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八十九章 被打劫了(书号:760

第三百八十九章 被打劫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唐亦萱却是没防到陈太忠这一下,一直以来,他在她面前都是比较稳重的,眼下吃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吻,禁不住“呀”地一声,身子僵直在了那里,一时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……把持不住,”陈太忠见她这种反应,登时就有点心软了,又怕她恼火,说不得缩回身子,讪讪地笑笑,“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没错,最漂亮的女人----不算女仙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……敢这么对我?”唐亦萱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,转头看看他,脸上起了一丝红晕,嘴角却是微微下撇,“你……你不求我办事了?”

    我靠,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她这种表情,因为他觉得,这表情里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轻蔑,说不得,他又将身子凑过去,不由分说地抱住了她,在她光洁的额头上,又是重重地一吻,“不求就不求……”

    唐亦萱没有挣扎,也没有反抗,反倒是闭上了眼睛,身子也软若无骨地倒向了他的怀里,呼吸也有些微微的急促了。

    她弯月一般的眼皮下,长长的睫毛,在不住地抖动着。陈太忠的心,也随之颤抖着,不知不觉间,他吻上了她的眼皮,那里,是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唐亦萱依旧没什么反应,只是她的脸,越地红了……

    已经是这样了,一不做二不休,陈太忠心一横,就吻向了她鲜艳的红唇,接着伸出舌头,努力地撬动她封闭的牙关。

    唐亦萱这次可是不肯配合了,她紧咬下颌,左右躲避着他的舌头。只是。这又让陈某人找到了一种久违的暴虐心态,双手捧住她的脸,顽强而努力地想试图做最后的突破。

    “不要,”关键时刻,唐亦萱那双冰凉的小手终于派上了用场,她地双手死死地向他地胸部推去,身子也开始扭动了。由于常年锻炼,她的劲儿,比一般女人要大很多。

    陈太忠对她,还是心存怜惜的,见她挣扎得这么用力,生恐自己的力道把持得不好伤了她,而且,他也不想再行强*奸那种耻辱之事了,只能手上略微地松松。

    “晓艳怎么办?”感觉到他放缓了力道。唐亦萱的挣扎也就不那么激烈了,她的眼睛依旧紧闭。幽怨地问了,“你打算把她放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太忠的手臂更无力了,是啊,唐亦萱和蒙晓艳,那是名义上地母女呢,自己要正法了唐亦萱的话,这个……就算不是亲母女。算不上那啥,可这辈分总归是乱了。

    就他这么一愣神的工夫,唐亦萱已经离开了他的怀抱,她睁开眼睛。象征性地向后挪挪身子。脸上又露出了戏谑的笑容,只是。她脖颈间的红晕尚未褪去,使得这个笑容,看上去有些暧昧,“你个小坏蛋,居然敢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见她没有真正生气,陈太忠的心就放下了一多半,他上嘴皮子的功夫,还是跟的上地,“呵呵,冲动,嗯嗯……一时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----可见情商这东西,并不是靠着修炼就能达标的,他现在若是强行下手,也就未必会造成什么后果,可惜地是,当事人真的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冲动?”唐亦萱冷哼一声,却是问起了另一桩事儿,“晓艳跟你上床……那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啊,要不然我怎么帮她治病呢?”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,嘴上也开始放肆了,“不瞒你说,只有跟她做*爱,才能治好她的病,教你辨玉也一样,你得跟我做*爱才行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他觉得自己的脸皮厚度有所增加,你看,这话我都说得出来了,可见最近哥们儿的情商,那是有了大幅的提高。

    这厮压根儿就没有想过,眼下他若是能一扑而上,强行完成某些事情,绝对是不会有后顾之忧的,相对而言,这种判断和行动,才能体现出真正的高情商,也不知道他得瑟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要碰我,她地东西,我不要!”下意识地,唐亦萱的反应变得激烈了起来,只是,在这一刻,她好像并没有表现出对蒙晓艳的关爱,反倒是给人一种“痛恨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”陈太忠举起了双手,无奈地点点头,“这样,唐姐,上次我送地那些东西,你满意不?要不要再来点

