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各取所需(书号:760

第三百八十七章 各取所需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嗯?帮我问问别人?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太忠登时有点警觉了,我这是……被王伟新当枪使了吗?

    可是再想想,他总觉得,任由杨锐锋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尿,那也不是个事儿啊,终于还是含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谢谢王副市长了啊,我也就是想多学学经济学方面的东西,您能有机会多指点一下,那我当然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谈笑间,杨锐锋这个名字,被二人轻松地揭过,陈太忠固然不想将锋芒表达得太露,王伟新又何尝愿意把针对性搞得太强?

    王副市长的来意已经表达清楚了,不过,为了不让自己的意图昭然若揭,说不得他还是要说说别的东西,比如说----十中的蒙代校长。

    一校之长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,搞行政和搞教学,那纯粹是两个概念,为了不让蒙晓艳感到掣肘,下一步,王副市长打算把十中的副校长也调走,好让蒙晓艳大展拳脚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好吗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咋舌,在他的印象中,蒙晓艳可真的不是什么搞管理的人才,“那十中的日常行政工作就不好搞了吧?”“哈,这个你放心好了,”王伟新轻笑一声,他有心把两人的关系往近拉拉,就把话说得稍微尖锐了一点,“哪儿都有被埋没的人才,十中那么多老师呢,肯定有跟以前那个教导主任不对眼的人。”

    黄强以前大权独揽。惹人几乎是肯定的。眼下王伟新这么做,说穿了,就是想让蒙晓艳趁学校权力处于真空之际,自己组建班子,如此一来,蒙校长才能在学校里树立起足够的威信。

    既然送佛,就要送到西天。显然,王副市长有意把这件事的手尾做得漂亮点,也好让蒙老师领足人情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奇怪,这事儿你不跟蒙晓艳说,跟我说个什么劲儿啊?难道说,是想通过我表达一下善意?

    他正想着呢,蒙晓艳的电话就来了。问他在哪儿,陈太忠老老实实地回答。“在家呢,正陪老妈看元旦晚会呢,对了,王副市长也在,你有什么要跟市长汇报地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他隔天都要打个电话呢,”蒙晓艳地话还没说完,王副市长这边已经笑嘻嘻地伸手出来接电话了。“呵呵,是蒙校长?”

    啧,人家不想跟你聊啊,陈太忠愣了一下。还是对着手机说了一句。“晓艳,王副市长对你的工作。有些指导性的想法,我觉得对你帮助会挺大的,你等一下啊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的花花轿子人抬人,人家堂堂的副市长把手伸出来了,他还能捂着电话不给?

    好不容易王副市长聊完了,陈太忠又接过电话来,蒙老师却是轻声撒娇,要他今天晚上过去陪她,“昨天前天你可都没过来,再过两天,人家的那啥就要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”陈太忠点头笑笑,“呵呵,这个工作,就交给我来做了,正好,明天我还想跟你办点事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王伟新在离开陈太忠家地时候,心里煞是满足,因为,他不但成功地挑唆了一下杨锐锋同陈太忠的关系,使两人越地水火不相容了,更要紧的是,他现蒙校长跟陈太忠的关系,简直是太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很奇怪啊,这个陈太忠的家,显然是没什么背景的嘛,也不知道怎么会让蒙晓艳对他死心塌地的?这年头,真是啥奇怪的事儿都有。

    他一走,陈太忠的老妈终于逮住机会问自己地儿子了,“王伟新不是个贪官吗?听说他已经被撸下来了吧?你跟他,怎么会这么熟悉?”

