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四章 各有苦衷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四章 各有苦衷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帮人,都是西马营村的村民,从那个小山包下来,最就是这个村子。

    村里有闲汉们,一直惦记着那个小山坡呢,不过那里守着的人蛮横,乡里和派出所也不知道打过多少回招呼了,不许他们上去闹事。

    不闹事好办,但是这个即将建立起来的“工厂”,对外如此强硬,是西马营村的人不乐意见到的。

    村里穷得实在是太久了,有本事的出去闯荡了,没本事的守着家里那点可怜的地,好不容易老天开眼,家门口有个厂子了,大家也能借此捞点油水了,居然就这么被人制止了?

    这样,是绝对不行的,他们决定,必须做点什么,既然上坡是被禁止的,那么,拉货的大货车被他们看在眼里,那就很正常了,而且这买卖也很稳当——押车的人总不会很多的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,他们真有胆子拦路抢劫,这里毕竟是靠近市区了,不比那些穷山沟,劫车杀人都是毛毛雨,他们只想向山上的那家工厂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实,这原本也就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,远亲不如近邻——在家门口被人惦记住的感觉,真的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们做出了决定,马疯子却是因为跟常三卯了起来,最近没有走货,也就不存在什么大卡车一说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望穿双眼之际,今天突然现一辆小汽车上山了。看起来还是很高档地那种汽车,少不得就要琢磨一下,这是……工厂的大老板来了?

    管他来什么人了呢?村民们自有自己的逻辑,反正,设计好了的法子,要不拿出来用用,那是肯定不甘心的,老板?老板更好,正好让他尝尝咱西马营人的厉害!

    他们的计划,就是借着对方的车胎被扎破之际。索要高额的搬运费,甚至他们连拖车都联系好了,就是为了狠宰对方一刀。

    你想叫别的车?你叫叫试试?这可是在西马营地地盘,靠,修路的占地费还没给完呢,乡政府出面,也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是的,在村民们的计划中,这种事情,多来上两次。坡上的那帮人就该知道厉害了,然后……大家自然可以坐下来谈谈别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谁想到,头一次出活。就碰上了硬茬子?还是硬得不能再硬的茬子,陈太忠,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杀神,不但打得以勇武出名的小章村人毫无还手之力,甚至还把一串人送进号子里去了,连路主任的亲戚,警察局副局长都被撸下去了。

    招商办……那毕竟是市里地衙门。真的叫真的话,大家还是吃罪不起。

    等蓝制服结结巴巴地解释完,最起码又过了二十分钟,陈太忠好歹做过副村长,对农民地心态,多少还是有点了解,他很容易的就听出,这些话,起码有八成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是。这并不代表他能容忍这件事,在清渠乡。他基本上是可以做到一手遮天的。再说了,清渠乡不行还有横山区啊。吴书记是他马子,古局长是他小弟,“靠,撞到我,那也算你们的不幸了,我还是把姜世杰叫过来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大哥,你饶过我们这一遭吧,”对上这带了传奇色彩的恐怖煞星,一帮村民跑是不敢跑,硬上就更不敢了,说不得只能呼啦啦地跪倒一片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知道你也负责这儿啊,以后坡上……我们再也不敢打主意了,真的,向老天爷誓,要是违了这话,天打五雷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种雷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随手一指,阴霾地天空中,一道闪电疾驰而下,“喀喇”一声,正正地劈在一棵道旁树上,一枝碗口粗细的树干登时堕了下来,一股焦糊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个仙术其实用不了多少仙力,无非就是一个障眼术再加一个“正心雷”而已,真要从天上引个雷下来,那还真不容易呢,说实话,他这么做,已经有了宽恕眼前这帮人的想法,恐吓一下无非是想绝了后患。

    坡上是藏走私车的地方,闹得太大总是没什么意思,再说了,他近距离接触过农民的生活,真的有点可怜,眼前又黑压压地跪了一地大老爷们儿,他就算心再硬,也是有点不忍。

    这个雷,吓得在场的人不轻,那些村民的想法就不消说了,甚至连唐亦萱都被吓了一大跳,这个陈太忠

    是个什么样的人啊?

