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77|亲亲小说网-我爱小说! -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.youle88.com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净是事儿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三章 净是事儿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肯车开下山来,差不多五点左右,今天是阴天,天已

    陈太忠美不滋滋地开着车,正琢磨着,晚上是不是要留在三十九号不用走了,今天他和唐亦萱玩得挺开心,打打闹闹间,一些暧昧动作,很自然地就做了出来,就像相恋多年的恋人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晚上,应该生点什么事儿了吧?

    可是……丁小宁和刘望男……也有三天没招呼了啊,一时间,陈太忠有点踯躅,这两天可是新年,节假日期间,还是应该多给她们一点关怀的吧?

    他正左思右想胡乱操心呢,冷不丁地觉得车身开始了轻微的抖动,旋即,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车身的抖动就变得剧烈了起来,连唐亦萱都现了,“咦?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陈姓司机已经踩下制动,松开离合,缓缓地将车停在了马路边上……

    轮胎破了,簇新的轮胎,靠右边的两个,全部变得瘪瘪的了!

    陈太忠走上前,借着微弱的光线,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,有人在路上撒了四角钉,车胎是被扎破的。

    “车还能开吗?”唐亦萱也走下了车,“有备胎没有?”

    “备胎……就算有也只有一个,”陈太忠接手这车,并没有仔细看过,不过他知道,车的后备箱里,倒是有一个轮胎,“这是有人撒坏呢,估计往前走不远。就有修车地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这么一说,我倒想起来了,”唐亦萱掠一下飘动的长,不紧不慢地说,“小时候我家街口有个瘸子,修自行车的,他就偶尔把图钉撒到马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别抒情了,”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。“现在问题是,车开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啊,”唐亦萱看着他,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,“我跟你在一块儿,叫人不方便,你不是有一个汽修厂的吗?喊他们带几个轮胎来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琢磨一下,摇摇头,“不行,我得看看。是哪些混蛋干的这事儿,走,上车。看看前面谁在修车。”

    “车还能开?”唐亦萱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“不能开也要开,”陈太忠的脸沉了下来,这车再这么开下去,那俩轮胎肯定是不保了,不过,不保就不保呗,他只知道。自己无法原谅这些搅了自己好事儿的家伙们。

    谁想,他还没进车里,路边就走过了两个人来,“师傅,车坏啦?要帮忙不?”

    陈太忠只听这两人的口音,就知道是当地人,再看看他们地打扮,一个身穿洗得白的蓝制服。另一个却是一身脏兮兮的迷彩服,显然。这二位是附近的村民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帮忙啦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。“附近……哪儿有修车的啊?嗯。

    要能补胎的这种。”

    “呀,这附近还真没有修车的地方。那得进城了,”那二位说着就走近了,蓝制服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,“你出点钱,我们想办法帮你们把车拉进城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出钱可以啊,不过,要出多少呢?”陈太忠依旧笑嘻嘻的,一点都没担心走近的两人会暴起难,“价钱公道的话,那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所以,他这表现,被走近地这二位归纳到了“弱智”一栏里,别看你丫长得高高大大的,你这城里娃,能跟我们老农民比?

    “天公地道,只收你两千……”蓝制服说到这里,猛然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唐亦萱,惊艳之下,嘴巴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,“两千是油费,嗯,这样,你出五千,我们把车给你拉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万好了,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这两位还待说“不用”之类地话呢,谁想陈某人当场就变脸了,“我呸,你俩什么玩意儿啊?五千?实在穷得没钱,让你老婆和姑娘去**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忠,不要那么粗俗,”唐亦萱听到这话,有点生气了,她轻轻一拽他,“注意形象,你好歹是国家干部。”

    “钉子就是他们撒的,我还要注意形象?”陈太忠气哼哼地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这事儿再明白不过了,附近没修车的地儿,这两位不但出现得及时,又开出了天价的运费,不是他们干的,还能是谁干的?“我说亦萱你一边儿呆着去,跟农民打交道,你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这两位一听

