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四百零八章 被索贿了(书号:760

第四百零八章 被索贿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说实话,那算照顾我哥的保姆,一个人照顾了他四年多,走的时候都是她送的,我蒙艺……欠她的,”想起哥哥死时的凄凉,蒙书记叹口气,眼中依稀有泪光闪动,“她今年才……25岁吧?”

    官场中,真情的眼泪,实在是太少见了,患得患失或者悔恨的眼泪倒是不少,尤其是到了蒙艺这个级别,夏大力和窦明辉眼见蒙书记都这样了,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?查吧!

    知道那个什么影视公司的老总现在被羁押在凤凰,窦明辉登时就话了,“蒙书记,押回来审问,还是派人过去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熟,我外行,不指点你这内行,”蒙艺看他一眼,“不过,押回来的话,你受得了受不了可能的压力?”

    “那就异地审讯好了,”夏大力可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自己跟中天确实一点儿边都不沾,身后又站了蒙书记,就算中央有人挺中天,至不济也是两败俱伤,怕得什么?

    而且,中天集团在素波或者算不小了,可在中央想找个够份量的靠儿,资格还远远不够,撑死也就活动到正司的份儿,副部那是想都不用想的。

    说破大天了,还是蒙艺占了理。天大地理,所谓高层的斗争。其实跟江湖上地混混,也有类似之处,若是为了权柄为了利益,大家各用手段和心机,是很正常。但真的是为了纯粹的私人恩怨,大多数的中间派只会两不相帮。

    像眼下这种情况,就算有人想和稀泥,都不合适来跟蒙书记张嘴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陈太忠,已经来到了花园酒店,哪里想得到,他这边随便搞搞,蒙书记在那边眼泪就出来了?

    套房里空无一人。刘望男在幻梦城忙着呢,丁小宁留了一张纸条,说是回新家关窗户去了,那里地新家具有点味道,她每天早上去打开窗户晾味儿。

    晚上又去关窗,照顾得很是用心。

    现在的社会,人们已经习惯了传呼留言手机联系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一张小小的便笺,陈太忠的心中,居然有点莫名的感触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经接近十点了,想想今天跟唐亦萱的经历。他有点不放心丁小宁一人在外,顺手打个电话给她,却是没反应过来,这种体贴的行为。基本上颠覆了他七百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润物细无声。一个人地行为,总是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地被改变。现在的他还真是有了点“人味儿”了。

    铃声在门口响起,陈太忠拉开门一看,可不是丁小宁正在门外?她看到他的出现,有点奇怪,“陈哥……你这是?”

    “哦,没啥,看你这么晚不回来,有点担心,你不知道……”陈太忠话说到一半,觉得自己有点鸡婆,摇头转身走回屋里,哥们儿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“哈,你担心啦?”丁小宁笑得很开心,她真的有理由开心,这个酷酷的家伙,居然为自己担心了呢,“我去陪了陪望男姐,她一个人在外地过节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给她个短信吧,让她晚上过来,”陈太忠知道,这个时候歌厅太吵,找刘望男打手机靠不住,还是短信地好,“我去洗澡,唉,累死了。”

    陈某人洗澡,是很快的,五分钟就搞定了,等他出来的时候,丁小宁已经脱去大衣和外面的衣服,穿着紧身的内衣,在那里调电视。

    看着那双修长的腿,陈太忠一时间食指大动,从身后就搂住了她,脑子里却是想着:不知道同样拥有一双美腿的唐亦萱,现在在做什么?会不会是在想哥们儿打架时勇武的英姿?

    感受到他口鼻间炽热的气息,丁小宁地身子,登时不由自主软了下来,整个人也靠在了他身上,右手后伸,轻抚他的脖颈,“刚才是不是担心我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一点,”陈太忠用力地嗅着她的香,一双手自然地钻进了她的内衣里,一上一下地兵分两路,“几天没过来,想我没有?”

