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二章 北海苍梧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二章 北海苍梧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还没话,有个闲汉眼尖,认出了他,“哈,原来是陈科啊,怎么,马哥没跟您一起来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看着这几位,胡子拉碴的,穿着也邋遢,隔着老远就能闻到身上的那股汗臭味儿,不禁皱皱眉头,“我说,不是让你们在山上守着吗?怎么跑到下面来了?”

    “山上守着的,全是马哥的人,”那闲汉似乎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不太好,没敢往近走,只站在那里赔着笑脸,“我们是纺织厂的街坊邻居,就是在这儿看个门儿。”

    敢情,人心就是这么奇怪,原本这里什么也没有的时候,附近的村民不过就是偶尔过来砍几棵快要成才的小树,抑或再来捡点枯柴回去烧,反正没人把这个小山包当回事儿,山上满是石头,种庄稼不容易活,引水也不方便。

    可是,自打清渠乡将这片地划出去之后,反倒是引起了村民的好奇,隔三差五地就过来张头张脑,似乎是想看看,这块地打算用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当时狗脸彪还活着,手下有一些小弟,马疯子手下,也有一些小弟,将这个山包看得死死的,尤其是帐篷那里,什么时候都有十几号人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些混混可不是什么善碴,又是守着政府划过来的山头。见了村民,开始还警告一下,到了后来,根本就是见人就追打。

    可他们越是追打,这些村民地好奇心就越强,有人将村民被打一事报告到了上面,不过,姜世杰乡长一手就压下了此事,“这是划给招商办的地,村民们再胡闹的话。全给我抓起来,坚决不能让小章村的事情重演!”

    划给招商办的地,那十有**就是要建工厂了,大家都明白,而且,也有那胆大的村民曾经溜进了帐篷,看到了一个个的大木头箱子。

    有油水!这是村民们能够想到的,他们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,不过想来也就是机器之类的东西,那么……能不能偷偷地扛两台机器回家呢?

    就算那机器没啥用。但砸烂卖废铜烂铁总是可以的吧?

    所以,明面上敢探头探脑地人不多了,但总有那些心思油滑的。捡个刮风下雨、月黑风高的时候来踩踩盘子,人心就是如此,你越封闭得紧,引起的好奇心就越大。

    马疯子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,在纺织厂招了一帮闲汉,在山下守着,对外说就是这里要建个大的汽修厂。让他们看着设备,不要被村民们抢了。

    甚至,每次来拉木箱的汽车,将一车车的砖头和水泥也运上了山,马疯子又招了一支小包工队,要他们在山上砌起了围墙,虽然墙刚完成一半,高也不过两米六,可守在山上的混混们已经轻松很多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随便问了两句。就搞明白了关节,一时间有点感叹。敢情这年头。做什么也不容易啊,马疯子这点钱。赚得还真够辛苦的。

    “最近还有村民们来吗?”陈太忠一琢磨,打算回头会会姜世杰,起码,姜乡长在这边施加压力,也借此没向自己邀功,看来,这个人还是可以交往一下的。

    他哪里想得到,姜乡长早就盘算好了,这里生地事情,人家陈科长迟早是要知道的,眼下他又没什么求人之处,索性就不通知了,这样一来,陈科长一旦听闻,岂不是会对自己的印象更好一点?

    “倒是没有了,不过……听说他们可能计划着拦车呢,”一个满脸眼屎地家伙打个哈欠,露出了满嘴的黄牙,“不管怎么说,咱的货车,是要路过两个村子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,还真要尽快找找姜世杰了,陈太忠点点头,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们跟疯子也提个醒,万事小心点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扭头开着林肯上山了,山路原本就修得比较粗糙,又经过了些大车的碾压,他得小心地开,要不难免就要碰到汽车底盘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心疼汽车,他想的是,要是坏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那可就得委屈自己的双脚了,很不划算。

