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一十五章 铁手递话(书号:760

第四百一十五章 铁手递话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我正吃饭呢,这个时间你不吃饭啊?”当着段卫华,说太多,心说我刚说了你丫坏话呢,“我都说了,你等我电话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等他挂断电话,一看手机时间,才吓了一跳,敢情现在就两点了,怪不得张瀚以为自己或者吃完饭了呢,警察局里的耽搁再加上刚才的谈话,确实花去了不少时间。***..***

    段市长的作息时间也不是很规律嘛,陈太忠一边嘀咕着一边抬起头来,才现一桌子人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。

    咦,这怎么回事啊?他正摸不着头脑呢,杨倩倩苦笑一下,“太忠,你最近的脾气……这么见长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的眼珠不由自主地瞟一眼段卫华,那意思很明显,当着我干爹的面,你能不能注意一下说话方式和语气啊?

    段宇轩愁眉苦脸地微微点头,表示认可,没错,我还跟老爹说你“稳重”来的,稳重……它也不是你这么个做法啊。

    到这个地步,陈太忠也不能藏着掖着了,他苦笑一声,“打电话的是张瀚,他要跟我谈一件重要事,可是昨天我跟他弄得很僵啊。”

    “张瀚?”段卫华沉吟一下,摇摇头,脸色也变得略微地凝重了起来,“唉,现在的年轻干部,真是……他有这份心思,事前多做做了解,不比什么强啊?”

    他当然想得出张瀚找陈太忠的原因,一时间颇有点乾坤颠倒的感觉,你丫好歹也是个正处啊,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。能做到这么下作也真是不容易了,听听人家这小科长都跟你怎么说话地吧?

    “段市长您说得对,”陈太忠赶紧奉承两句,以示自己不是目无领导,同时还不忘记请示一下,“这个……您说我见他还是不见?”

    主意他早拿定了。***..***不过,跟领导讨教,那也是马屁艺术的一种,没错。他只是想锻炼一下而已,反正拍段卫华的话,他心里没什么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还好,段卫华也没有让他失望,市长大人冷冷一哼,“见呗。太忠你怕什么?能敲到点什么,就敲点什么。至于给不给他办事,那就看你的心情了。”

    刘敏听到这里,都禁不住微微地抽*动一下嘴角,段市长还真不跟陈太忠见外啊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跟了段卫华有五年了。这种**裸地耍横狠的情况,也没见过几次,而且基本上还都出现在没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心中大喜。我靠,段市长都支持我这么搞了,显然,哥们儿这手段,很符合官场地规律嘛,没准啊,有实力的人,做事也都跟我一样操蛋呢。

    ——可是,这么说的话,哥们儿这情商,是不是快锻炼到头了?

    看着他愣在那里不语,段卫华只当此人磊落惯了,有点不待见这种手段,笑吟吟地岔开了话题,“反正,你自己掂量着办吧,对了,呵呵,小陈你给我准备了点什么礼物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给段市长准备的礼物,在饭后拿了出来,当然会很丰盛,不过也不外是烟酒之类地消耗品,再就是领带烟斗这小玩意儿,他倒是想送金表呢,不过段卫华也得愿意收不是?

    倒是段宇轩不见外,大大咧咧地把一双Va1entino的套装礼盒接了过来,“爸,这东西你不合适穿,还是给我吧?”

    这通折腾完,大概就是三点了,段卫华根本没提什么别的话题,就是跟陈太忠瞎聊了,不过他的意思还用明说吗?大家心里明镜儿似的——反正事后,杨倩倩是会把话带到的。***..***

    告别了段卫华,陈太忠地林肯车一掉头,就想去市局的临看那里找钱串子地麻烦,只是走了几十米,他反应过来了,这几天省厅的督办中天案子呢,估计市局那里,要鸡飞狗跳一阵,算了,还是等过两天上班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那现在,该去哪儿了呢?想起上午的一堆未接电话,陈太忠把车靠个边儿,挨个地回了过去,不过,大部分都是过新年了,问候一声的电话。