    “贪官?我没听说啊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不过,他肯定不算最贪的,关键是,他贪又怎么样?有能力地话,贪点算什么?总好过那些不作为、混吃等死的吧?”“哎,太忠你这是什么话?”老太太不干了,揪住他耳朵就是一顿训,直训到陈家老头子回家,还意犹未尽,“……总之,你少跟这些人打交道,你也不许做贪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有完没完了?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,”陈父话了,他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别听你妈的,咱贪得隐蔽点,少贪点就完了,这年头,你不贪容易惹人记恨……”

    被你们打败了!陈太忠恨恨地站起身子,“算了,我正好约了几个同事,晚上打麻将,啧,推不掉,我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打多大的啊?”他临出门,还听到老爹在背后追着问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的战况,那就不用提了,总之,陈太忠是在第二天八点半才醒转,蒙晓艳赤条条地还搂着他,任娇却是去厨房做早餐去了。

    近来任老师不再成天忙着传销,就恢复了正常人的日子,对陈太忠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关怀,最起码在洗衣服做饭上,要比蒙晓艳强出一些来。

    昨天她也是回家之后,大半夜的跑了过来,陈太忠甚至有种错觉,任老师似乎已经把这里当成了她地家,反正蒙晓艳是不会介意的,房子又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好像要办什么事来的?”陈太忠坐起身子,一边慢条斯理地穿衣服,一边琢磨着,谁想他这么一动,倒是把蒙晓艳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起这么早干什么啊?”凌晨的疯狂,让她现在还有点恢复不过来,她迷瞪眼睛,一边打哈欠一边欠起身子拽他,任由被子从胸前地双峰滑落,反正大家彼此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“太忠,再陪我睡会儿,今天休息啊

    她这么一折腾,陈太忠反倒是想起来了自己要做什么了,“对了,今天元旦啊,晓艳,你是不是得回家看看?怎么也是过节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我家地事儿,不用你管,”蒙晓艳一听这话,连拽他的兴趣都没有了,身子又懒洋洋地栽到了床上,“你又不跟我一起回去,我穷折腾个什么劲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跟你去了?”陈太忠今天可是不想坚持了,既然许了吴言,要帮章尧东在蒙书记跟前递话,唐亦萱他是一定要去拜访地,当然,这事儿要是能在蒙晓艳和唐亦萱面前同时提起,那就更好了,两个人帮着说话,总比一个人强。

    “正好我要找她商量点事儿呢,你再睡会儿,一会儿我喊你。”

    “咦?你跟我一起去?”蒙晓艳听到这话,登时就来了点精神,眼睛也半睁开了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那你是答应了?不过,迷药我还没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陈太忠一绷脸,道貌岸然地话了,“玩笑要有个度嘛,你好歹也是人民教师啊,不要这么人面兽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切,人面兽心的教师多了去了,多我一个算什么?”蒙晓艳嘀咕一声,拽起被子就是一个翻身,“好了,你自己去吧,我要跟你一起去,你想谈什么都谈不成,我看着她就来气儿。”

    那随便你了,陈太忠撇撇嘴,转身出去洗漱了,不多时,闻到餐厅飘来的饭香,一时食指大动,跑过去狼吞虎咽一阵大嚼,把任娇看得捂嘴直笑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子,看看任娇,想起还没给她礼物,说不得手一动,又在餐厅里添了二十来个大大小小的盒子,“嗯,送你的,前一阵一直没空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任娇手上也有翠心须弥戒,一见他这样子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她轻笑一声,“看来你出国,是去搬家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,是他们欺人太甚嘛,”陈太忠抖抖肩膀,这种事儿还是少干点好,“对了,你没再去洗劫联合市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”任娇摇摇头,抬起手看看自己的翠心戒指,一时心里有点暖暖,这个礼物,可是蒙晓艳都没有的,“晓艳知道这是你送的,一直都很吃味儿呢,我怎么敢再让她知道那么多?”

    你传销的时候,我都后悔送你了呢,陈太忠想起自己藏在车里的两枚须弥戒,一时有点头大,嗯,得找个时间,把须弥戒里的东西,好好整理一下了,蒙晓艳要是看到我手上三个戒指,人家就算不要,咱也不能不给啊。

    说笑间,时间就不知不觉过去了,等蒙晓艳起来,已经是十点来钟了,陈太忠再招呼她一遍,她却还是不肯回家,说不得他只能一个人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这次,三十九号里,却是不止唐亦萱一个人了,陈太忠进来的时候,愕然地现,原来王宏伟也在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