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张瀚的牌(书号:760

第四百一十七章 张瀚的牌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出病房之后,蒙晓艳扭头看看陈太忠,有点奇怪,“了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不理他呢,他得答应啊,”陈太忠笑一声,他有八成的把握,张瀚是会追出来的,从家投资一事上,他见到了太多的随风倒,张瀚要是有骨气的话,会腆着脸给自己打电话吗?

    当然,丫不追出来,陈太忠也无所谓,他对这个消息原本就没报了太多的期待,也不想按着张瀚的套路来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他手上又多了一个蒙艺的亲戚,张某人若是识趣,应该知道怎么做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三人没走几步,张瀚就跑了出来,隔着保安喊了起来,“陈科陈科,着什么急嘛,我就是随口问问嘛。”

    其实,保安倒是没有拦着他,可张副主任并不想过界,因为那样会使事情复杂化。

    张瀚自问,他在整件事情中并没有犯什么严重错误,甚至,他都没来得及跟那两个花枝招展的小明星共度良宵,他错的只是在引进投资的时候,功夫没做到家,没查清这家娱乐公司幕后那些藏污纳垢的事情就是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严重的错误,还是招惹了唐亦萱,这个按理只能勉强算得上失误的错误,才是让他深陷被动的致命因素。

    所以,他当然要有一个好的态度,眼下,唐亦萱是没来,不过,蒙艺的侄女儿来了,那就说明,以前他招惹陈太忠,也是个比较重要的错误。

    但愿,眼下纠正还来得及吧?

    等四个人再回到病房里的时候。张瀚上下不住地打量着任娇,他倒不是在猜这位又是什么来头,天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多大人物?他只是想说,麻烦您出去一下行不?

    不过,对了陈太忠这操蛋脾气,他地话还真说不出口。而陈某人也不知道考虑一下影响,大剌剌地问了,“张处您快说啊,我这儿还有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那就只能指望这个消息本身带来的震撼力。促使陈科做出决定,让这女人回避了,张瀚叹口气,慢慢地从头说起,“咱俩都搞招商的,你也知道。招商过程中,一味强调资金规模。容易出现点失误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陈太忠的脸色,眼见对方微露不耐烦的神色,说不得就加快了节奏,他苦笑一声。“像我在中天身上的失误,相比很多失误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问题是,有些事儿,到现在……还没有被人现!”

    陈太忠只当丫为自己开脱呢,听得差点站起身来走人,直到他听到最后一句,才翻翻眼皮,咂咂嘴巴,“张处,您能不能痛快点儿啊?”

    “我现了一起间谍案,嗯,我确定是间谍,”张瀚冷不丁丢出了重磅炸弹,不过,看陈太忠地脸色似乎不是很在意,他心里略微又有点遗憾,说不得就说得再细一点,“而且,还有两起,我也高度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间谍,那你该跟国家安全局的说啊,”陈太忠看着他,眼中有点不解,“我是招商办的,你跟我说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这是招商引资中出现的问题啊,而且,我确定地这一起,这个商人现在,可还是在天南呢,”张瀚看着他,眼中的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国家安全局那帮的办事能力,”陈太忠摇摇头,其实,他并不是很清楚国安的能力,但是他会类推啊,从警察破案的手段上,就可以猜得到国安的做事风格。

    咱国家地警察,做事虽然也讲推理、逻辑、分析什么的,但相比国外地而言,王牌手段还是海量排查,大打人民战争,向社会要线索。

    那国安局……大约也差不多吧?所以他挺奇怪张瀚的思路,“你跟国安汇报一下的话,没准还能得个什么奖励呢。”

    “奖励,那当然有了,”张瀚嘴角抽抽,勉强算得上是个笑容,“不过,你难道不认为,跟咱们的工作配合起来的话,这种奖励会更多一些吗?”

