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好戏开张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六章 好戏开张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听到幽梦的招呼,梳了马尾巴的苏总笑嘻嘻地走了过来,他倒是比较注意风度,最起码,是记得跟陈太忠和姜世杰打个招呼点点头,“呵呵,几位晚上好啊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没有理他,他的注意力,已经被苏总后面的一位吸引住了,“张副主任,什么风儿把你也吹过来了?”

    一个衣着得体、油头粉面的黑瘦汉子,正跟在苏总身后,同一个三十出头媚态十足的女人说笑呢,听到这声招呼,抬头一看,登时呆了一下,“陈太忠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敢情这位,正是新开区的管委会副主任张瀚,不过,由于正主任杨锐锋只是领一个虚衔,所以,他倒算得上是开区的一把手了。

    “没啥,肚子饿了来吃饭啊,”陈太忠对这厮并不怎么感冒,丫跟杨锐锋走得很近,虽然是吉派的人,却是比较得章尧东的赏识。

    “哦,”张瀚点点头,却是也没什么好脸给陈太忠,他算是年轻干部,近年冒出来的,所以并不认识唐亦萱,“那你们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,张主任,你们认识啊?”苏总一听,乐了,“既然认识,坐一起吃吧,成不成?”

    说是这么说,不过,他并没有回头,一双眼睛,还是落在唐亦萱身上。看那架势,是越看越满意地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成,我们这里只是四人桌,”陈太忠斩钉截铁一般的拒绝了,“阁下你该去哪儿还是去哪儿吧,我这儿不欢迎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张瀚的脸上登时就挂不住了,不过,两人虽然同在经济口上,却是相互奈何不得的场面。说不得他只有冷笑一声,“小陈,这可是省里中天集团的副总,是咱们凤凰市的贵宾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是贵宾?我怎么不知道啊?”陈太忠冷冷地一哼,“有这种扰人的贵宾吗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种素质,也做招商引资啊?”张瀚脸一沉,他憋不住了,他跟陈太忠的芥蒂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再加上最近陈太忠又得罪了杨锐锋。丫现在居然这么说话,他当然要呛两句。

    “中天集团,马上要在高新区投资建个影视城呢。哼~”——显然,张瀚嘴里的高新区,是新开区。

    这个中天,是新开区自己拉来的客户,没走招商办地流程,不过这也正常,很多商家并不愿意走这个流程。走流程虽然正规,权威性和办事效率也不低,但总归是比较高调,监管也比较严,有些人还真就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这种扰民的影视城,要不要吧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张瀚不给他好脸,他自然也没好话。“跟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,你们高新区。也就拉这点货色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陈太忠你不过是个小科长。得瑟什么呢?”一个年轻的家伙跳了出来,是齐斌。政法委书记戎艳梅的儿子,在考察团期间,两人处得就不是很好,只是当时重量级的人物太多,别说两人没芥蒂,就算有芥蒂也不能乱来。

    陈太忠异常鄙夷地看他一眼,却是连话都没说,很简单,这家伙甚至不值得他耗费一丁点唾沫,哥们儿是小科长,你呢?你算什么玩意儿啊?

    听说陈太忠才是个小科长,马尾巴的苏总登时轻笑一声,转头看看张瀚,“张处,你们凤凰市还真有意思,呵呵,我记得你好像是正处吧?”

    这话,挑拨的意思一览无遗,不过看他的表情,似乎不是有意而为之,而是非常自然地流露出了些许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是挺有意思地,”那个同张瀚聊天的女人也插话了,一口的京腔,“凤凰宾馆,是什么人都能进得来地?”

    这话不仅仅损了陈太忠,甚至连姜世杰脸上都挂不住,陈太忠是正科,他可也是正科,妈逼的,老子这正科,进凤凰宾馆就辱没它了?

