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77|亲亲小说网-我爱小说! -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.youle88.com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一十六章 非常态(书号:760

第四百一十六章 非常态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挂断马疯子的电话,陈太忠再琢磨琢磨这事儿,总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按那个苏卫东没说出来的话分析,中天集团背后,涉及的要紧人物应该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那个什么娱乐公司的运作情况上,也能分析出一二来,弄几个想当明星的小姑娘回来,也不可能只为一两个人服务不是?

    可是,这么多人会牵扯进来的话……传个消息,只值两万?

    左思右想半天,陈太忠还是给吴言打了一个电话,这种层面的事情,不方便让张新华知道,而且,以张书记的见识,也未必能理解了这个层面上的想法。

    吴言虽然年轻,也才仅仅是正处,但她一直是铁杆章系,没准能就这件事情说出些看法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吴言听了他的话,略微沉吟一下,马上就指出了事情的关键,“这个啊……很简单,他们肯定不是只找了一个人来传话,而且也没寄多大希望在个别人的表现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奇怪了,”陈太忠有点搞不明白,这个可能性,他不是没想过,但里面有一点很关键,“他们找这么多人,先别说话能不能递进去……他们不怕走漏了消息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就是要让蒙艺知道呢,”吴言轻笑一声,语气中充满了不屑,“政治玩的是什么?就是个中庸和妥协,他们想让蒙书记明白。这件事,最好就是只查中天集团……”

    这算是……绑架省委书记?陈太忠琢磨一下,不得不承认,吴言说得确实有道理,反正蒙艺的火气,也全在中天身上呢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的私生活检点与否,那并不是什么重要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中天集团能展壮大到眼下这个地步,肯定是要涉及到一些领导地关照乃至于支持的。不过,到时候找那么一两个替死鬼,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是这些打招呼的领导们,应该只是那娱乐公司的客人,到了一定级别的领导。又怎么可能参与这种藏污纳垢地勾当?他们想的话,又怎么可能少了女人?不过偶尔尝个鲜就是了。

    想清楚了这个。他有点无言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那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你别挂……”吴言喊住了他,她似是想到了什么,口气中有点狐疑。“你是说……这话不是官场里传过来的,而是从混混那儿递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陈太忠咂咂嘴,又陷入了另一个问题中,“我也挺奇怪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可能会有点古怪,”吴言冷静地分析着,“嗯,还好常三刚被严打了,不行……这事儿我还得向尧东书记汇报一下,得小心别人灭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灭口?”陈太忠一时有种错觉,自己现在不是在混官场,而是在混黑道,“关在警察局里,被人灭口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更奇怪的事儿都有,”吴言轻笑一声,“在很多时候,非常态比常态存在得更自然,说句老话吧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”陈太忠对这句话认可,哥们儿这非常态就混得不错嘛,那些常态的,还不是由着哥们儿踩?“对了,跟章尧东说这个的话,别说消息从我这儿来地啊。”

    跟混混有关,他可不想出这个风头,否则章书记顺着藤摸过来,马疯子和十七的事儿一露,岂不是会影响自己地上进?

    “切,你还真以为你聪明?章了,”吴言笑得很开心,“呵呵,他只是没有查你的兴趣,谁没有点个人的**呢?大局为重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了,不跟你聊了,我要跟章书记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愣了一下,仔细再想想,倒也是,想做个好官的话,和光同尘也是很重要的,像哥们不就是这样吗?

    那汽修厂和幻梦城,以后就更没事了嘛,他地心情开始开朗了,靠在宽厚的椅背上琢磨一下,嗯,下一步做点什么呢?

