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真正的小人(书号:760

第四百一十八章 真正的小人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要张瀚交出底牌,张瀚怎么可能答应?

    他摇头笑笑,一本正经的那种,“陈科,您是高人,我信,真的信,可是……架不住我张瀚是小人啊,小人,就是有小人的逻辑。”

    “您跟唐姐说说情,不管成没成,我总要给您一个交待,”张瀚并不想因此惹恼陈太忠,“我这就是小人之心,主要是为了自保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说得挺婉转的,但是毫无疑问,张副主任最担心的,还是陈某人吃干抹净不认账,情报的珍贵之处,也就在这儿了,捂得住的才叫情报。

    而且——“跟唐姐说说情,不管成没成”这种话,也相当地主观,陈太忠要是说“我说了,唐姐她不答应”,张瀚大可以不认的——“你这是糊弄我呢,你把唐姐叫过来,要她亲口跟我说一声不答应,我就认你说的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再往后,那自然就是嘴皮子官司了,反正,张瀚这么做,就是强拧着陈太忠办事了,至不济,他也是想明明白白地挂了前程,而不是便宜了那些猥琐小人——比如说眼前这位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,还真算计对了,只是这么解释出来,对自己可是真够糟践的,不过张副主任心里别有一番计较:古来韩信尚有胯下之辱,目下情形,也不过就是官场生涯中的诸般磨练之一而已。

    他有他的理由,可陈太忠不答应啊,陈科长的嘴皮子功夫可不是白给的,“我说张处啊,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,不过,你调戏唐亦萱,也养成习惯了,可哥们儿我还要做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手一插腰。

    恨恨地看着张瀚。眼中诸多无奈一览无遗,“你这是柿子烂了不怕摔,可你有没有替我想一想?你交待的间谍案,要不是那么一回事儿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了一年了,能是假的吗?”张瀚看着他,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。“至于陈科您的担心。还是那句话,我是小人,只懂得为自己考虑。”

    这下,陈太忠还真没辄了,张瀚都铁嘴钢牙地自认小人了,正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他纵有千般手段,可也无法骗出人家地情报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太忠,咱们走吧。”这个节骨眼上,蒙晓艳话,说完她也不等陈太忠地反应,牵起任娇的手,两个成熟惹火的背影,婷婷袅袅地消失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张瀚一见蒙晓艳走了,略一错愕,等反应过来,却现陈太忠也不见了,一时间只觉得两眼黑。长叹一口气,将身子重重地摔进了沙背中。

    “哈,晓艳你今天这么大的火,真的少见啊。”陈太忠追上来之后。笑吟吟地话了,搁在平时蒙晓艳这么有主见的话。说不定他会略略恼怒一下,可刚才他进退维谷中,蒙校长这么一闹,他倒是能痛快脱身了。

    “倒也没啥火,”蒙晓艳冲他笑笑,“这家伙是个处长?真丢人呢,反正我看你在那儿也没意思,把你扯走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对于官场的了解,并没有多少,自小受到地熏陶也不多,但不得不承认,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种人,骨子里就带了合适做某个行业地基因,毫无疑问,蒙晓艳身上就带了这么一点从政基因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出来吗?这件事他都准备两年了,怎么可能这么痛快地告诉你?咦……他为什么一年都没举报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他想把那俩也落实了吧?”陈太忠倒是没细想这个问题,在他的潜意识深处,举报三个,肯定比举报一个功劳来得大些。

    三个人悻悻地走到林肯车前,蒙晓艳刚要坐进去,却又愣在了那里,接着很迅地钻进了车里,看着陈太忠笑笑,“哈,我知道他为什么要拖一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……它很重要吗?”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她这么认死理,他愕然地转头看看她,迎接他的,是一张满是笑容的脸。

    “当然很重要,”蒙晓艳想通了关节,心里得意极了,笑吟吟地一伸手,“给点好处,我就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切,稀罕,惹得急了,哥们儿自己想!陈太忠翻翻眼皮,不过,看到那只白生生的小手,忍不住探嘴过去,在上面轻轻吻了一下,“这样……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够,”蒙晓艳嘴角一弯,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“明天

    住我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白她一眼,不再说话,打着了汽车,却是没挂挡起步,张瀚……为什么要拖一年都不举报呢?

