑眯眯地附和着鼓掌。“呵呵。唱得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蒙晓艳本来看着这位。怎么看怎么像歹徒,不过入耳这话。心里多少有点受用,于是勉力挤出个笑容,冲他略略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太忠见铁手进来,大剌剌地坐在那里,没站起身子,不过,他倒是临时翻出了两盒雪茄,两盒洋酒摆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十七领着铁手走了过来,“陈哥,这就是铁手了,”一转身又笑嘻嘻地拍拍铁手地肩膀,“哈,你不是总想见陈科吗?今天可算如愿了。”

    铁手笑着点点头,他的笑容或者比较诚恳,但是配了那落腮胡就显得笑得很夸张,多少给人一种看不清楚其意图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太忠懒懒地靠在沙上,冲他扬扬下巴,“来了就坐吧,初次见面,这点东西你拿走吧,算我的一点小意思。”

    雪茄和洋酒,都是高档货,虽然歌厅包间的灯光昏暗,但那精美的包装还是揭示出了礼物的份量,足以带给人深刻的视觉冲击。

    只是,陈太忠那漫不经心的样子,给铁手地印象却是更深的,他原本和常三各把凤凰市半边,虽然听传言说,常三的覆灭,正是眼前这个家伙下地黑手,可他好歹也做了这么多年老大,震惊之余,些许的不服气肯定是有地——传言只是传言,也未必就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可一看陈某人这鸟样,他心里登时就明白了,此人的傲慢,是傲慢在骨子里地,没错,人家是送他礼物了,看起来还颇值点钱地礼物,但配上这副表情,就说明人家不是巴结,而是在打赏。

    铁手做为黑道大豪,打赏小弟地时候也不少,十万八万地出手,也有那么几次,不过,陈科长见面礼就这么丰厚,说明人家来钱的路子就野。

    他非常清楚,今天撞到陈科长,只是巧遇,平日里他很少来幻梦城或者帝王宫玩,京华酒店还偶尔去一两次,不过更多地时候是在他自己的地盘上。

    铁手更知道,昨天市里出大事

    某人今天能来幻梦城,八成也是一时性起,那么,人了这些礼物,显然对丫来说,这只是日常开销的一部分而已。

    这年头,有钱的就是大爷啊,更别说人家陈某人在官场上的人脉了,想想自己原本还带了一些小小的不服气,铁手头上的汗差点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陈科了,呵呵,”铁手这次的笑容,就点了点谄媚的意思,这时候的他,显然不能再计较人家坐在沙上的稳如泰山了,那是应该有的气派!

    十七奔着那两盒洋酒就去了,他整天在幻梦城呆着,自然比较清楚洋酒的行情,不过一看酒的名字就傻了,“摸……摸他……这什么酒啊?xo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什么酒呢?”陈太忠笑笑,“我从法国带回来的,也忘了多少钱了,不过,肯定比你这儿最好的酒都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五十年陈酿啊,”十七抱着盒子,做舍不得状,“陈哥你这就不对了,铁手有,我就没有啊?不行,我得分一瓶。”

    那好说啊,铁手刚要说话,陈太忠哼一声,“瞧你这点儿出息吧十七,行了,过两天给你弄上几箱,摆着卖都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了,”十七笑笑,也坐了下来,其实他也就是趁个热闹,烘托一下气氛,再跟铁手卖弄一下自己跟陈哥的关系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陈科,”铁手冲着陈太忠一抱拳,“马疯子说的那个事儿吧,我也就是受人所托,倒不是有意冒犯,现在给您陪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无视了任娇和蒙晓艳的存在,那无非就是陈科长的俩马子而已,虽然看起来是良家而不是风尘女子,不过,女人就是女人,不值得他赔小心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无所谓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摆摆手,不过铁手这么一说,倒是又勾起了他一点好奇,“这话谁传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铁手有点犹豫了,按规矩来说,他是不该露上家底儿的,只是眼前对了陈科这种人的问话,他少不得是要斟酌一下言辞。

    可是他再转念一想,好像印象中,传话的人似乎也没怎么要求保密,那倒也无所谓了,于是苦笑一声,“别人问,我肯定不能说,不过陈科不是外人,这么说吧,是素波市老五,托我传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老五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皱皱眉头,“这是谁呀?跟常老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韩天韩老五呗,”十七接话了,原本他就是个消息灵通之辈,现在混得好了,那情报肯定更充裕了,而且,韩天在天南的名气也真的大,凤凰市差不多点的混混都知道这人,“不过他跟常三的关系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五跟常三关系不错,跟我其实一般,”铁手一听陈太忠问出了这话,少不得要解释一下,他只当陈科长知道了点什么,却没想到,陈太忠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谁要俩人的名号里都带了排行呢?

    “我靠,他活腻歪了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火了,“常三才倒,他就敢把手伸进凤凰来?信不信我剁了他的爪子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出人意料地,铁手居然表示了赞同,看到陈太忠和十七的惊奇的眼神,他讪讪地笑笑,“我帮他递话,也就是捧个场的意思,没他顶着,常老三也扛不过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韩老五玩得确实大,”十七点头附和,“势力遍及天南,别看他岁数不大,路子可是真的……野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”铁手似乎对韩天的怨气挺大,听到十七这话,又爆一个小料,“他跟省军分区关系好,当年他起家,可就是走的军车走私的路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”陈太忠一拍大腿,一说走私,他就想起自己走私汽车的大台村了,那个跟他冲突的张力,好像就提过韩老五这个人。

    可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,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啊,铁手和十七相互看看,心里都是纳闷异常:陈哥(科)这是……想起什么来呢?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说,铁手还是要把一些事情交待清楚的,以免自己惹祸上身,“陈科,前一阵常老三的事儿,老五可是出过力的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