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见幽梦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见幽梦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有了这个认识,陈太忠也就懒得多事了,等姜乡长叨叨完,开口就直奔中心,“老姜,别扯那些有的没的,说实话吧,这个张狗剩,你是不是保定了?”

    “嗐,我跟他没那份交情,”姜世杰苦笑一声,也不管张狗剩还在现场,“我的意思是,吴书记关于横山区‘三下乡’的批示还没到一个月,这帮混蛋就捅这么大篓子,再加上小章村的事儿刚过去,捅出去的话,我这乡长……真的没法儿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下乡不是‘科技、文化、卫生’下乡吗?”唐亦萱有点奇怪,她看看陈太忠,“这个……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‘三下乡’的核心,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,你说有关系没有?”陈太忠对她这个问题有点哭笑不得,话不是在人解释吗?“他们这行为,算新农村还是旧农村?而且,他们现在的性质,是破坏社会秩序的稳定,破坏投资环境,判个十来二十年的,算什么啊?”

    他俩在这边嘀嘀咕咕,不多时,姜乡长已经手里攥了个本子走过来,“陈科,这帮混蛋的名单,我已经记下了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说啊,就是让市局把他们统统抓起来,再拷问主谋!”陈太忠先是脸色一绷,见到姜世杰脸上不由自主地变色了,才哈哈一笑。“不过,老姜你一直挺照顾这儿地,我心里有数,其他的话,我也就不说了,我只要……以后没有这种情况!”

    “那绝对不会再有了,”姜世杰摇摇头,“长假以后,我再强调一下,再说了。现在分局的古,还不是你的人?我都怕下次有事的话,你根本不找我了!”

    所谓下层官场的特色,就是这样的,派和派之间,划分得极其清楚,反倒不如上层那么混沌迷蒙——这大抵是因为,在下层的上进,必须要经过某些领导的赏识,而不像上层。那里面的利益纠葛,就很少有人说得清楚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下层官场。传言也相当快,陈太忠和古地关系,在警察局长任命到达的那一天起,就疯狂地流传开了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拖车就来了,姜世杰也不理旁边的一干村民,转头跟陈太忠笑笑。“好了,影响你们吃饭了吧?今天,凤凰宾馆,我请了,太忠你不许再见外了哦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倒是无可无不可,姜乡长赶来得这么及时,怕是晚饭也没着落呢,不过,唐亦萱可未必会赶这顿饭吧?他扭头看看她。“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唐亦萱犹豫一下,终于还是点点头。“好吧。转了一下午,正好我也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换个别的地方。她没准就一口拒绝了,可凤凰宾馆,那倒是无所谓的,那里的硬件设施,并不比海上明月强,但强在这里是市委市政府的指定招待宾馆,出出进进的政府官员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若是只是她和陈太忠两人,打死她也不会去凤凰宾馆,那样太容易被人现,招来物议了,可眼下多出个姜世杰来,去别的地方反倒是不合适了,大大方方地去凤凰宾馆才是最好地选择,也显得心里无私。

    两人坐着姜世杰那辆走风漏气的破吉普,来到凤凰宾馆的时候,已经是六点半了,姜乡长直接把吉普停在马路边上了,“算了,这破车放这儿吧,要开进去还得跟保安磨嘴皮子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,“老姜你也整个差不多点地车嘛,装清廉也不是你这么个装法,出去办事儿,多影响形象啊?”

    “没钱嘛,”姜世杰不想多说,摇摇头,“清渠乡有名的欠达,你又不是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吧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开车不行,不过还是从马疯子那里听到了点汽车养护知识,“你这破车,一年下来,保养的费用再加上浪费的油费,怕是都够买辆小夏利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姜世杰尴尬地咳嗽两声,心说我又不是你们招商办的,哪儿敢像你那样开着林肯招摇?换辆好车?唾沫星子立马能淹死我。

    说着,三个人就走进了宾馆,天黑了,由于大家一直在说说笑笑,并没有现,在凤凰宾馆的楼上,挂了一条横幅,“欢迎中天集团来凤凰市投资考察”。

    三人来得有点晚了,

    经被全部订完了,不过,大厅也无所谓,反正没啥要谈,嘈杂点就嘈杂点吧。

    点了菜之后,唐亦萱转头对姜世杰问了,看得出来,她对姜某人轻描淡写地处理此事,心里有点不爽,“姜乡长,你们那儿地秩序,有点乱啊,要是因为这个,生交通事故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姜世杰一直在琢磨这个美艳女人的身份呢,说她是陈太忠的情人吧,感觉两人没那么亲热,说不是吧……似乎关系又近了点,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啊?

