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枪响了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九章 枪响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戎艳梅强自镇定心神,长长地吸一口气,转头看看张智慧,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一些,“我说张总,我儿子你是知道的,他不会干出这么下三烂的事情,一定是受人蒙蔽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平日里,两人关系尚可,不过,一般而言,戎书记是稳占上风,只是张智慧人面广,做事外粗内细,不讲道理起来,戎艳梅也拿他没辄。

    “政法委欠宾馆的费用,有六十多万了,”张智慧轻描淡写地来了这么一句,“一直也没个准信儿,什么时候付钱……”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今天是把戎艳梅得罪惨了,不过这无所谓,谁也管不着谁,反正他也不会帮着戎艳梅说太多的好话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政法委能把欠款结了,他就能帮着说两句相对公道的话,是的,六十多万,换两句“相对”公道的话。

    “钱好说,我一直惦记着呢,十号之前保证划过来,”戎艳梅咬牙切齿地回了一句,“还不让你的人赶紧把我儿子放开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张智慧笑得有如一只成了精的狐狸,“你确定,放开的话。

    对他有好处?那我让放开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呢,“砰”地一声,枪响了!

    两人同时身子一震,扭头一看,开枪地是一个胖墩墩的中年人,他刚急匆匆地从门外闯进来,枪口还在向大厅顶部指着呢,嘴里大喝着,“都给我安静!”

    现场登时就安静了,可张智慧大怒。手一指那家伙,“李小文,你好大的胆子,敢在市委宾馆里开枪?”

    李小文是凤凰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,有传言说,他还可能在即将成立的反贪局内出任局长一职,也算是政法系统内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,所以张智慧识得他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鸣枪示警,”李小文也没把他放在眼里,出了凤凰宾馆。谁认识你张智慧是老几?不服气的话,等反贪局成立,老子找你谈两次话。不信你还这么牛,“乱哄哄的,成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眼见越搞越乱,戎艳梅受不了啦,眼睛一瞪,声色俱厉地吼道,“李小文。谁授权你开枪的?你看不到现场有警察吗?”

    “没警察了,我们马上就走,”那三级警督一看事情大条了,而且他也从别人嘴里弄明白了,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,旁地先别说,那是王局逢年过节一定要去探望的主儿啊,他哪里还肯多呆?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手一挥。“大家走了,这个级别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。”七八个警察登时一哄而散。倒是有个别人还好奇地回回头,一副热闹没看够的样子。

    警督敢当着戎艳梅这么说。实实在在地带了七分怨气,不过,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,毕竟,当事双方,他哪一边都惹不起,而哪一边还都能下点让他难做的命令,丫丫的,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?

    当然,这个节骨眼上,已经没人顾得上理他了,别说他,就连怪话连天的陈太忠,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,倒是张智慧又跳了出来,指着李小文,“好样的啊李小文,我这凤凰宾馆,可是x副总理下榻过的地方,你真的很厉害啊,这种场合也敢开枪?”

    其实,张总也是被逼到这一步了,他何尝想招惹李小文?阎王好见小鬼难缠,别看丫比戎艳梅低了不止一级,但也是辣手人物,戎为大局着想,但这小小地副检察长横起来,还真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不过,任由对方嚣张下去,他实在是没办法跟唐姐交待啊,为今之计,也只有硬着头皮一条路走到黑了。

    李小文也吓着了,他是被戎书记吓着了,我这开枪是帮忙呢,戎艳梅你冲我吼什么吼啊?当然,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了,对方一定来头大得惊人,连戎书记都搞不定,这不是,连警察都吓跑了?想到这个,他的脸色登时就白了。

    眼下,就是实实在在的麻杆打狼——两头害怕了。

    戎艳梅终究已经是一方大员了,镇定一下心情,看也不看旁人一眼,风风火火地走到唐亦萱面前,“唐姐,到底怎么回事?要是小凯错了,我回去吊起他打,您可千万别气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

