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心言手语(书号:760

第四百一十九章 心言手语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听蒙晓艳这话,陈太忠忙不迭摇摇头,这个可能性他“那算了,还是不用定震动了,我还嫌不够麻烦呢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歌厅吧,对了晓艳,你既然这么门儿清,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,张瀚说的这个间谍,会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就说了那么几句,你让我怎么分析啊?”蒙晓艳苦着脸,撅着嘴,心里却是有点甜不丝丝的,虽然唱歌不行,在这点上,她可是比任娇强一些,“我连这个间谍在凤凰还是在素波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天南两大城市就是省会素波和凤凰市,其他的城市规模就要差很多,所以,一般人想起来,间谍投资商,应该就在这两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家伙真有点狡猾,只说是天南,”任娇愤愤地补充,“我觉得他没准因为工作,接触过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蒙晓艳眼睛一亮,任娇的话,对她的启迪真的挺大的,这就是常言说的“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”了,“而且这个间谍,肯定没跟他合作成功,这个处长的这种性格,我还是比较了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是合作成功的话,他怎么可能有兴趣去了解别人的**?”她冷笑一声,“这种时候,变着法捞钱才是正道,所以,没成功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要是成功了,哪怕间谍不小心露出马脚,张瀚也会借机帮他掩饰,顺便再敲一笔钱财的,”任娇的脑瓜还真的够用,在某些东西跌下云端之后,她思想觉悟堕落的度,肉眼可见。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下,他怎么敢向太忠捅出来?再紧张的时候都不敢,否则的话,间谍一急眼。牵扯出他来,他还是个倒霉……这么辛苦图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对嘛,”蒙晓艳对任娇的话表示支持,不过,她的表现欲也很强烈。这毕竟是太忠第一次向她请教问题呢,于是她又插话了。

    “张处长这种人,最能放下脸来,也最是鼠肚鸡肠,所以。他跟这个间谍,十有**还有什么矛盾。失去这个投资之后。八成是气得想调查点什么,无意中现了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两个女福尔摩斯,我服了服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。这不是客套话,他是真心感谢,因为他觉得收获不小。

    间谍地嫌疑人的范围缩小了。这诚然是值得庆贺的,但更重要的是,任娇和蒙晓艳这么一溜烟的推理下来,让他现,在关于人心和人地心理逻辑上,他还有太多东西要学。

    是的,官场里的学问……远非他想的那么简单,想想今天中午,在海上明月,他居然会觉得可以学满出师了,真的是坐井观天啊。

    还没到幻梦城呢,张瀚地电话就打了过来,不过,陈太忠已经明白了,人家绝对不可能放弃救命稻草的,那就没什么可谈地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将手机定成了静音,还想玩弄你丫那点谈判伎俩和手段吗?对不起,哥们儿不奉陪了,我这不是怕了你地手段,而是说,哥们儿时间宝贵,懒得听你罗嗦。

    人不风流枉少年,似此良辰美景,那些煞风景的混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,锁了车之后,陈太忠带着蒙晓艳和任娇就进了幻梦城。

    门口吧台上,李凯琳正手托下巴无所事事呢,一见陈太忠进来,眼睛就是一亮,她含笑冲他点点头,身子刚要下蹲钻出吧台,却又看到了他身后的二女,嘴巴一闭,登时就抿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没管那么多,走过来就问了,“凯琳,后面的小包,有空地没有?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自然,可他身后那两位一见到青春靓丽的李凯琳,不由自主地上下打量了起来,随即又转头交换个眼神:太忠这么称呼这个小狐狸,嗯……一定有情况。

    李凯琳在这里工作也半年多了,在众多小姐的耳濡目染之下,按说也该能不动声色地掩饰自己了,不过她终究还是年轻,见到这两个美貌女人居然用那种眼光看自己,说不得就略带点不服气地回一眼。

    等三人进了小包间,任娇恨恨地嘀咕一句,声音正好能让陈太忠听到,“你也不比张瀚强多少,四处留情,太花心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有能力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倒是不以为意,哥们儿现在有情了,才能留呢,

    前能行吗?不过他挺奇怪地,“你不会以为,我看上毛丫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她很好看,现在才是美人胚子,”蒙晓艳笑嘻嘻地看着他,“等过那么一两年,可是不得了呢,你敢说你把持得住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的事儿,到时候再说吧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却是不肯自己接过这个桎梏来,他坐到沙上,“你们没见过她妈呢,也挺好看的,就是年纪大了点,大概三十六七了。”

    蒙晓艳和任娇再交换个眼神,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最后还是任娇有点忍不住了,“不是吧,太忠,母女俩……你居然这样?”