    这下,陈太忠还真地堕入了张瀚的彀中,他皱着眉头仔细分析一下,眼睛猛地一亮,是的,他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仿佛又看到了《天南日报》,“大力招商之余,不忘国家安全——凤凰市招商办陈太忠科长小记……(文

    靠,果然是有搞头嘛,他下意识地点点头,再抬头看张瀚,

    此人不是那么不顺眼了,可是,你小子凭什么就比我他又有点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个消息你可以不告诉我地,”陈太忠含笑摇摇头,笑得很灿烂,“咱俩都是搞招商的,你这也算立功呢。”

    靠,我当然知道这个啦,张瀚心里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了,可是,我就算举报立功了,那是对公啊,唐亦萱该怎么看我,那还是怎么看我啊。

    这个举报,或许能在这件事儿上保住他——看,招商引资里,犯更严重错误的都有呢,不过,是不是真的能保住,还实在不好说。

    就算能保住,又怎么样呢?全凤凰的高层都知道他惹了唐亦萱,下一步,他还能有什么展?

    事实上,他张罗这件事儿很久了,眼下要不是实在无奈,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出来?他昨天醒转之后,就在仔细琢磨,如何从这件事里脱身,可是想来想去,现实在没有太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唐亦萱在凤凰市,名气虽然大,做人却着实低调,对于这个无欲无求的女人,他根本没什么好的手段去公关,人家不缺钱不缺权,真正的是“壁立千仞无欲则刚”。

    那他也就只能把目光盯在陈太忠身上了,可是以两人的关系,就算不是“不死不休”,也绝对是剑拔弩张,他送个三五十万一两百万的现金,人家肯定不会要,陈太忠就算再贪,这种时刻,也不可能不提防着糖衣后面跟过来的炮弹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送业绩给人家了,陈太忠今年的成绩不错,非常不错,一两个小项目肯定看不在眼里,那么能打动人家的,就是这个“间谍案”了。

    张瀚真是舍不得,心里疼啊,但他还有选择吗?不但没选择,他脸上还得笑着,“这个立功吧,我倒无所谓了,陈科你还年轻啊,我想借花献佛,呵呵,当然也是赎罪的意思,您看?”

    “让我替你跟唐亦萱说情?”陈太忠眉毛扬扬,伸手摸摸下巴,心里在犹豫,到底吃不吃掉这糖衣,当然,困难是要先夸大一下,“张处,昨天您也看到了,唐姐对你……好像成见很深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”张瀚苦笑一声,看那样子都快哭出来了,“所以,就得请陈科你帮忙说说了,您还需要我提供什么?我这儿一力担待。”

    这个表情,其实也就未必是那么真,张副主任固然清楚唐亦萱对自己的痛恨,但又何尝想不到,这是眼前这厮在加码?

    “啧,你看我像那种人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正色看着他,一时有点正气凛然的味道,“大家都是搞招商工作的,能帮你我自然要帮你的,凤凰市的经济建设,需要大家来努力推动。”

    蒙晓艳听到这话,登时有种想要捂嘴的冲动:拜托了太忠,你这话我听得实在恶心啊,你还是装流氓的时候比较帅一点。

    可偏偏地,张瀚就认这话,他脸上涌上了真诚的笑容,不住地点头,“呵呵,那可太谢谢陈科,今天我才知道您这高怀霁月的气量,那可是比我张某人强多了,是我学习的榜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,张处你这么说,可就见外了,”陈太忠笑得很开心,言词间也不再使用那个比较刺耳的“您”字了,口气中竟然再没有那丝嘲讽了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看着,谁也不再说话了,只是,双方的目光都没有从对方身上移开,脸上也俱都是喜气洋洋的笑容,正是实实在在“英雄相惜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初开始,蒙晓艳和任娇还都没怎么在意,不过两分钟过去了,病房里静悄悄地,没有一个人说话,这就显得有点诡异了。

    两女仔细观察一下二人,现两人还在微笑着,只是张副主任脸上的笑容生动依旧,陈科长脸上的肌肉,却是稍显僵硬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撑不住的,还是张瀚,他轻轻地叹口气,“陈科,您不是还有事儿吗?我就不打扰了,我的事儿……那就麻烦您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走啊,可是你不把那几个间谍说出来,我怎么走啊?”陈太忠双手揉揉脸颊,大约是笑得过久的缘故,“帮你说情,我也不能空口白话不是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