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瘟神大名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七章 瘟神大名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帮我们看好这三个人,”张瀚连打几个电话,看到大家都僵在了现场,于是找上了那个大个子,“你是保安经理?”

    “副的,”那位看他一眼,也不多说话,脸上没什么表情,经验告诉他,这种场合绝对不能掺乎进去,为了保持中立大打出手倒是不会有什么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我是高新区管委会主任,”张瀚见他这样子,只能自报门户了,不过,想想这副经理未必知道自己的份量,少不得再拽一张虎皮出来,“那些都是中天集团的客人,挨打的是戎艳梅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戎艳梅?倒是不算小了,只是,这位副经理在政府接待宾馆工作,正省级的见了也不止一个两个了,正厅更是基本上每周都能见到,倒也没把这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没这么大的靠山,也不可能有胆子在凤凰宾馆里撒野。

    不过,中天集团这个名字,让副经理有点头疼,宾馆上面的横幅,还是保安们帮忙挂上去的呢,说不得他只能一转身,招呼个小保安过来嘀咕两声,那小保安点点头,一溜烟地跑得没影儿了。

    唐亦萱皱皱眉头,她一向清净惯了,眼下居然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心里实在是要多腻歪有多腻歪了,刚才还可以看看陈太忠飙,算是有点意思,现在也没啥可看的了,说不得就站起了身子。“小陈,你呆着吧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走呢?”那苏总话了,当然,他肯定认为,这个女人是害怕了,刚才强撑了一段时间,敢情现在觉得事态平息了,想借机开溜了?“你也是当事人之一啊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张瀚看唐亦萱一眼,犹豫一下。还是点点头,“你不能走,这件事儿……总是因为你引地,对吧?”

    唐亦萱斜瞟他一眼,嘴角露出一个冷笑,一言不地坐了下来,原本,她是不想把事情搞大的,但这帮人越来越过分,真的让她有点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文庙分局刑警大队的七八个人就赶到现场,凤凰宾馆生斗殴,他们哪里敢有丝毫的懈怠?

    带队的。是一个三级警督,一进了大厅就直奔这里,气势汹汹地咬牙问了,“谁打了戎书记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是我,”陈太忠身子往椅子上一靠,懒洋洋地看着他,嘴角挂着一丝冷笑。眼中挑衅的味道很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找死,”警督没话呢,身后就蹿出两个警察来,戎艳梅可是凤凰市政法系统的老大,所有的警察都归她管地,这二位这么冲动,那也就是能理解的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三级警督伸手如电,拽住了自己两个属下。他已经看出来了,陈太忠那副样子。绝对是有恃无恐。他立马就拿定了主意,这件事不能太草率地处理。

    当然。眼前这厮若是装出来的镇定,那也不怕,回头弄到分局里,有的是满汉全席、法国大餐招待丫挺的,着什么急嘛。

    而且,眼下毕竟是在凤凰宾馆里,适当注意一下言行,倒也是应该的,最近局里可是三令五申地强调了,千万不能再出乱子,否则……后果会很严重,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“你的姓名,”警督看着陈太忠,缓缓地问了。

    靠,凭什么一来你就问我啊?陈太忠有点恼了,敢情这是把我当作犯罪嫌疑人了不成,他刚要回呛两句,不小心扫到了唐亦萱,顿时又联想到了王宏伟。

    不管人家王局怎么看他,但确实是很卖他面子,想到这个,他不由得叹口气,“唉,本来我很恼火你的态度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手指指那警督,身子却还是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,虽然他说的话不算过分,但举手投足间的那股味道,显得嚣张无比,“看在王宏伟面子上,我这次不难为你,我叫陈太忠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太忠?”那警督咀嚼一下这个名字,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说过,却不防他拽着地那二位身子连退两步,差点带倒他。

    “头儿,是瘟神啊,”一个警察见他迷迷瞪瞪的,赶紧把嘴递到他耳边,轻声嘀咕一句,“横山分局,还有湖西分局……”

