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八十四章 破家县令(书号:760

第三百八十四章 破家县令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吴言和陈太忠挤在那张小床上,紧紧地搂在一起喁喁而语,一米五的床,空出了足有五十厘米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,你策划得真的不是很好,”听完了陈太忠讲述的经过,吴书记摇了摇头,“事情能展到现在这一步,只能说是你命好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以后啊,这种事儿,你记得多跟我商量商量……”一边说着,她一边探头吻吻陈太忠的脸,“你这么瞎闯乱撞的,我真的很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颇不服气,“这怎么算瞎闯?我可是仔细盘算过的,而且,事情的展,也跟我设计的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吴言摇摇头,坐起身子开始穿衣服,昏暗的光线中,她雪白的**显得极为刺眼,陈太忠低头看看自己,相比之下,觉得有点像是刚从非洲回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一开始你就设计错了,”她一边慢慢地穿着内衣,一边解释,胸前不大的双峰,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地起伏着,上面某人造成红色的抓痕,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有过多次的欢好之后,她已经能很自然地在陈太忠面前袒露自己的身体了,“你应该把合力汽修厂董事长的位子,交给蒙晓艳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她是老师啊,”陈太忠双手托着后脑勺,懒洋洋地靠在那里,看着她穿衣服,“老师是不许经商的嘛,捅出来总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她叔叔是蒙艺。谁敢真去捅?”吴言恨恨地瞪了他一眼,转过身子,将光滑地脊背朝向他,腋下夹着胸罩的带子,“帮我扣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丁小宁就不行了,统战工作这东西,说重要就重要,说不重要那就什么也不是既然你都知道了常三身后的势力惊人,为什么一开始不拿出最大的一张牌?”

    “你一开始就担心惹恼了支持常三的人,其实,这种思维根本要不得啊……讨厌,不要摸人家,我跟你认真说话呢。”吴言扭动一下细细的腰肢,甩开了在她肩头作恶的那双大手,她终不比刘望男的强悍,那位是在**之间都能表时事见闻地主儿。

    不过,说归这么说,她的心里还是甜不滋滋的,“……这是你自己吓着自己了,你要先把蒙晓艳亮出来。支持他常三的人,哪个又敢冒头出来?这样才是最稳妥的法子,不用像你这种方式。最后成功也不过是侥幸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事实证明,我设计的方案挺不错嘛,”陈太忠心里已经隐隐认可了她地话,可嘴上却不想认输,“而且。蒙晓艳只是蒙艺的侄女儿而已,又不是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女儿的话,反倒不是那么方便了!”吴言又瞪他一眼。“这件事,许绍辉都被卢刚顶了,你说你自己侥幸不侥幸……嗯?许绍辉?”

    “蒙晓艳跟她叔叔的关系,其实很一般,”陈太忠还是有点不服气,“或者说……蒙艺觉得她还小,反正啊,支持的力度不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吴言却是没理会他的话,愣了足有五秒钟,她才慢慢地点点头,“我明白了,这件事翻身啊,十有**,许绍辉才是关键因素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吴言的思维,固然带了些女性特有的稳重,却绝对具备相当地敏锐,她已经分析出了事件的转折点在哪里,少不得她又把自己的猜测拿出来说说。

    陈太忠倒是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,反正已经绝地大翻盘了嘛,不过眼下听到吴言地分析,却只觉得有点头皮炸,难道说,哥们儿还又是走了狗屎运?

    呃,真没面子,为什么我会想到“又”呢?

    “嗯,我回头问问瑞远吧,”他点点头,决定打探一下真相,他从没怀疑过自己会取得胜利,但如何胜出的,才是他最关心的。

    “蒙晓艳跟蒙艺的关系……很一般?”直到现在,吴言才反应过来刚才陈太忠的话,见他在那里呆,伸手推推他,“快起来穿衣服啦,万一有人进来呢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31号啊,现在谁还会在单位?”陈太忠被她打..悻悻地回一句嘴,不过说归那么说,他还是坐起来,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这对偷吃地男女已经衣冠楚楚地坐在了办公室里,只是,若是仔细观察的话,不难看出,吴书记的眼角,还残留了些许地满足之后的慵懒。

    当然,两人已经开始

    事了,反锁的房门,现在也变成了虚掩的……

    “让蒙晓艳帮章尧东在蒙艺面前说情?不可能,”陈太忠的头,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“她说话根本不顶用,蒙勤勤都不行,找尚彩霞还差不多……而且,吴书记,你这么为章书记着想,我很吃味哦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吴言警惕地扫一眼虚掩的房门,又狠狠瞪他一眼,“不要鬼扯,谁祸害的我,谁心里有数……咦,怎么听起来,你好像跟蒙艺很熟啊?”