    回事,他们为什么要缠着我,”说着话,唐亦萱就站“天不早了,我要回去了,这件事儿地经过,你们问陈科长和姜乡长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她这神情,搁给了解的人,像陈太忠之流,自是知道是她恬淡的性子使然,但那些连“唐姐”是何方神圣都不知道的主,眼中看到的,就只有傲慢了。

    是的,傲慢,大家都能断定,后面来的这个中年女人,应该是现场最大地官了,但就是这么大一个官,低声下气地向先前这个年轻美女赔不是,人家根本理都不理地要回家了。

    唐亦萱可不管这些人是怎么想的,她一边说着,一边款款地向外走去,路过张瀚的时候,她兀自不忘笑吟吟地问一声,“张副主任,请问,这次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张瀚牙关紧咬,脸色苍白,双腿抖得像筛糠一般,听到这话,面无人色地点点头,却是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了——凤凰市官场里的水,实在是***太深了。

    倒是梳了马尾巴的苏总,看着唐亦萱的眼中,兀自还有点不服气的样子,只是,唐亦萱哪里还会理他?一介小商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唐姐,唐姐,你等等,”张智慧一路小跑追了过去,嘴里还喊呢,“我派个车送你,天这么晚了,你回家不安全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送佛送西天了,不过,唐亦萱也没拒绝,她笑着点点头,“呵呵,谢谢张总了,找个人就行,你不用去了,回头记得把处理结果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没问题没问题,”张智慧连连点头,脸上笑意盎然,“第一时间,我就跟您汇报……”

    唐亦萱走了,剩下地人,一时面面相觑,戎艳梅哼一声,走向自己的儿子,那高大地保安副经理看向张智慧,意思是我该怎么办?张智慧轻微至不可见地摇摇头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咱们且由着她,看她能玩出花来不成?

    戎书记低声跟儿子谈了几句,转身走回来轻咳一声,看向姜世杰,“你是乡长?哪个乡地乡长?”

    她在瑞远的病房里见过陈太忠,多少有点印象,而这厮又是打伤儿子地凶手,她没兴趣跟他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清渠乡的乡长,姜世杰,”姜世杰回答得有点结巴,事实上,到现在为止,他都没搞清楚到底生了些什么,以他所处的阶层,根本不可能知道“唐姐”对凤凰市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他知道眼前这位是政法委的戎书记,凤凰市市委常委,可是很明显,戎书记是惹不起这个唐姐的,别的且不说,只说她这么大岁数,还得叫唐亦萱“姐”,就足以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了,这次是要彻底倒向陈太忠,为此不惜同戎书记放对,千年难遇的机会出现在了眼前,他怎么可能不抓住?

    只是,戎艳梅一绷脸话,他还是止不住地有点紧张,没办法,不是每个人都有陈太忠那股愣劲儿的,在官场浸淫越久,对森严的等级了解得越多,敬畏之心,也就越强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跟唐亦萱走到一起的?”戎艳梅冷冷地话了,脸上再也见不到刚才唐亦萱在场时的那份恭敬了,“起因、经过……我要了解,越详细越好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还真把姜世杰难住了,一时就愣在了那里,他总不能说,是因为我治下的村民,想拦路打劫那女人,我是这么才认识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戎书记,我有个建议啊,”陈太忠在一边轻笑一声,接过了话头,“呵呵,我认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我没有问你,”戎艳梅瞪他一眼,倒也有那么几分“身躯一震,王霸之气乱放”的威严,“你的事情,我会跟秦连成说的,招商办的手,现在是越伸越长了啊,连规矩都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陈太忠一拍桌子,像是听到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一般,大笑了起来,而且,这事情他似乎越想越有趣,到最后居然笑得前仰后合,伸手去擦眼角的眼泪了。

    戎艳梅被他笑得有点毛,说实话,她敢训他,因为两人级别差异太大,但是眼下,她却是不方便过于强硬——唐亦萱这档子事还没了呢,这姓陈的可是陪那个**吃饭的主。

    她冷哼一声,打断了某人的表演,“够了,很可笑吗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