    灭口的事,他没兴趣管,反正他地利益在已知的事情里,已经完全地体现出来了,至于说章尧东能不能防得住别人的暗算——有了吴言的提示还防不住的话,丫这个市委书记……做不做吧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心里隐隐有种预感,这种事儿能通过铁手传过来信息,证明省里那帮人,多半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。

    何必呢?无非就是玩了几个小姑娘而已嘛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逼良为娼是要被判刑的,至于嫖客嘛,交点罚款就行了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终于开始琢磨张瀚的事儿了,说不得拿起电话,给唐亦萱打了一个招呼,“能不能出来,陪我见个人啊?”

    唐亦萱一问,才知道是要见那个张瀚,她对张副主任印象奇差,要不也不至于昨天临走的时候,专门招呼张瀚一声了。

    “他?我绝对不见,我说太忠,你能不能少为难我一阵啊?昨天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,今天我再跟你出去,你认为别人会怎么看咱俩的关系?”

    咦,这个倒是,我怎么没想到呢?陈太忠挠挠头,立马动了关联想象力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张瀚这家伙在阴我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他应该没那胆子吧?”唐亦萱分析得挺客观的,“我只是说我不方便跟你出去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明白啊,”陈太忠愣头愣脑地回答,“这样啊,那我找晓艳陪我好了,我现在对他说的事儿,挺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唐亦萱叹口气,什么话也没说就挂掉了电话,陈太忠本来正琢磨怎么跟张瀚解释呢,被这一声叹息弄得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她……是嫌我找蒙晓艳?他有点想不明白,我知道你娘儿俩关系不像你表现的那么融洽,可是,也不至于招呼都不打一声,就挂了电话吧?

    他可是没想人家说的只是不方便“出去”,可见人类有些东西,确实是属于天生的,反正他也懒得再想了,直接打了电话给蒙晓艳。

    元旦原本就没什么事儿做,蒙晓艳正跟任娇逛街呢,接到他的电话,三个人很快就凑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张瀚倒是没被关起来,他还在医院躺着呢,不过,就算是这样,他也被告知要好好反省,认真配合组织的调查,门口也加了医院保安,出入的人都要登记。

    这也是凤凰市拿不准蒙艺的态度,目前能使出来比较稳妥的招数了,任何时候取道中庸,总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特护病房开启处,陈太忠带着蒙晓艳和任娇走了进来,张瀚脑袋上包着纱布,正坐在沙上愣呢,一见陈太忠,脸上马上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,只是,触目其身后的二女,笑容登时凝结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陈科,你这是……”他上下打量一下这两位,目中流露出一丝警惕,“人好像不对吧?”

    “唐姐不是我随便能请动的,”陈太忠歪着脑袋看着他,“蒙书记的侄女儿跟我关系倒是不错,这不是我喊来了?有什么话,你就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瀚倒是也隐约听人提起过,知道蒙通老书记膝下有一女,他再次打量一下那二位,有点犹豫,“这……请问哪位是蒙老书记的女儿啊?”

    蒙晓艳听得就是一声轻哼,自打老父亲病了之后,她见过太多的丑恶嘴脸了,眼下听到这种称谓,禁不住鄙夷之心大起,不过如此一来,倒也算是自承身份了。

    张瀚听得这一声,才待细细观察一下蒙晓艳,陈太忠已经忍不住了,干咳一声,眼睛也眯了起来,细细的眼缝中,流露出些许的不屑,“张处,你想不想说?给个痛快话,友情提示一下,现在这事儿省厅督办,关海涛……你没见过也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张瀚的通讯并没有受到管制,大致能知道目前案件的进展,他很清楚,陈太忠并不是虚言恫吓,可是他要说的这件事,真的挺严重的,也是他翻身的唯一筹码了,少不得就要问一声,“陈科,这位,真是蒙老书记的女儿?你能不能证明一下?”

    蒙晓艳听得眉毛就是一皱,才待要生气,陈太忠已经接话了,他轻声笑笑,“呵呵,我没兴趣向你证明,你要信不过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转身,“走了,今天咱们唱歌去,哈,算你俩命好,你俩都不知道我昨天有多惨,唉……”他一直对昨天嘈杂的电话耿耿于怀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