    “小气鬼,”蒙晓艳气得嘟囓一句,不过还不敢跟他认真,见他呆的样子,忍不住揭起了底牌,“他就是等关键时候用呢!”

    咦?这个解释,很新颖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?陈太忠伸手一拍自己的脑袋,“没错,这家伙这么能隐忍,肯定是等快提拔的时候,才想借了这个加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吧?”任娇听得一时大奇,她受正规教育这么些年,实在有点无法忍受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,“你俩地意思是说,张瀚做为一个处级领导,为了自己的升迁,居然会坐视间谍对咱们的……国家利益造成损害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以为呢?”陈太忠和蒙晓艳异口同声地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会这样吧?”任娇真的忍无可忍,她知道这社会上有这种败类,但在她的印象中,那些人基本存在于新闻中或者小说里,想到刚才居然跟这样的一个人离得那么近,她感觉有点毛骨悚然,“这样的干部,很多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儿知道?反正我不是这样的,”陈太忠耸耸肩膀,撇撇嘴,“不过,根据我经验,有张瀚这种想法的,绝对不会只是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恨叛国无门的,都大有人在,”蒙晓艳也冷哼一声,她多少还是听说过一点事儿地,“文革那阵儿,多少官儿因为派系斗争失败往台湾跑的?我爹说过,天南省的不说,只凤凰市有头脸的,都起码两位数,不过大部分在半路上就死地死抓地抓了,抓回来的就是枪毙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,有点沉重,一时间,三人都没有了说话地兴趣,好半天,任娇才长叹一声,“想到这些官员,我都有点不敢面对自己的学生了。”

    她能告诉陈太忠政治题的答案,自然是教政治的。

    “哈,不是还有我这样的好官儿吗?”陈太忠淫笑一声,挂上了档,“为了你二位,我可是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,生命不息战斗不止,这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好官儿,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够!”蒙晓艳眼睛一瞪,“你明天又不来!”

    “淫棍!”任娇瞪他一眼,又伸手掐他一把,“你这种色鬼,也就是干部里多……”

    一扯到这种暧昧话题,车里的气氛登时就轻松了起来,可陈太忠脑子里,还是在不停地琢磨,张瀚说的那个间谍,到底会是哪个人呢?

    这么想着,直到车开出了中心医院,他才想起一件事来,转头看看二女,“现在快五点了,你俩说咱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那个幻梦城吧,老听你说了,”任娇提议了,“反正现在时间还早,去玩一玩,你早说过要陪我俩唱歌呢,我的歌可是唱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晓艳,你唱得怎么样?”陈太忠转头看蒙晓艳,心里却是有点怪怪的感觉,这个时候,没准丁小宁在幻梦城陪着刘望男呢,一想到这两对即将碰面,他既是期待又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的……我的英文歌唱得不错,”蒙晓艳有点脸红,她的声音本来就有一点沙哑,现在听起来,却是越地有些低沉了,“嗯……其实,我并不建议现在去歌城。”

    任娇听得笑了起来,显然她知道蒙晓艳的唱歌水平,不过陈太忠不知道啊,他很疑惑地问了,“为什么现在不去?晚上的话,人肯定会多,闹哄哄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种感觉,那个张处长,还会给你打电话的,”蒙晓艳轻笑一声,要是陈太忠不问她,倒也无妨,大家直接去玩就行了,可既然问了,她就想话题转移开去,“去歌城你就听不到电话声了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他那油盐不进的样子,打电话?”陈太忠摇摇头,不屑地一撇嘴,“他肯定会坚持底线,我知道,再说了,我可以调成震动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一定还会继续打电话,”蒙晓艳回答得很认真,“哼,这种人我见过,实在不行,死缠烂打,他们总是会的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