    自打她接触到陈太忠之后,就一次次地被他地神奇所震惊着,一开始,她只以为他是个奇人,但到了后面,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判断这个人了,今天她又接连见识了陈太忠的两次神奇,是地,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……

    就拿眼前地雷来说,换给别人告诉她,说有人能引动雷电的话,唐亦萱一定会认为,那人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可眼下,就算陈太忠赌咒誓,说这事儿不是他干地,唐亦萱也绝对不会相信,这时她才惊讶地现,原来以自己的智慧,信任某个人,居然也可以盲目到这种程度?

    等惊讶过后,她开始话了,与大家想像的不一样,她这次居然没有再为村民们求情,“太忠,我觉得,还是叫姜世杰来处理这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,通常都是同情心泛滥的,不过,在地上撒钉子,这一招实在太过阴损了,而且事时,她还在车上坐着——这点尤为重要!

    车要是开得快点,或者换个二把刀司机……她真的有点不敢想像这件事的结果——当然,她并不知道,自己坐的就是马路杀手的车。

    “叫就叫吧,”迷彩服话了,这家伙的人性子要硬一点,人也愣一点,“要不是乡里拖着征地款一直不给,我们也不可能穷成这样不是?”

    “就算下来款,也是进村财政了,你以为真会全落到你手上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对这个可清楚,“你们村长会答应吗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终于拿起手机,拨通了姜世杰的手机,是的,他不想让唐亦萱不高兴,而且,她的声音提醒他,眼前这群混蛋,糟蹋了他早已设计好的美妙夜晚……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姜乡长吗?我是招商办的小陈啊,嗯,这样,今天放假,有点不好意思,要打扰你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姜世杰在那边听得眼皮直跳,他现在已经回了凤凰市的家中,不过,这种情况他实在不敢怠慢,“哦,陈科你是什么意思?我这儿什么都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啥意思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老姜,咱俩的交情,我也不说了,你一个人过来吧,跟他们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哥们儿的心,变软了啊,挂了电话,陈太忠一时感慨不已,到最后,他终于还是要姜世杰一个人来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,一切就要看老姜怎么处理了。

    姜世杰来得比他想像的还要快,十五分钟后,他一个人开着辆走风漏气的破吉普就跑了过来,结果第一眼,他就认出了领头的那个蓝制服,“我说张狗剩,你小子胆子不小啊~”

    张狗剩原来是西马营村里的村委会主任,所以姜世杰认识他,不过现在啥也不是了,也就靠着他那不多的一点点见识,笼络了一帮年轻人,歪门邪道地鼓捣点小玩意儿,打闹两个烟钱,反正,闲着也是闲着不是?

    张狗剩见到姜乡长,脸早绿了,忙不迭的解释,“乡长,我真的……真的没打算抢劫……我只想弄点外快,我这双狗眼瞎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噼里啪啦地自扇起耳光来,姜世杰也不理他,走到陈太忠面前,“陈科,你看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处理了,”陈太忠摆摆手,“我还着急回呢,不过,这种事我不希望有第二次了……好了老姜,你的钥匙给我,我的车该怎么处理,你看着办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拖车在路上呢,我侄儿开了一个汽修厂,让他给处理吧,”姜世杰来的时候,早安排好了的,“钥匙不急,等我先收拾一下这帮家伙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他走到张狗剩面前,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子——既脆又响,“瞎了你的眼了?我***早就说过,不许你们打坡上的主意,妈逼的你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些基层干部,还真野蛮啊,”唐亦萱低声嘀咕,陈太忠却是冷笑一声,“嗤,他做给咱们看呢,看来,老姜是想保这个狗剩。”

    上层官场是怎么回事,陈太忠或许没什么言权,但眼下姜世杰这点小心思,却是瞒不过他,而唐亦萱还真就不清楚这些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