    警督登时如醍醐灌顶一般清醒了过来,脸上虽然不动声色,心里却是大大地抽了一口冷气,我靠,还好还

    出手够快,拽住他俩了……

    这话声音虽低,却是也被陈太忠听了个真又真,他心里苦笑一声,唉,哥们儿其实挺低调的嘛,都是别人找我麻烦啊,靠,今天这事儿完了,估计这瘟神地名头,会越地响亮点儿了。

    三级警督镇定一下,又脱下帽子挠挠自己的头――他觉得头皮有些炸,妈的,今天怎么轮我当班儿?真他娘的倒霉啊。

    不过,心里抱怨归抱怨,不管怎么说,戎书记的儿子挨打了,这是铁一般的事实,警督也只能硬着头皮问了,“那啥……请问陈太忠先生,你为什么打人?”

    张瀚听到这样的话,可是傻眼了,他当然听出了警察话里地忌惮之意,可是,他一向跟警察少打交道,一时间就搞不明白了,这警察怎么一听陈太忠的名字,就吓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一直以来,他都没把陈太忠当回事,前一段时间,因为家投资的事儿,他倒是试图跟其套套近乎,可那也是冲着家的投资去的,他的心里,又何尝真正地把陈太忠看在眼里了?

    所以,对陈某人的能量,他还真的是不解,心里少不得就要咬咬牙,早知道是这个结果,就该把开区支局的警察叫过来地,他们总不可能怕陈太忠吧?

    可是……戎艳梅管着全市的警察呢,想到这里,张瀚禁不住回头望望齐斌,却现齐斌捂着脑袋,也是一脸不解地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啧,”陈太忠又叹一口气,无奈地看着三级警督,“我说,是他先打我地,我不过是自卫,还还手而已,你难道不知道,我地身手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你的身手很厉害,一个人能打趴下一村地人!那警督翻翻白眼,也叹口气,“你看,这个……你也知道自己很厉害,那你为什么要对一般人下这么重的手呢?”

    “他骚扰我们吃饭呐,”陈太忠继续苦笑,靠在椅子背上,无奈地摊摊手,“我根本没跟他们说话的兴趣,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!”

    警督有点为难了,看看坐在那里的那个美貌女人,他隐约能猜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心中不由得大恨:我靠,你们调戏谁,也别调戏陈太忠的女人啊,***,这叫老子怎么办啊?

    不过,想归这么想,他还得问,而且,还不敢偏向任何一方,“会不会是……他们只想跟你打个招呼,嗯,可能招呼得热情了点儿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苏总接话了,“我们不过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边呆着去,我问你啦?”警督脸一绷,瞪了一眼,这厮的扮相他就不太欣赏,再说了,“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?”

    当然,这家伙也可能不是善碴,但来头再大,也未必能大过陈太忠和齐斌,总之,在对方表明身份前堵住丫的嘴巴,大不了回头来个“不知者不罪”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么回事,”齐斌可不管这套,谁要他有个好老娘呢?他捂着头恨恨地看着陈太忠,“苏总只是想跟他们聊聊,想邀请他们拍一部片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有点不尽不实了,幽梦只是想邀请唐亦萱加盟,哪里说过片子什么的事儿?不过眼下他这么说,倒也没人能说他说得不对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吗?”警督转头看看陈太忠,又看看唐亦萱,“是不是跟你有关?请你解释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拍片子没兴趣,”唐亦萱缓缓开口了,悦耳的声音一时响彻大厅,“也明明白白地表示拒绝了,你们继续骚扰,能说明一下你们这么做的目的吗?是想强买强卖?”

    “你个臭女人,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苏总登时就翻脸了,一指陈太忠,“别以为有个小科长罩着,你就了不起了,信不信我今天就让他睡马路去?”

    警督不满意地哼了一声,“差不多点,凤凰市还轮不到你撒野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刷地就站起来了,身子一动,大家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,他已经伸手卡住了苏总的脖子,一脸的杀气,“孙子,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正在这剑拔弩张之际,一声惊呼,自远处传来,“唐姐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