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没赶上趟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一章 没赶上趟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“嗤,打扰咱们吃饭,他还有理了,”陈太忠撇撇嘴,旋即又是轻声一笑,“哈,亦萱你很容易受到关注啊

    “这种关注,要不要吧?戏子王八吹鼓手,搁在以前,连下九流都算不上,他倒是真会侮辱人,”唐亦萱冷哼一声,随即抬起手,白生生修长的手指冲着服务员招招,“来瓶啤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,你也喝酒?”陈太忠一时有点愣,“不是晚上才喝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开心啊,”唐亦萱高兴地笑笑,神秘兮兮地探过脑袋来,那样子有点调皮,压低声音问他,“猜猜我为什么出来吃饭?”

    那自然是哥们儿的魅力啦,我是可以让你放心的人嘛,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真的不知道,说说看?”

    “我出来啊,是躲那些送礼的,”唐亦萱的回答,很伤某人的自尊,不过她仿佛没有察觉似的,“尤其是秦小方,每次去了我那儿,还要下厨房给我做饭,那我就得陪着他吃饭,真的……很无聊啊

    不是吧,堂堂的市委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,会那么下作?陈太忠一时有点接受不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丫是不是在垂涎唐亦萱的美色呢?

    不过,还有一个传言,他决定问问,“对了。我听说。秦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!我怎么会知道?”唐亦萱狠狠地瞪他一眼,正是银牙咬碎的那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陈太忠涎着脸笑笑,对于唐亦萱的机敏,他早领教了几分。自是知道耍花样不如来个厚脸皮,“我那不是吃醋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脸皮还真厚啊。”唐亦萱听到这么无耻的话,被弄得哭笑不得,心里却是没由来地感觉到一缕甜丝丝的味道,“你问地这个,我还真不知道,不过,大家都那么说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白他一眼。“要不。你以为我会让他在家做饭?哼,别人都看着我呢。我不能……不能丢了老书记地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越来越低。到得后来竟至低不可闻,脸上也泛起一丝似有似无的苦笑……抑或是无奈?

    “好了。不说这个了,”陈太忠见她兴致不高,咳嗽两声,“嗯,啤酒有啥喝头?要不,我给你弄瓶洋酒出来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了,”唐亦萱摇摇头,她脸上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,笑吟吟地扫一下四周,“在这儿就是要喝啤酒,谁喝洋酒啊?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的须弥戒,我倒是想看看,”她向陈太忠伸出手来,笑意越地浓了,“看看里面还有些什么东西,你这家伙啊,很不让人放心,我得替晓艳多看着你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……可是很多见不得人地东西呢,”陈太忠不想给她,不过,他又隐隐觉得,唐亦萱就算现了里面的毒品,怕是也不会怎么在意吧?“涉及个人**,我可从没让别人看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没让人看过吗?那我更要看看了,”她白生生的手不肯收回,眼中也多了一份热切,“真地不想给我?”

    给你就给你,多大的事儿啊?陈太忠也懒得多说,从手上摘下了戒指,递了过去,嘴上还不干不净地占着便宜,“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,好像我稀罕似的,”话是这么说的,不过唐亦萱的笑吟吟的脸上,还是多出了一丝红晕,她接过戒指,垂下了眼皮去感受,只是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,她的嘴角还有一个不易察觉地、轻微地上挑,显然,她很开

