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冲动(书号:760

第三百八十八章 冲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王宏伟见到陈太忠,也是一脸的惊讶,“哈,陈科?好不容易休息一下,没陪着晓艳逛街去?”

    陈太忠见王宏伟身边放着两个大大的礼盒,心知这位是过来办“年敬”的,看着这听说已久,却头一次得见的景象,他心中不由得有点微微的得意,哥们儿有这须弥戒还是好啊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是想拉着晓艳一起来的呢,”他苦笑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,“不过,她说成啥也不回来,唉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唐亦萱身着运动衣,正低头给他洗茶呢,一听这话,手僵直了一下,才继续下去,王宏伟也被他这句话说得脸上有些黯然,犹豫一下才跟着叹口气,“,不过……她没来也好,要不咱俩就得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闹情绪,不用管她,”唐亦萱淡淡地说了一句,脸上居然泛起了一丝恬适的笑容,“慢慢地她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就是就是,”王宏伟点点头,有意岔开了话题,“正好太忠你来了,你跟唐姐说说,我是不是到最后,还在尽力保护合力汽修厂?”

    我靠,还是这件事?陈太忠的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我说王局,咱们能不能不谈这个话题?你真不知道,我最近谈它谈得都恶心了,咱说点别的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有心情说别的吗?”王宏伟看他一眼,“这件事里,也就是招商办正确了,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,刚才唐姐还说呢,蒙书记很生气,打算借此整顿一下凤凰市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真的,其实在这件事里。蒙艺最痛心的还是卢刚。他虽然见过不少风雨,但他的斗争经验,多半还是来自中上层官场,对下层官场的藏污纳垢还真的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上次陈太忠“卖淫嫖娼”的事件就可以充分说明这一点,原本蒙艺不是特别在意的,但拿到那些人地供词,知道了高云风恶心地目的。才勃然大怒的。

    是的,蒙“警匪一家”这个说法,也承认这种现象是偶尔存在的,但是,自己的辖下就出现了这种事,而且涉案的还是年轻地副厅,未来的省厅厅长,这就让他实在无法容忍了!

    可偏偏的,这件事还不便张扬。是的,统战部打招呼的。不是部长或者副部长,仅仅是个小小的副司长----反正有黄老若隐若现,人家也不担心他不买账。

    但是,蒙艺在部里干过,当然知道人家不是找不到级别更高的人打电话了,统战部也是在为黄老着想,这就是个明显的暗示:副司长出面,就是想要你低调处理。这毕竟是黄老的老家,闹出大丑闻来,黄老脸上也没什么光彩可言。

    再加上抓捕常三时,卢刚还有立功表现。那眼下地卢副厅长。暂时就不方便动了,一个政治明星无缘无故地陨落。你叫蒙书记怎么跟大家交待?

    当然,经过这件事之后,卢刚的政治生命也已经注定完结了,等着在副厅地级别上离休吧,最多最多,他还能活动到正厅的级别,但警察厅厅长那个位置,他是想都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甚至,他有可能在另一次的斗争中,作为垫脚石或者替罪羊被人难为一下,官场中的事儿,谁又能说得那么准呢?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结果,并不能让蒙艺高兴,他心里实在太不甘心了,好吧好吧,我不动省厅的,我动凤凰市的,这样总可以了吧?

    王宏伟来唐亦萱这里,原本就是借着过节的机会,打探一下消息地,耳中听到蒙书记这样的决定,岂有不吓个半死的道理?

    “整顿凤凰市?应该啊,”陈太忠冲着王宏伟点头笑笑,“你这尸位素餐的,早就该下了,还是换我去当警察局局长好了,哈哈

    王宏伟初时听得脸色就是一变,待听到后来面色才恢复正常,恨恨地瞪他一眼,“我要是下地话,信不信我把你地事儿,也全兜给蒙书记?”

