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新愁旧怨(书号:760

第三百八十六章 新愁旧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长,去我家?陈太忠有点迷糊了,再问问老妈,老妈别的什么了,因为老太太当时已经被“市长”俩字儿眩晕了,“……不姓段,也不姓杨……更不姓王,好像是姓……魏?”

    凤凰市哪里有个姓魏的市长?陈太忠一时有点抓狂了,魏长江那是市委秘书长啊,“妈,我爸呢?他怎么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邓海州家孩子结婚,他去转悠了,”老妈说到这里,有点痛心疾的味道,丝毫没有记错人名的内疚,“太忠,你年纪不小,也该考虑了啊~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悻悻地挂断电话,抬头看看桌上的另外四位,一时有点不好意思了,今天可是他拉了大家来玩儿的,自己倒是要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啥……好像魏长江要去我家,你们……你们慢慢吃吧,嗯,吃完了去幻梦城玩儿,老谢,你记得找十七,让他给记账就行了,咱今天,吃就是五千,其他的都算我的,你们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有情有义的,一帮属下自然不好说什么,最关键的是,魏长江虽然岁数快到了,但还占着市委秘书长的位子,人家确实不怎么管事了,可怎么说也是市委常委不是?

    四个人交换一下眼神,觉得自家的老大,那确实是神通广大,居然能劳动魏秘书长去探望,谁还方便再吱声?

    陈科肯向大家交待一声,那已经是很给大家面子了。搁别的类似领导身上,能说个“我有事先走了”就算难得地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陈太忠的老妈还是听错了,来的不是魏长江,是王伟新副市长,敢情,王副市长的秘书小林打电话的时候,说的是“伟新市长”,导致老人家直接听成姓魏的了。

    小林为什么不给陈太忠打电话呢?很简单。上次林秘书让陈太忠呛了,这次为了不引起误会,老老实实地打电话给陈太忠家了,因为伟新市长说了。今天的造访很重要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家,还是那么破旧,不过,王副市长倒是没怎么在意,喝着陈母沏地茶,跟他慢慢地聊着,“太忠,这房子……该换换了啊。你这可不像个做儿子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也没办法说什么。很多东西是说不得的,“嗯,横山区的房子快盖好了,到时候……可能会匀一套给我吧?”

    “回头我帮你问问吧,没准文化局新宿舍那儿。还有空房子,”王副市长地交好之意,一览无遗。“不过倒是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两句,王伟新最终还是表露了来意,“太忠,听说最近严打‘黑恶势力’,是不是你搞出来的?”

    王伟新是不得志的,消息自然也不是很灵光,像章尧东、段卫华一类的主儿,都知道,这次蒙艺话,是受了上面的压力,所以才雷霆大怒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消息灵光者们并没有想到,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陈太忠,他们只知道,陈科长跟家关系好,是个合适救火队员。

    可王伟新则不同了,他压根儿都不知道蒙书记受到了压力,而他偏偏又知道,蒙晓艳跟陈太忠交好,所以这件事,他倒是歪打正着地猜准了:这是小陈搞出来的吧?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问题,陈太忠也不好直接表态,说不得只能含混地解释一下,“呵呵,这个……秦主任一直说,保证凤凰市安定团结地局面,保障投资环境,对招商引资工作是很重要的”

    也许是我,也许是秦连成,或者是他授意我干的,还有可能是别人……你就不要再问下去了吧?

    “哦,”王伟新点点头,他也没指望陈太忠就能直承其事,这种机密事,关系不够近地话谁会承认?他倒是送过陈太忠一个人情,可这并不能代表两个人就有多近。

    当然,有了这个人情,铺垫好得话,他就可以同其再走得近点,小陈用蒙艺用得如此顺手,他怎么可能不动心思?