    不过,这种开心,唐亦萱只坚持了一分多钟,脸色就变得惨白了,她轻哼一声,伸手去揉自己的太阳穴,“天啦,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使用须弥戒,对人地精神力还是有要求地,以她的凡人之躯,去细细探看如此庞大地未知空间,出现这种不适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须弥戒若是她自己的,倒也还罢了,最起码她知道有什么东西,放在了什么位置,可这是陈太忠的,而且又塞得满满当当的,说句实话,她能坚持一分多钟,已经比大多数人强出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不用这么看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你的神识……精神力不够,要不,咱们找个地方,我全拿出来让你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得到什么地方啊?”唐亦萱显然倾向于接受这个建议,她紧紧地攥住这个须弥戒不肯松手,略微带着点警惕地看着他,“凤凰市有这么大的空地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”陈太忠早就想把须弥戒里的东西整理一下了,所以他已经选好了场所,“在横山区呢,咱们现在就走?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唐亦萱说着就站起了身子,却是不肯把陈太忠的须弥戒还回来,转身向外走去,却差点撞到了服务员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,你点的啤酒啊……”冲着她的背影,服务员带着哭腔喊了一声,“刚才吧台没了,就是去库房搬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儿是两百,多出来是你的,”陈太忠也懒得理他,随手拍给他两张蓝精灵,夹手抢过了啤酒,嘴里还轻声地嘟囔着,“靠,还好口袋里还有几张,要不就抓瞎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你说什么?”服务员没听清楚他后半句,不过,他已经大踏步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唐亦萱颀长的身材站在林肯车边,等着他开车门,陈太忠勾勾手,“过来吧,我车钥匙还在里面呢……”

    唐亦萱原本死死地攥着那个须弥戒呢,硬硬的翠心甚至硌得她的手有些疼,可是,随着他的一招手,她登时就感到手中一空,张开手掌看时,那个翠绿欲滴的戒指,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示意她上车,随手又把戒指塞回了她的手掌,“行了,你攥得再紧也没用,怎么说这也是我的东西,你觉得它会听谁的?”

    “咦,那这么说,这个东西是不怕丢了?”唐亦萱的兴趣更大了,她看看自己手上那个须弥戒,“哈,太忠……你真的很厉害哦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没有一分钟,几辆车就呼啸而来,打头的是一辆日产途乐吉普,挂的是素波的牌子,幽梦同学和一个梳了马尾巴戴了墨镜的、三十出头的男子走下了车。

    他俩身后,跟着稀里哗啦地下来十几号人,有男有女,乍一看全是那种奇装异服的家伙,不过仔细看看的话,应该看得出来,里面还是有几个膘肥体壮的大汉,打手类型的那种。“我的女主角呢?”马尾巴斜眼看一眼幽梦,话里多少给人一种轻佻的感觉,“快点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来到陈太忠就坐的餐桌前,看到人已经鸿飞杳杳,幽梦同学登时大怒,随手拎过来一个服务员,一指这里的座位,“麻烦你告诉我一下,这两个人呢?”

    搞艺术的,果真是不一样,这种情况下,他都没有声色俱厉,还保持了一定的风度,实在是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那服务员心里正美不滋滋呢,那人没要找零,自己白落四十多,却不防被人夹领子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仔细一看,正是那大方客人刚才所坐之处,眼见这帮人也不像什么善碴,他很茫然地摇摇头,“人早走了啊?”

    “早走了?”幽梦不干了,手指服务员,“你有没有搞错啊,这碗碟还没收拾,炭还烧着呢,就是早走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人手紧,忙不过来,”服务员苦笑一声,却是坚不吐实,“他们确实早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开着车,拉着唐亦萱一路直奔横山,到了横山也不减,继续向横山区的外面闯去,唐亦萱看得有点迷糊,“太忠,这……横山还没到?”

    百分之九十的女人,都是路痴!听到这个问题,陈太忠猛地想起了一句传言,“呵呵,横山到了,咱们是要去横山的郊区,清渠乡……清渠乡那儿,姜世杰乡长给陈太忠划了好大一片地,两百多亩,陈太忠须弥戒里的东西,在那儿可是完全摆弄得开----最起码,一个须弥戒里的货物绝对摆弄得开。

    去了山脚,陈太忠挺意外地现,他自己草草修的那条小路边,居然建了四五间房子,非常粗糙的那种,心中禁不住大奇,停下车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向外走,房子里的人也在向外走,稀里哗啦地出来三四条汉子,一看就是那种无所事事的闲汉,手里拎着棍棒之类的,“干什么的?到这儿什么事儿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