    “也不熟,不过他家的事儿,我还是听晓艳说起过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丑的女人,你叫得倒是亲热,”这次,轮到吴书记吃味儿了,她警惕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你不会……是存了攀高枝的打算吧?”

    “她早好了,”陈太忠洋洋得意地解释,虽然他不便说自己在其中挥的作用,但一想起来,多少还是有点成就感。

    不过,吴言嘴里说的“攀高枝”,却是让他感觉到了些许的不爽,没错,是攀高枝,可拜托你搞搞清楚,谁攀谁的高枝啊?“切,要是攀高枝,我不会找蒙勤勤啊?哼,她也很崇拜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吴言一伸手,托住下巴,看着他苦笑,“我说太忠啊,你不要自我感觉这么好行不行啊?蒙勤勤……那是你能打主意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啧,”陈太忠嘴一撇,有点恼火了,他恨恨地看着吴言,“要不要……咱们打个赌,我要是能搞定蒙勤勤,你输给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别,怕你了行不行?”吴言摆摆手,脸上似笑非笑,眼中却是带了两分认真,“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,你要是强*奸她的话……估计会死得很惨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我可真认真了啊,”陈太忠急了,对于自己强*奸过吴言一事,他一直觉得有点抹不开面子,当然,其中有部分原因,是堂堂的罗天上仙居然在小小的“隐身术”上马失前蹄,

    这真的是耻辱。

    “我不强*奸她,绝对不,不过搞定她,真的很简单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能搞定她,我心甘情愿地做一辈子你的地下情人,”吴言瞥他一眼,这固然是赌气的话,不过她的心中确实也有这个念头,现在两人就是偷偷摸摸的不敢见人,等能正大光明地在一起,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……或者,这辈子都不可能了?

    若是太忠真能把蒙勤勤弄到手,到时候她在仕途上自然能获得一些帮助,只要他不肯负心,这也算是图了一头,这辈子也就该知足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不说这个了,”陈太忠从她的话里,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哀伤,一时间就没有兴趣说下去了,不过他心里却在想,搞定唐亦萱的话,怕是比搞定蒙勤勤的效果,更要好一点吧?

    反正,吴言既然张嘴求他了,说不得他还是要尽尽心的,“回头找蒙艺试试吧,我声明,这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你也别跟章尧东说什么晓艳的事儿了,蒙家人其实都挺低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”吴言点点头,蒙晓艳的存在,在凤凰市官场层面来说,知道的人并不多,她也是因缘巧合下得知的,能独享的资源,为什么要让大多数人分享呢?

    “呀,不对,”陈太忠又想起一件事,遗憾地摇摇头,“等陶家兄弟的老婆上访到市里,章尧东迟早会知道晓艳的身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嗤,她们有那个机会吗?”吴言脸一绷,不屑地哼了一声,一时间脸上有些阴森的味道,“老话说死了,‘破家的县令,剥皮的太守’,我吴言也算县令级别了吧?她们要是再不识趣,连她俩我也弄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她心狠手辣,只是,自打她知道十中的校长是蒙晓艳之后,心里就早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努力把事情控制在横山区内,为此,她甚至不排除使用一些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这件事一旦捅到市里,就很容易被蒙艺得知,蒙书记绝对不会认为,横山区或者凤凰市是控制不了这种小局面。

    万一人家认为,这是凤凰市折腾出来,有意扫省委书记面子的话……别说她了,章尧东也当不起这种误会,吴言就算自己吃了豹子胆敢扛,也不可能让章尧东难做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