    只是,从刚才的言语交锋中,姜乡长已经知道对面这位张处是谁了,高新区的,又是正处姓张,除了张瀚还有谁?这位可是他开罪不起的,心里再气,也得咬牙受着。

    陈太忠心里本来就不痛快,一听这话自然更不痛快了,一扭脸,又好死不死地现,唐亦萱正看向自己的眼睛里,带了一股说不出的促狭味道,终于再也无法容忍了。

    “戏子都能进,我们为什么就不

    ?”他笑嘻嘻看向那个女人,一脸地阳光灿烂,“呵我可不是说你哦~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唐亦萱听到他居然将那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叫做“大妈”,再也忍不住了,登时笑出了声,冰霜解冻之际,花枝招展,一时间,整个金碧辉煌***通明的大厅,似乎都因之失色不少。

    “绝世……风华啊,”苏总看得眼睛登时就有点直了,嘴里喃喃自语着,身子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两步,却不防坐着的那小科长登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受之有愧,受之有愧,”陈太忠当仁不让地受了这话,还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,“呵呵,阁下的脸皮厚度,也是一时无两。”

    “陈太忠,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齐斌忍不住了,他看上了中天花雨的一个女演员,迷得神魂颠倒的,这两天也在对方身上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漏*点,还有让他大开眼界的各种花样。

    所以,关键时刻,他跳了出来,“你这是在破坏凤凰市地经济环境,给政府抹黑,还不赶紧跟苏总道歉?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玩意儿啊?”陈太忠转头看看他,一脸的哭笑不得,毫无疑问,这个表情使用在眼下地场合,才是最打击人地,“谁的裤裆破了,露出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齐斌登时就不干了,冲上来扬手就要打陈太忠,却不防陈太忠直接一脚,将他踹出了五六米远,将一个厚实地八仙桌撞得差点散架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嘛,”他冷哼一声,又坐了下来,拿起了筷子,看看目瞪口呆的姜世杰和浅笑不语的唐亦萱,“咱吃饭,不用管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瀚却是没想到他如此地暴力,一时根本没反应过来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冷笑一声,“陈太忠,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他认识我呢,看你这点智商吧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还他一个冷笑,“赶紧走吧,别自找没趣儿。”

    他真不想招惹张瀚,他的仇家已经不少了,可事情都找到头上了,再躲那也是不可能的,既然己方有两个人证,有一个还是省委书记的嫂子,他心仪的女人,他自是无须再克制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得戎书记反应一下了,”张瀚冷笑一声,摸出了手机,嘴里喃喃自语,“也不知道谁智商不够,敢打戎书记的儿子?”

    唐亦萱听到这里,终于轻咳一声问了,“小陈,他说的……是不是戎艳梅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戎艳梅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还保持了那份笑容,“要不是政法委书记的儿子,也不敢在凤凰宾馆这么嚣张啊。”

    唐亦萱无言地点点头,却是没说什么话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她这副荣辱不惊的样子,张瀚拨打电话的手,不由自主地停了一下,可是,再看看唐亦萱那身运动服,他还是按上了“射”键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,宾馆的大厅已经折腾得不可开交了,吃饭的人无不将目光转移到了这里,几名保安也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儿,怎么回事儿?”一个年约三十多的男人走了过来,个子极高,身材也极为魁梧,比陈太忠还略略大了半号,他面无表情地问了,“怎么能在这儿打架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是你能管得了的,”苏总冷冷地话了,“该干什么,就干什么去,啊?”

    男人咂咂嘴巴,他在凤凰宾馆迎来送往多年,自是看得出,苏总绝对不是善碴,不过,坐在那里吃饭的三位,显然也不是等闲之辈,打了人还能稳稳地坐在那里——嗯,或者那个年纪大点的,份量不太够,丫拿筷子的手,已经有点抖了。

    反正,他在宾馆这些年,也不是没见过打架的,敢在这里动手的,绝对都不是一般的人物,他能做的,也就是露露脸,表示一下存在而已,省得将来有人秋后算账,说宾馆的保安都是吃干饭的。

    当然,必要的态度,还是要有的,他冷冷地话了,“谁敢再动手,小心我们不客气,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倒也不是妄言,为了制止事态进一步恶化,防止造成更大的损失,凤凰宾馆的保安,对上谁都敢出手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