    陈太忠还没话呢,蒙晓艳的脸反倒是先红了起来,她抬手打一下任娇,“好了,你录像看得太多了吧?都想些什么啊……再说,这个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这个机会来的,不过那时候我还是处男,”陈太忠倒是有什么说什么,说完拿起点歌本,“呵呵,你俩谁先来点?”

    处男?听到这话,任娇立刻想了起来,太忠的处男生涯,可是被自己一手打破的,一旦想到这个,她就禁不住有些得意,一时也就懒得再计较其他的事儿了,伸手接过了歌本,“哈,我先来……”

    蒙晓艳却是借着她点歌的机会,向陈太忠挤挤眼,那神态真的有点暧昧,嘴还无声地变幻口型,仔细看看的,有心人能看出,她说的是“唐亦萱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陈太忠被她撩拨得有些受不了,说不得抬起手来,向她笔直向上地伸出了中指:我靠!

    却不防蒙校长花样百出,也伸出了右手,大拇指和食指扣成个环状,反手过来,狠狠地向下摆动几下:你靠?我套住你……

    他俩在这里暗通款曲,任娇却是已经选好了曲目,拿起麦克风认真地唱了起来,遗憾的是,她唱歌的水平,比起杨倩倩来,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,甚至比之张慧玲也颇有不如。

    听到这歌喉,陈太忠禁不住有点纳闷,任娇这也算“唱得不错”的话,蒙晓艳的歌该有多么难听啊?他实在不知道,杨倩倩那是学过三年声乐的,张慧玲在曲阳审计局里,歌声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无所谓,任娇唱她的,陈太忠跟蒙晓艳玩手语也玩得不亦乐乎,他很久没这么肆无忌惮地瞎玩过了,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,其实,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,不是吗?

    直到任娇一歌唱完,耳中不见掌声,恨恨地回望,才现两人在走私,不由得呵斥一声,“你俩……”

    陈蒙二人赶紧鼓掌,任老师才转怒为喜,不过,又唱三过了瘾之后,不由分说地把话筒塞进了蒙晓艳的手里,“好了,1oveory,点了,自己唱吧……”

    蒙晓艳被逼无奈,只有站起来了,不过,她唱了半歌之后,陈太忠才反应过来,敢情她唱的是《爱情故事》的主题歌,不由得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记得……这好像是个男人唱的来着。”

    蒙晓艳已经渐渐唱得投入了进去,没听见他在说什么,不过任娇倒是听见了,她笑得花枝乱颤,“哈哈,晓艳声线比较低,翻唱一下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?”

    “倒是没什么,大不了就是……”陈太忠的俏皮话还没说完,包间的门被推开了,十七点头哈腰地进来了,“哈,陈哥,来了也不告我一声,搞得我多失礼啊。”

    一边搭讪着,他一边就走了进来,扫一眼任娇和蒙晓艳,十七的大拇指就竖起来了,“喝,这俩带到这儿来了?别是想拉着跟望男和丁小宁5p吧,这也就是你陈哥了,别人想都不敢想啊!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了,”陈太忠知道十七的毛病,能把**的马屁拍得很自然很得体,而被拍者还偏生受用得紧,不能不承认,这也是一门技巧,“就你话多,不知道我这儿是私人空间啊?”

    蒙晓艳还在痛展歌喉,任娇倒是回头冲十七抬了一下手,十七冲她点头笑笑,一屁股坐在陈太忠的旁边,低声言语了起来,“陈哥,铁手也在呢,他听说陈哥你来了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