    辱及自己的家人,脸色登时就变了,不过,当他俩听面地话,以及陈太忠的回话,却是又硬生生地按捺下了这股怨气。

    是的,中国农民,真的是非常现实的,你骂我两句,我又少不了一块肉,眼前这位既然是国家干部,那还是悠着点的好。

    “我说后生,你咋骂人呢?”蓝制服阴森森地问了,身子继续向前凑凑,所谓的输人不输阵,自己咋个想的不重要,关键是不能在气势上输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得有错吗?”陈太忠不怒反喜,嘴上却是依旧阴损无比,“她们叉开腿就挣钱了,工作环境又好,不是宾馆就是酒店,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,不比你们站在这儿餐风露宿地……强很多倍吗?”

    “你**差不多点,别**瞎扯淡,”入耳这话,那迷彩服汉子急眼了,上来对着陈太忠的脸上就是一拳,“找死直说,信不信老子挖个坑把你埋了?”

    他想地也很直接,这大马路上黑灯瞎火地,国家干部就怎么了?惹得老子急了,暴打你一顿,你丫也未必能认出打你的是谁,反正,眼前不能任你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把他看在眼里?实实在在地“庄稼把式”,也敢在哥们儿面前得瑟?少不得抬起一脚,直接将人踢飞到了马路边的庄稼地里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们是准备抢劫的,”他一撸袖子,狞笑着就冲蓝制服走了过去,“这次我倒要看看,姜世杰跟我怎么解释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路边黑黢黢的地里,又冒出了几个人影,蓝制服还准备动手呢,一听“姜世杰”三个字儿,身子登时向后连退两步,“等等,大哥,是误会,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上胡子拉碴的,就算看不清岁数,但三十五岁是稳稳的有了,管陈太忠这小年轻叫“大哥”,那还真需要点勇气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他可是没什么选择了,这位一张嘴就是乡里的乡长,对一般村民们而言,一乡之长简直就是土皇帝,给他们的感觉,那就跟凤凰市的市民猛听到章尧东或者段卫华一样,根本是遥不可及的人物。

    清渠乡接近市区了,蓝制服也是见识过点事儿的主儿,可他还是没胆子炸刺,一个乡的,大家都知根知底儿,被捅出来,想跑都没地方跑。

    “小陈,等等,听他们说什么,”唐亦萱跟他在一起,并不怎么害怕,而且,她对自己跑步的度很有信心,真要跑起来,一般男人很难跑得过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从小坡上下来的吧?”蓝制服阻止了走近的几个人的瞎咋呼,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招商办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去小章村打听打听就知道我是谁了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我从小坡上下来,招你们惹你们了,啊?就撒钉子坏我的车?”

    “啊,陈太忠?”蓝制服登时就傻眼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看得出来,陈太忠的名字在清渠乡,估计也是响当当了,“你不是招商办的警察吗?我们怎么知道你开这个车?”

    丫这一套也不知道从那里听说的,居然会认为招商办有警察——不过,经济民警?人家这么猜,倒也未必算得上不靠谱,虽然招商办真的没经警编制。

    “不是警车,你们就能撒钉子?这是遇上我了,遇上别人,怕是就被你们打劫了吧?”陈太忠摸出手机,也懒得解释,开始翻起姜世杰的电话来,“都不许走,还不知道你们害了多少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们这是头一次啊,”蓝制服放声大哭了起来,“陈科长,我们……我们真的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你是第一次,”陈太忠点点头,继续翻着电话号码本,“这个无所谓,进了派出所,你就想起来自己到底干过几次了,派出所不行的话,还有横山分局嘛。”

    蓝制服眼见他水米不进的样子,一转身,就给唐亦萱跪下了,脸上涕泪纵横,“大姐,大姐你帮忙说说,您功德无量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忠……”唐亦萱犹豫一下,还是缓缓开口了,“要不,听听他们的解释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