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八十二章 粗人的细心(书号:760

第三百八十二章 粗人的细心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陶立宝的老婆等了半天,最后才等来了那位主任的消息,“那谁,你出来一下……这件事,我们是帮不上忙了,我说,你还是趁着拘留证没下来,赶紧地交保证金领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做小媳妇的登时就急眼了,瞅瞅四周没人,龇牙咧嘴地火了,“昨天在床上的时候,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省里有人在搞你老公啊,”主任开始胡说八道了,不过,他也不知道事情的详情,只听自家老总说,警察局那边死不松口,一点面子都不卖,说不得就得胡乱猜测一下了。

    那就……赶紧交钱吧,女人的手包里装了两万现金,她再次走进李所长办公室,将钱扔到了桌上,“好了,我保陶立宝,这是两万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啊……两万不够了,一个人五万,”李所长嘬嘬牙花子,吊儿郎当地看她一眼,二郎腿在那里一晃一晃的,“有新情况了嘛……涉黑,要多加钱啊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眼泪登时就流下来了,好半天,她才哽咽着问了,“那,我能不能先见见我老公?跟他商量一下?我真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么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见就见见呗,反正进了看守所,想见也就不那么方便了,”李所长抬手拿起桌上那个破电话,开始拨号,一边还抬头说呢,“去吧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等她出去之后,蒙晓艳实在憋不住了,“李大哥,真的拘留吗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就是贱,”李乃若满不在乎地哼一声,这可是陈太忠的事儿,有陈科撑腰。他怕个什么?“不捱半砖捱整砖的主,进了看守所……不拿出十万的话,直接判了丫挺的,常三的人,被抓起来的多了去了,找两个人咬他一口,立功名额……大家都抢着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时候。咱就得以暴制暴,”同样的话,说在陈太忠嘴里,那就义正严词得多了,陈科长一脸地不屑。“他不是有本事吗?会欺负人,咱就不能欺负他?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给了李乃若一个暧昧的微笑,“呵呵,老李,你小子偷吃我不管啊,不过,你要弄不出民工那份儿。我可跟你没完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,偷吃带了好几种含义,他如是说。固然是不介意开区派出所从里面克扣一些钱款的意思,但同时也暗指,你小子想上这女人,我也能理解,但是……不能坏了大事。

    李乃若听了这话。却是一脸的讪笑,显然,他心里。还真的打了某种念头,“哈,陈科看你说的,你的事儿,我敢不用心办吗?”

    三个人正有说有笑地聊着天呢,小媳妇进来了,脸上地泪水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一脸的坚定,“好了,拘留证在什么地方?我签字。”

    敢情,陶立宝一听,说是要交五万的保证金,登时就不干了,脸也翻了,“你个臭女人,老子的钱是刮风逮住地?好了,看守所就看守所,你也不用来看我了,回头给我上访去。”

    “啥……啥是上访呢?”女人有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去区里告状啊,要不就去市里,去省里啊!”陶立宝大声吼叫着,却不防小马路过,听到这话,打开小黑屋,进门就是连着几脚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妈的,你再嚎,老子有的是办法收拾你……怎么,不服气?有种你再嚎一声,妈了个巴子,找死!”

    现在所里两位副所长空缺,小马知道,眼前这俩是陈科长的冤家,自然是要好好地表现一下,希望都挺大的了,总不能让机会从自己手里溜走吧?

    眼见这副情况,女人当然知道怎么取舍了。

    “拘留证啊,下午来吧,”李乃若一见人家还当真了,心里难免咯噔一下,不过,看看那边坐的稳稳的陈太忠,他的心又放下了,居然又调笑了一句,“要不……晚上来也行,呵呵,记得提前打电话哦~”

    见那小女人又羞又愤地出去,陈太忠摇摇头,指指李乃若,哭笑不得,“老李啊老李,你丫太损了……看你这形象吧。”