    “想了,”丁小宁含含糊糊地回答,眼波开始迷离,左手很自然地抚上了他高耸地那玩意儿,轻轻攥了攥再捋动两下,“本来

    打电话地,望男姐说……最好不要给你打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一时间,陈太忠觉得刘望男这女人简直是太细心了,有这么一个愿意操心的情人,确实是省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得到,今天……尤其是晚上这段时间,要是丁小宁打电话过来,他还真地会有点被动,那可是大场面啊……

    他心里琢磨着,手上的动作却不减,不多时就已经搞得丁小宁面红耳赤,轻声娇喘了,“太忠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还不明白她的心思?说不得双手一紧,下身一挺,只靠那昂扬之物,就硬生生地将她顶离地面,走向大床。

    小宁同学饿了三天,自然有点饥渴,她非常配合地欠着身子,任由陈某人将其紧身衣裤和内衣褪去,,一时间房间里春色无边……

    就在堪堪入港之际,陈太忠的手机非常不配合地响了起来,这让他感到有点郁闷难耐,“我靠,有没有搞错啊?十点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本待有心不理吧,这电话铃声却是顽强异常,一声接着一声,陈太忠异常不满意地爬起来,从手包里翻出手机,嘴里还嘀咕呢,“要是来说情的,哥们儿不骂你才怪!”

    这真的不怪他如此恼怒,求情的就得有个求情的样子,大半夜地折磨人,好像是你得理的似的,“咦?杨倩倩?”

    冲丁小宁做个噤声的手势,一抬手又用指风关掉了电视,他才接起了电话,“哈,倩倩,这么晚找我?”

    “嗯,真不好意思啊,”杨倩倩往常说话,都是快言快语,今天却是有点扭捏,“是这样,我干爹说……你不是给他准备了礼物了?怎么还不送过来呢?”

    哦,估计是又要问我了,陈太忠反应过来了,“呵呵,那是,不过这两天去段市长家的人,有点多吧?”

    “明天吧,我帮你订了海上明月512间,”杨倩倩的声音,确实有点异样,“嗯,中午吧,我叫上我干爹,你估计有时间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啊,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懒洋洋地躺到了床上,伸出一只手,轻拈丁小宁腋窝下卷曲的毛,他喜欢她这里的与众不同,“老同学约我,再大的事儿也得推掉啊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这样吧,”杨倩倩似乎要挂电话了,不过下一刻,她终于低声问了一句,“太忠,那个唐……唐姐,是不是很漂亮?”

    “她是很漂亮啊,要不人家找她拍电影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了一句,下一刻他反应过来了,自己这话说得有点不妥,“嗯,不过,你也很漂亮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呸,要死了你,”杨倩倩大声呸他一口,笑着骂他,“老同学了,你就知道欺负我,算了,不理你了,我要回家睡觉了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杨倩倩,现在还跟段卫华在一起呢?陈太忠从最后一句话听出了点名堂,显然,这是段市长知道自己跟章尧东说话,留了足够的时间,所以电话打来就有点晚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做事,还真的是很谨慎啊,不过,被段市长索贿,这也很有成就感嘛,嗯,太有成就感了……

    他正琢磨地,却觉得一条细腻光滑的腿在自己的腿上不住地摩擦着,转头一看,才现丁小宁看着自己的眼睛里,水都快滴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探手下摸,现她的下身已经是一片湿滑,说不得将嘴探过去,轻轻一吻,身子一动,提枪上马……

    “嘀嘀嘀,”关键时刻,手机再度响起,陈太忠一时间有点忍无可忍了,“我靠,不能这样吧,这么下去,我非阳痿不可。”

    可现在的凤凰,实在是多事之秋,他还不能不理,说不得只得跳下马来,悻悻地拿起电话,咦,这个手机,哥们儿不认识啊。

    不认识也得接啊,他一接起电话,电话那边是个似曾相识的声音,却是有气无力的样子,“陈科吗?您好,这么晚打扰您,真的……对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,你谁呀?”陈太忠咂咂嘴巴,这声音好熟,不过既然称“您”,那就是个小人物了,靠,过份,打扰哥们儿的性福生活,有你这么做的吗?“这么晚打电话,有事儿明天不行吗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