    倒是秦连成来的电话有点打探消息地意思,他原本就是共青团天南省委过来的,在凤凰市人脉并不怎么广,根基也不够深,现在手下也只是小猫三两只,正是封口令的适用对象。

    他知道凤凰宾馆出事了,不过对事情地

    解,他还比不上吴言,说不得就要找陈太忠打听一下

    秦主任当然能确定,这件事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负面影响,可是,该有的政治敏感性,他还是有的,所谓纰漏,只是对当事人来讲是坏事,但对有些人来说,那更意味着机遇。

    他倒未必怎么看重这个上进的机遇,可他手下大将陈太忠掺乎了进去,那就一定要问个明白了,省得万一稀里糊涂被人算计一把,推进坑中,岂不是白白地给别人造就了机遇?

    自古以来,就是官场如战场,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,不能步步为营小心谨慎行事者,迟早会被撞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啊,尧东书记下了封口令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当然,老大问了,他当然不会管什么这令那令的,“秦主任,您自己知道就行了,别其他人说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,这我明白,”秦连成回答得挺痛快,然后……在许副省长打来询问的电话中,秦主任也强调了一下关于封口令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防民之口胜于防川”——可见,这句老话还是很有道理的,真正的封口?哪里那么容易做得到?

    下一刻,陈太忠也明白这个道理了,因为该回的电话回完了之后,他现还有一个非场面上的人物的电话,是的,马疯子也来过电话。

    他把电话打过去一问,这土混混居然也打问凤凰宾馆的事情,这让陈太忠感到一丝讶异,“疯子,我知道你打算洗白了,不过……你不是还想混进官场吧?”

    这个难度,确实挺高的,马疯子混得再好点的话,进政协有点希望,进人大难度就大了,至于其他的……你丫睡醒了没有?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陈哥,你旁边没人吧?”马疯子的声音低了点。

    “没人啊,有什么你说,”陈太忠有点腻歪他的不痛快,“疯子你啥时候成这样了?靠,就算有人在,我不想让他听,他也听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铁手给我打电话了,问是能不能找你帮忙,往里面递句话,”马疯子的声音,压得挺低的,“他知道陈哥你在市局里……那是横着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,一定是你小子传出去的,你跟铁手吹牛了吧?”听到这话,陈太忠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受用,不过,下一刻他就想到了重点,“我说疯子,你能不能说得痛快点啊?”

    “陈哥你也知道,铁手在省里有人,那边……找他了,”马疯子声音还是挺低,“让他想办法给中天的人递话进去,就递俩字儿,‘扛着’!”

    咦,这倒有点儿意思啊,陈太忠的脑袋瓜一时就活泛了起来,毫无疑问,中天集团牵涉到的幕后人物坐不住了,所以要找人递话。

    可这话递到我这了,那我该怎么办呢?顺藤摸瓜地摸过去——靠,一年以前或者还成,现在嘛,似乎坐看事态展就不错。

    谁知道中天背后多少大佬呢?哥们儿我只是个小小的科长……还是负责招商的这种,唐亦萱既然已经安全了,我管恁多做什么?

    可仔细想想,他觉得这件事还是有点蹊跷,按说省里那边找人递话,无论如何也轮不到铁手这里来啊,从省厅来的警察里下功夫,不是更容易一点吗?

    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,陈科长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儿,一时间就有点出神了,直到马疯子在那边连“喂”了几声,他才轻哼一声,“铁手不是市局里也有人吗?他为什么不自己递话啊?”

    “常三的事儿还没过去呢,他倒是有胆子联系市局的呢,”马疯子轻笑一声,“不过,您要不方便递话,我就回绝了他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递话的话,有什么好处啊?”陈太忠肯定不会去递话,但也不会去戳穿,他只是好奇,所以就要多问问。

    “两万块钱吧,好像……或者,还能落个人情?”马疯子的声音又低了下来,“不过我觉得这事儿不地道……”

    两万块钱——哥们儿只值这么一点儿?陈太忠一时大怒,“你跟铁手说一声,以后再为这么屁大点的事儿找我,信不信我连他也灭了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