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九十章 情调难讲(书号:760

第三百九十章 情调难讲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唐亦萱知道,这个戒指连蒙晓艳都没有,只有她和任娇有的时候,脸上泛起了异常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来这母女俩的关系,也不像唐亦萱表现出来的那么和谐嘛,陈太忠心里不厚道地琢磨着,却不防唐亦萱笑吟吟地站起身子,“今天想出去吃点儿,太忠有什么好一点的地方?嗯,清净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这可是太荣幸了,陈太忠登时就亢奋了起来,说句实话,就算跟蒙艺吃饭,怕是他也不会这么激动,原因很简单,蒙书记铁定是三天两头在外面吃的,陪他吃的人多了,可唐亦萱……是孀居的寡妇,等闲少出门的这种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,还是因为,这是一个美女,美得让人无法抵挡的美女,除了那双微微有些上挑的眼角,几乎再也找不出什么瑕疵了。

    这种眼型,有点类似丹凤眼,不过,她的眼睛很大,不但不是细长的那种,而且还是双眼皮,真的是别有一番风韵。

    陈太忠很有心把她带到一个比较热闹的场所,一边吃饭一边炫耀向众人一下,只是,想想她的身份实在有点敏感,说不得还是只能征求一下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去小饭店吃吧,”唐亦萱的眼中满是兴奋,“别在文庙区,去清湖好了,要那种有特色的小饭店,我可是好久没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她外出吃饭的次数就不是很多。偶尔有那么几次,去地也是海上明月之类的地方。档次确实很高,但那种情况,多是有人相求,怎么也摆脱不了那种看客地心态。

    嗯?陈太忠琢磨一下,还真有点汗颜,说实话,他一向是不怎么计较吃。进入官场一年多,吃的地方算不少了,但大多都是高档次的饭店,仔细算算,还真想不出哪个饭店是比较有特色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俩找个地方烧烤算了?”陈太忠想起上次跟杨倩倩出去野炊。感觉女人们似乎都还比较喜欢这个调调,“我的须弥戒里,还有烧烤用的家伙呢,去买点肉串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买肉串?”唐亦萱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这东西没有现成的地方卖吧?”

    “有地市有,不过……可能品种比较单一,”这个问题难不住陈太忠,他已经有经验了,“咱去烧烤店买,想买什么买什么。反正照价给他就成了。咱就是吃个情调……”

    唐亦萱点点头,刚要说什么。却是又瞟他一眼。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“呵呵。看起来,这个情调你常玩啊,我改主意了……咱们就去烧烤店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你这……算是有洁癖吗?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嘴上却是没说什么,点点头,“好,那咱就去烧烤店吃。”

    清湖区有条路叫缉虎营街,那里半条街都是烧烤店,尤其以“小雨点”连锁店最为著名,只这一条街上就有三家。

    两人去的是主店,这个店稍显老旧,地方却是大,大厅足有一百五十多平米,眼下还不到饭点儿,却是上了差不多四成的客人了。

    这还亏得是中午,若是到了晚上,门口就要排队了,烧烤的消费并不高,但这家店每天的纯利据说都能到一万多两万,买卖之兴旺,就可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和唐亦萱一露面,就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,当然,这个关注主要是针对唐亦萱去地---对陈某人去的也有,不过大多是那种可以杀人的眼光。

    还好,唐亦萱已经习惯了这种关注,陈太忠更是不会把旁人的感觉放在眼里的主儿,所以,两人昂然走到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,抬手喊过来了服务员。

    这里的烧烤,都是半自助形式的,店里的服务员把半成品拿过来,由客人自己在炭火上烧烤,快慢随心,倒也不用担心一旁有服务员催命似的给你烧烤,生恐你吃得太慢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唐亦萱从没烧烤过,手忙脚乱地折腾一阵,却也总是不得要领,陈太忠只能叹口气接过了她手上地扦子,“唉,我都以为我自己很笨了,没想到你老人家能笨出于蓝,简直太有损你在我心目中地形象了。”

    唐亦萱却是不理他,扦子被接过去,她又拿起了一串鹌鹑蛋,在火上饶有兴趣地烤着,时不时地还停下来呆,显然,她今天的兴趣,并不完全在吃上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半个小时就过去了,唐亦萱已经彻底地没了吃地兴趣,纯粹是在那里玩呢,陈太忠这才得以有工夫填填自己地肚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二十多岁精瘦的男人走了过来,衣着得体,头上还戴了一顶无檐帽----也叫导演帽,他彬彬有礼地向唐亦萱弯了弯腰,“这位小姐,我能知道您地名字吗?”