    “唐姐,这件事,本来就是这家伙搞的鬼,”王宏伟很感激陈太忠地态度,没错,是感激,既然陈某人敢开这样的玩笑,他当然就可以借此机会,戳穿丫的真面具,“可能你还不知道呢,合力汽修厂,确实是一个偷改走私车的地方,那帮混混,全都听陈太忠的。”

    想恶心我?你丫屁股也不干净啊,说完这些,王局长有些得意地看着陈太忠,想着唐姐必定多少也会吃一下惊,自己脱身的可能性,却又多了那么几分。

    谁想,唐亦萱根本不以为意,安然若素冲好茶,才淡淡一笑,“你说陈太忠?呵呵,他做出什么我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小样儿,傻眼了吧?陈太忠得意地看看王宏伟,眉毛快扬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玩笑归玩笑,太过就没意思了,他得瑟一阵,还是开口说话了,“其实这件事儿,我倒听说了一些版本,敢情,章尧东也是让人给忽悠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原本就存了帮章尧东撇清的心思,昨天又听王伟新说,杨锐锋在里面作怪,少不得就想点上一炮。

    反正这种事闹到这种地步,连蒙艺都火了,章书记只求脱身怕是也不容易,正好,有白送上来的垫背工具,何不拿来用用?

    至于说王伟新说的到底是真是假,有没有那么回事,陈太忠倒是不想细考虑那么多,反正话是出自一个副市长的口,就算失实,也怪不到他这么一个小科长的身上,而且,以他对杨锐锋的了解,这种鼠肚鸡肠的事儿,丫是绝对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章尧东吗?”王宏伟不置可否地笑笑,章书记能伸手安置古昕,陈太忠跟其的关系,绝对远不到哪里,陈某人帮忙出口辩护实在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打算挑穿这层关系,要知道,警察局对合力的打压,就是在章尧东的授意下完成的,章书记若是能脱身,他王宏伟身上的干系也要少很多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说这些了,”唐亦萱却是对这个话题很是不感冒,她将沏好的茶递给陈太忠,顺手掠一下乌亮的长,“对了小陈,你上次不是说要教我辨玉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还得过段时间,才能腾出空来,”陈太忠尴尬地笑笑,“年底了,招商办的事儿多,而且,最近晓艳当了代校长,我还得帮着她理顺一点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当了代校长?”王宏伟和唐亦萱异口同声地问了,两人眼中,都是说不出的惊奇之色,陈太忠少不得又把蒙晓艳遇到的事情说说。

    “王伟新这个人,很不简单的,”王宏伟听得直咂嘴,“他的脑瓜,可是比杨锐锋好用多了,要不是受了牵连,现在也应该是常务副市长了。”

    凤凰市现任的常务副市长,是方进才,方副市长年事已高不符合干部年轻化的标准,年轻时腰椎又受过伤害,疗养的时间比工作的时间多得多,早说要下了,却是年复一年还撑在那里,不过也是摆设的意思居多。

    “杨锐锋的脑子确实不够用,”陈太忠得了这个机会,哪里还管唐亦萱愿意不愿意听?少不得就要把杨副市长的糗事儿说一说,从伯明翰一直说到那厮游说章尧东对合力下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啊,我还真冤枉呢,”王宏伟点点头,看一眼唐亦萱,却是站起了身子,“唐姐,我还得去戎书记家走走,你和小陈先聊吧……”

    送走了王宏伟,唐亦萱走回来,看到陈太忠懒洋洋地斜靠在沙上,不知道为什么火就起来了,眼睛一瞪,走上前就狠狠地踩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所幸是在室内,又是大冬天,唐亦萱穿的是那种毛绒绒的拖鞋,她身子也不重,不过饶是如此,陈太忠也被这冷不防的一脚踩得惊叫了起来,“喂,你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这次来,就一定又有事,”她恨恨地看着他,“我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市侩,不要那么无聊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是要叫晓艳来撮合你俩的,她不来嘛,”陈太忠觉得自己很冤枉,“再说了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王宏伟来看你,可不是也有目的?你踩他一脚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……我对他,跟对你一样?”唐亦萱缓缓地坐了下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老实说,是不是章尧东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欠人家一个人情而已,”陈太忠摇摇头,却不留神,又看到了唐亦萱的白皙纤细手指上的黑指甲,想想刚才被踩的脚,一股冲动油然而生,身子探过去,冲着唐亦萱的脸上狠狠地吻了一口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