    事实上,他找陈太忠,还真是有点事,常三这件事,市里的震动并不小,而他在尽力打探之后,居然获得了一点意外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认为吧,市里一开始对那个汽修厂的态度,不是很恰当,”他缓缓地抛出了话题,“最起码,章书记不该偏听杨锐锋的话,要不然事情也就不会这么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杨锐锋?陈太忠一听这名字,耳朵登时就竖了起来,“杨副市长?这件事里……他也参与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是才听说地,”王伟新是什么样的角色?自然看得出他很是在意,说不得苦笑了一声,“要不是他建议对合力汽修厂先紧后松,这件事,可也未必会搞得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真***,陈太忠登时就陷入了沉思中,他只当章尧东是受了卢刚地人情,却没想到,杨锐锋在里面还插了一杠子。

    至于吗?你丫在英国找我的毛病,难道说我就不能反抗,得硬生生地受着?现在倒好啊,先是不告诉尼克的电话,眼下又在家的事情上搅风搅雨,有点过了吧?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开始缓缓地言,他的措辞很谨慎,是的,他并不想让王伟新从中听出什么,“照这么说,杨副市长的建议,确实是有不够慎重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可是,他这点小心思,又怎么能瞒过王伟新?别的不说,只说他在一个副市长面前,指摘另一个副市长的不是,基本上就算表明立场了——一个副市长,是你这种小科长有资格批评的吗?

    更何况,杨锐锋同陈太忠的私人恩怨,王伟新也打探得一清二楚,在伦敦的那场小会议,只要有点心的人,都能打探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与会的人虽然不多,但来历却是五花八门的,这种公众消息,任是谁想封锁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知道了这个,今天王伟新才特意来陈太忠家一趟,在凤凰市,若说起对杨锐锋的痛恨,王副市长认第二的话,就没人敢认第一,陈太忠那点小芥蒂根本不算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原来王伟新在市里,就是杨锐锋眼下的地位,主管经济的副市长,他被调到文教口上,肯定是因为党项荣的失势,不过,他怎么可能对继任者没有任何的怨气?

    而且,当时收拾他,杨锐锋可是光着膀子冲在第一线的——这很好理解,杨副市长是社会经济学专业毕业的,其目的还用问吗?

    王伟新肯定是想重新获得昔日失去的辉煌,可他当然也不会弱智到以为随便挑拨一下就能到达目的,只要章尧东在凤凰市,他重回那个位置的希望就不大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儿也是看人怎么运作呢,运作得当的话,倒也不是半点希望全无,所以,这次王副市长来找陈太忠,一来是示好兼拉拢,第二个目标,就是给杨锐锋添堵!

    听到陈太忠对杨锐锋的评价,他点点头,甚是遗憾地叹口气,“唉,是啊,锐锋这家伙,管个企业还行,统管全市经济工作的话,大局感……那还是差了点啊。”

    原本,他是不应该说得这么**的,以他的身份,也不合适说得这么**,可是,他拉拢陈太忠的心思实在太迫切了,也太想表明立场了,所以,一时间也就顾不得那么许多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听了这话,却是非常讶异地看了他一眼:晕了,你好歹也是主政一方的副市长啊,怎么比我还沉不住气呢?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说,有人公开表示跟杨锐锋不对路,他还是很高兴的,可为同盟嘛——不知不觉间,陈某人已经染上了拉帮结派的恶习,是的,在官场混,染不上这毛病的,那绝对是情商比他还低下的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种想法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人家说了那么多,他也不好一直嗯嗯啊啊地不表态,只是,点头之后他才反应过来,这王伟新……是不是跟杨锐锋有旧怨啊?

    算了,不对路就不对路呗,大家目标一致,那就是“同志”,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任由杨锐锋这么一直嚣张下去,难免会给自己带来些麻烦……这次命好,躲过去了,下一次呢?

    “不过,杨副市长……我对他的事情,还真的不是很了解,也不好多说什么……虽然我俩一个口上的,分工不同嘛。”

    咦?你还真有心收拾杨锐锋?王伟新登时大喜,脸上却是波澜不惊,他点点头,“啧,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,不过小陈……你要是真想知道,我可以帮你问问别人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