    唐亦萱正兴致勃勃地烤着一串馒头片呢,翻过来倒过去玩得不亦乐乎,听到这话,她停下手中的活儿,愕然地看向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一眼,看了足足有十五秒钟,直到大家都在猜疑这个女孩儿是不是哑巴的时候,她才展颜一笑,指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陈太忠,“你问我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那男人却是看也不看陈太忠,手向兜里一揣,再拿出来的时候,手上已经多了一张名片,“我是中天花雨影视娱乐有限公司的艺术总监幽梦,我觉得,您具备成为一个当红明星的潜质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陈太忠已经反应过来了,闻言重重地哼了一声,打断了此人的话,“我说,你听到我女朋友在说什么了吗?她说了,让你跟我打交道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位先生,”那男人转过头来,冲陈太忠笑笑,倒也是不卑不亢,“您知道经纪人是指什么吗?恕我直言……”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,大约是从穿着上挑不出什么毛病,于是话题一转,“恕我直言,我觉得以您的岁数,似乎不能胜任这个职务。”

    男人从露面的时候,就显得温文尔雅颇有气度,同样是年轻人,只从外表上看,此人要比陈太忠稳重和雍容得太多了,所差的,不过就是几分彪悍之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打扰了我和我的女朋友的私人空间!”陈太忠一气之下,羊肉串也不烤了,伸手在桌子上轻拍两下,旋即用手一指对方,“现在,我请你离开,马上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不输给对方,他尽量想做到优雅,但是毫无疑问,他的表现,真的是比较粗俗的----从艺术的角度看,的确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若是从官场的角度上说,他的举止倒还算中规中矩,最起码,该有的威严是表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,你不能替你的女朋友做出什么决定,你的行为是草率的,”幽梦同学很固执,但也不乏理智,他再看一眼唐亦萱,“我们能让她成为明星,而且……她的生活质量也会因此提高不少。”

    唐亦萱穿的,还是在家的那套运动衣,当时陈太忠在场,她换衣服并不是很方便,而且,大家出来是玩来了,穿那么讲究做什么?

    她的衣着,是单薄了点,但陈太忠有车,去饭店肯定也冻不着----再说了,她手上硕大的翠心须弥戒里,可是有好几件大衣呢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位幽梦同学,把唐亦萱当作寒门碧玉了。

    “非常抱歉,”唐亦萱终于话了,她缓缓地摇摇头,脸上笑意盈盈,“我不认为,你能帮我提高生活质量,而且,我的生活质量,也不劳阁下操心,我想……你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她这话都说出来了,那位也只能遗憾地摇摇头,咂咂嘴,努力地试图挽回一下,“只要你通过演技关,你的年薪,完全可以达到五十万……甚至一百万!”

    “诶,我说你还没完了?”陈太忠实在无法忍受了,他眼睛一瞪,“请你走你不走,是不是……要我打你走,你就满意了?”

    入耳这话,幽梦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登时不见了,他的眼中,射出了浓浓的恶毒,“这位先生,能不能麻烦你,把你刚才的话重说一遍?”

    我靠,陈太忠脸皮一翻,就待出手,只是他通过眼角的余光,看到唐亦萱兴致勃勃地看着他,终于强行按捺下了那份怒火,“我说的是,半分钟内你不消失,你的牙齿会掉光,你不信的话,可以试一试……”

    素质,咱得讲素质!

    “年轻人,做人最好留三分余地,不要那么尖牙利爪的,哼哼幽梦看他一眼,冷笑一声,就在陈太忠忍不住即将站起的时候,转身离开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