    “你个小坏蛋,”唐亦萱似乎现了自己地情绪产生了不应有的波动,下一刻,她地脸上又涌起了那种淡漠而空泛的笑容,“上次你净送我内衣了,还有些码号不对的,这次,我要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随便挑,”陈太忠手一挥,又甩出四五十个盒子,“不合适我再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学你这个,”唐亦萱看也不看那些盒子,学着他的样子,手一挥,“我要学你变东西的本事,你别告诉我,这个也需要……那啥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需要!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“不骗你,这是一个必然的经过,不过……那啥一次,就能让你学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骗我,”唐亦萱轻笑一声,不过,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不停地笑了起来,到最后,直笑得娇躯乱颤,那样子,真的是要多勾人有多勾人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她才止住了笑声,长叹一声,“好吧,既然你要,那我就给你好了……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闭上就闭上,陈太忠听到她答应了,不由得喜出望外,眼睛闭上了,不过下面那只独眼,却是昂然地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阵香风掠过,他只觉得一个冰凉的、肉质的东西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一触,接着就传来了唐亦萱的娇声,“好了,一次了,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,不是这个一次啊,”陈太忠一时有点恼怒了,他睁开眼睛,恨恨地瞪向她,“你有没有搞错?”

    他确实有点恼怒,本来准备着要享受大餐了呢,却没想到,只得到了蜻蜓点水一般的轻轻一吻,虽然,这次吻的位置是比较理想了,但正科和正处,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级别啊。

    “嗤,给你这个,已经不错了,你知道不知道,你一本正经的时候,就是说话不靠谱的时候?”唐亦萱退得远远的,双腿蜷在胸前,两只白白的小手环抱着自己的小腿,下巴支在膝盖上,大大的眼睛得意地望着他,“少骗人了,快教我……”

    啧,我的掩饰能力,真的那么差劲吗?陈太忠撇撇嘴,嗯,一定不是我的问题,是她太狡猾了,想到这里,他终于放弃了狡辩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那你替我向蒙艺帮章尧东说说情,这个……我就教你,”他琢磨一下,感觉再送个须弥戒给唐亦萱,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,“不过,你不许让别人知道,否则我随时……算了,由你吧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说个随时收回呢,可是看着唐亦萱那份难得的认真,这话一时就有点说不出口了,这女人的嘴,应该是比任娇还保险的吧?

    下一刻,他手中又多了一个须弥戒出来,递给了她,“其实,窍门都在这个戒指上,你看,这个戒指……”

    须弥戒的使用,说难还真不难,关键是人要将自己的精神集中于一点,唐亦萱几乎在短短的几秒之内,就学会了。

    她兴高采烈地把玩半天,收完茶具收椅子,折腾了许久,眼睛又盯上了阳台的几盆花,看着她快步走向阳台,陈太忠赶紧话了,“喂喂,带生命的东西,收进去可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唐亦萱一听这话,停住了脚步,转头看看他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哦,这样啊,那你等着,我去给冰箱除除菌……”

    我晕,你这想象力,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啊,陈太忠有点佩服她了,“好主意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不过,回头你慢慢收拾好了,不着急现在吧?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,唐亦萱的嘴角慢慢地翘了起来,眼波流转,仿佛要滴出水一般,她走到沙旁款款坐下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,“呵呵,这么说,你是要把这个翠心戒指……送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,“不送你的话,我拿出来做什么啊?跟你卖弄一下再收回来?你觉得我情商有这么低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任老师,手上的戒指也是这样?还有那个姓张的?”唐亦萱的笑容,慢慢地淡了下来,不过,目光却是没有转移开。

    “哦,新华书记那个啊,没有这功能,就是一个戒指而已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当时被他看到了,想不送也不合适啊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