    不过,人家既然这么说了,就算看在陈太忠的面子上,他也得回答一下,“嗐,别提了,那条路的征地款一直没给够他们,以前他们还设过卡子收费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还真没王法了呢,在市区边儿上就敢这么干?”陈太忠听得直摇头,苦笑一声,“我说老姜,你把钱给了他们不就完了?要不任他们这么折腾下去,你迟早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上一任的糊糊事儿,凭什么要我担着?”姜世杰眼睛一瞪,随即又叹一口气,“钱都被他们糟践完了,那可是征地款,专款专用的钱啊,我现在再到哪儿给他们找钱去?”

    “我靠,这事儿谁干的?这么缺德?”陈太忠还真不知道清渠乡地上一任乡长是谁,不过,敢挪用征地款还补不回来的,那可不是仅仅“胆子大”三个字能形容地。

    “当时区里拨下来地钱就不够,关志鹏又要走了一半,”姜世杰翻翻眼皮,“还能怎么着?现在他人都死了,妈的,他怎么就不知道早死两年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了,苦笑一声没说什么,看来干掉关志鹏,还真地有点错了,要不借着这件事再搞出点风雨,没准……算了,一味想着搅风搅雨的也不合适,官场上,还是稳定大于一切啊。

    唐亦萱却是不这么认为,官场上最绝的脱身招数,就是把事情推到死人身上,蒙通刚死的时候,多少人跃跃欲试地想嫁祸上点事情来呢——这并不是想对死者不敬,而是生者有脱身的需求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她才捅出了蒙艺是蒙通的弟弟这个消息,也正是得益于这个消息,她也不用从市委大院里搬出来了,再后来,蒙艺来天南做了省委书记,她也终于耳根子得已清净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,顺便瞥一眼姜世杰,姜乡长却是被这一眼瞥得有点心惊肉跳,这个女人的眼睛,简直有若能看穿人的心灵一般,她……到底是谁啊?

    原本他还想让陈太忠介绍一下呢,不过现在……还是算了吧,大家吃吃喝喝嘻嘻笑笑的就不错,干嘛找那么多不自在?

    三个人正在这里吃喝呢,却不防那个幽梦总监又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了桌边,“哈,你好,打扰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我靠,你还没完了,信不信我揍你啊?陈太忠真的有点想暴走了,不过,现在他们吃饭的地方,是凤凰宾馆而不是海上明月,是的,形象,他必须考虑自己的形象问题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知道打扰了我,那你现在离开还不算晚,”这次,唐亦萱也没给他留什么好脸,“你知道不知道,你很烦人?”

    那幽梦的脸皮却不是一般的厚,他轻笑一声,“呵呵,几位在这儿吃饭,没现门口的横幅吗?凤凰宾馆都对我们公司做这么大的宣传,这……还不能证明我们公司的实力?”

    凤凰宾馆是市委的宾馆,现在虽然也对外创收,但是毫无疑问,能在宾馆门口挂了横幅的,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商业公司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姜世杰轻咳两声,他见到陈太忠的脸色不太好,少不得就要帮一下忙,“我说,打扰别人吃饭,是很不礼貌的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姜乡长虽然官不大,可毕竟有把子年纪了,而且,混迹官场这么些年,架子真拿起来的话,还有那么一丝官威,这一点,却是陈太忠望尘莫及的——以他的年龄,不会有人认为他是什么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幽梦见是他话了,却也无法再厚脸皮呆着了,少不得转身走几步,冲着另一边一招手,“苏总,这边,就是我中午说的那位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