    开到山上,陈太忠跟马疯子地小弟们打个招呼,拉着唐亦萱找块空地,双手在空中虚划一个符,“咄~”的一+沌一片,直似世界上只剩了二人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“呀~”纵然唐亦萱胆子再大,也被这>.|了半天,才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太忠,你这

    “这样他们就看不见咱们了,”陈太忠也懒得解释太多,伸手自她的手里取过须弥戒,一瞬间,这个不知道大小的空间内,就多出了无数个货架、柜子和盒子。

    “嗯,你慢慢地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陈太忠也才有机会仔细盘点一下自己在巴黎的收获,翻看一阵之后,他才愕然地现,其实……包装太占地方了,要不一个须弥戒就搞得定啊。

    这里说的包装,倒不是商品的外包装,而是说外包装之外的托运箱、保险柜之类的,尤其是用来展示地柜台,实在是太占地方了,为了衬托出这些东西的奢华来,经常是三两个屁大地玩意儿就占一个展柜。

    这时地唐亦萱,已经弄明白了这些东西的由来,惊讶之心也净去,居然施施然地开始“逛街”了,“哈,没想到,在凤凰市就把巴黎逛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逛,就是四五个小时过去了,她却是还没有看尽兴,是地,她已经塞了不少好玩意儿进了自己的须弥戒,可是——事实上她是想把所有东西都塞进去的。

    取舍,对女人来说真的太难了,哪怕是像唐亦萱这种眼界和心态极高的知性女人,所以,到最后,陈太忠不得不出声提醒她,“亦萱,五点了,咱们该走了,要不你回去该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唐亦萱恋恋不舍地点点头,伸手抓住了陈太忠的手,“太忠,你这个须弥戒……给我用两天吧?我平时很无聊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一挥手将全部货物收了起来,再伸手乱画一下,两人就又位于山坡上了,“有时间我再带你出来看好了,嗯,我还有俩须弥戒呢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前面不远处,一个混混正在愉快地小便,冷不丁现面前冒了俩人出来,剩下的半泡尿吓得登时就缩回去了,烟也从嘴上掉了下来,傻乎乎地看着他俩。

    陈太忠也没理他,拉着唐亦萱扬长而去,很多事情,解释就是掩饰,反倒不如什么都不说,那位说不定自己就找出眼花的理由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去足有二十多米,才听到身后那混混出了撕心裂肺一般的喊声,“啊~”

    唐亦萱轻笑一声,抬起没有被他牵着的右手,轻轻捶他一拳,“呵呵,你这家伙,把人家吓坏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撇撇嘴,“他不过是烟头落在了**上,又掉进了裤裆里而已,不信你回头看看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”唐亦萱才不相信,他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,看清楚那么多东西,少不得回一下头,却现那混混早就提起裤子来了,只是人呆呆地站在那里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在胡说,”幸亏这里的篙草长得极高,虽然是寒冬,那极高的枯草偶尔也多少能遮掩一点人影,否则的话,她的脸指不定会红成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哈,原来你爱看男人的**,”陈太忠松开了她手,身子猛地前蹿,那得意的声音却是自前方源源不断地传来,“早知道就让你看看我的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唐亦萱这下,可是真的被羞到了,她紧追两步,眼见追不上,恨恨地大叫一声,“陈太忠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捣我一拳?”陈太忠站在不远处,洋洋得意地摇头晃脑,“这就是我的报复,你再骂我,可是还有更狠的哦~”

    唐亦萱气得又紧走两步,却是不防一脚踢在一块大石的尖棱上,痛得登时弯下了腰,“哎呦~”

    “这种小伎俩,也拿来糊弄我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了一声,随即走了过来,“不过,为了那万分之一不是的可能性,我决定了……以身试险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让我,会死啊?”唐亦萱被他说中了心思,脸红脖子粗地站了起来,又冲着他紧跑两步,两个小拳头就招呼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陈太忠没再躲了,硬生生地捱了她几拳,“呵呵,开个玩笑嘛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你的玩笑?”唐亦萱脸一绷,心里却是甜丝丝地说不出地受用,这一刻,她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