    “怕啥呢?市建那混蛋不敢进来,就咱三个人在,她说破大天也没人信不是?”李乃若扭头看看蒙晓艳,“呵呵,蒙校长,老李我就

    人,你见笑了啊~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,”陈太忠拿出了手机,拨个电话,一脸正经地样子,“吴书记吧?我是小陈啊,对对对……就是招商办的小陈,这样,近两天,可能有人去区里上访啊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挂断电话,李乃若呆呆地看着他,半天才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,“吴言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也听到了,区里没事的,市里嘛,我刚才不是让吴书记跟尧东书记通气了吗?要不这样,回头我再给卫华市长打个电话吧,还反了他们呢,上访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看看蒙晓艳,“晓艳,她上访到省里,咱也不怕,是吧?”

    蒙晓艳还能说什么?只能点头了,不过,别地事儿不好说,要是只说捂盖子的话,又是自己的事儿,她相信自己的叔叔不会拒绝这种小要求的。

    李乃若却是被陈太忠嘴里轻描淡写地一大串人名吓住了,好半天才点点头,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太忠……陈科,以后有事,还得罩着点我哦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有点走神,想想昨天的马疯子,其实和陶家兄弟一样,都是被莫名其妙地关进了小黑屋,可这后来的待遇,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哥们儿这么做,算不算倒行逆施啊?

    只是,看到蒙晓艳脸上若有若无地笑容,他登时觉得,做的这一切,都是值得的,妈的,哥们儿这是在替天行道,谁要那哥俩欺负穷人来着?

    说破大天,也不过就是看谁根子硬实了,所谓这官场,跟原始森林也差不了多少,狐狸骑上老虎,那些狼啊豹子的,还不是就没命地跑了?这兄弟俩,也不过就是能啄啄蚯蚓的小野鸡而已,靠,还真把自己当成食肉动物了?

    不过,他想是这么想的,却没反应到,这个电话打给吴言,带给了他些许的麻烦。

    中午,陈太忠又是和古、李乃若、十七等人在一起吃的饭,任娇也赶了过来,大家的心情都不错,不但扳倒了常三,古、李乃若和蒙晓艳也同时成功上位,值得高兴的事儿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李乃若对任娇自然会很热情,虽然他并不十分清楚任娇、蒙晓艳和陈太忠的关系,不过猜也猜得出来,原本他还有点头疼,不知道该跟谁走得更近点呢。

    还好,今天上午,他为蒙老师的事儿大大地表现了一番,眼下巴结巴结任娇,倒是也不怕就此得罪蒙晓艳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陈科长众多的情人中选边,那也是要讲究一下的,李所长是粗人,但粗人也是有心机的,他很明白,别看任娇和蒙晓艳眼下好得跟什么似的,将来陈科长只可能选择同其中一个结婚,甚至一个都不选!到时候,这两位翻脸成仇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那么,眼下就不宜对其中一个过分巴结,否则,万一选得不对路就麻烦了,跟错领导固然会很惨,但是,跟错领导的小蜜,没准会更惨。

    “任老师,那个安逸产品效果不错嘛……”说到这儿,李乃若的舌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结,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,他猛然想起,那啥……这几天很忙,好像还没顾得上拿货呢,“嗯,我老婆早就这么说了,回头……我琢磨着是不是要再买点,呵呵~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任娇看一眼陈太忠,现他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,说不得只能笑着摇摇头,“呵呵,不忙,先用着吧。”

    她很想怂恿一下李所长――既然都升所长了,你让你所里的人每人都买上点岂不是很好?这样的话,等你升到红宝石的时候,没准我自动升到蓝宝石了呢。

    她确实是很羡慕自己的上家,校长夫人就是靠着这种方式起家的,而且,做警察的,经常被人求到,到时候想展下线,不是很容易吗?而且,还能省下索贿的名声。

    不过,任娇也非常清楚,人家这么上杆子巴结自己,还是想讨好陈太忠,但陈某人对这个有些深恶痛绝,她当然不能因小失大。

    只要太忠一直对自己不错,这样的机会就算不多也总会有,可万一惹得太忠毛了,那可就鸡飞蛋打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