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阴损(书号:760

第三百七十八章 阴损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这话一出来,登时满场寂静无声,没人敢置疑他说的话,更没人敢说他狂妄。

    在场的警察,级别都不是很高,但基本上大家都知道,这次整合力汽修厂,怕都未必是市局的意思,更有个别消息灵通者打探了出来,敢情这是省厅的意思,不过是挂了市局的名头而已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王宏伟的命令下得还束手束脚,这让一部分人心里略有不满,不过,王局话了,不想丢饭碗的话,大家也只能听着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种情况下,合力的人能来一个绝地大翻盘,搞清楚这一点之后,大家不但对王局的高瞻远瞩佩服得无以复加,更是对合力背后的撑腰者之一陈太忠产生了极大的畏惧。

    人家这次,搞的可是常三,难度之高也只有警察们最清楚,目下占了这样的风头,谁敢置疑人家撸不了副局长?谁又敢置疑人家手辣不到这种程度?

    ——熊茂可以为前车之鉴,被人扒了警服还得再遭毒打,这人的心,可不是一般的黑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,门口传来了爽朗的笑声,“哈哈,谁跟我老开这种玩笑啊?我这不是来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个矮胖的三级警督分开众人走了进来,脸上笑眯眯地,看起来煞是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就是副局长了?”陈太忠也还他一个笑容,皮笑肉不笑的那种。“主管刑侦的还是主管治安的?”

    “啥事都能管一点,啥事也都是说了不算的,呵呵,”副局长好城府,这种场面还能笑嘻嘻地回答,“说担待是没有,也不过就是一个跑腿地小角色。”

    靠,遇上滚刀肉了,面对这种主,陈太忠也没太好的法子。说不得轻咳一声,“我是马总的朋友,听说他在你们这儿受了不公正待遇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好像对合力汽修厂一直有成见来的,是吧?”

    他以为是遇上滚刀肉了,殊不知,在场的众警察看得心里可是暗自嘀咕,出名暴躁的副局长,今天都这副模样了。看来果真是问题大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工作失误,我们认。”副局长笑嘻嘻地点点头,当着众多下属,他也不想这副表情,可是,眼前这位实在是惹不起啊,“嗯,我们可以考虑,适当地给合力汽修厂一点补偿。”

    这话他说在嘴上,却是痛在众干警心里,湖西分局没钱。真的是没钱,大家累死累活干一年,顶不上清湖分局三个月,补偿……拿什么补偿啊?

    “补偿……我给你都行。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抽检合力……砸厂子的时候警察迟迟不到……然后封厂门挺利索,最后是把人家总经理关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把董事长也带来了。小宁你过来,”他冲丁小宁招招手,转头又笑笑,“呵呵,麻烦把她也关起来算了……我多给你五万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听得这么阴损的话,副局长长叹一声,换了一副沉重地表情上来,“你既然这么说,那我也实在没办法了,反正,错已经犯了,我们也在积极地改正呢,想怎么样?你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忠……”有人叫他,陈太忠抬头一看,得,又是李教导员,没办法,他把湖西这儿折腾得底儿朝天了,李教导员就算不想出头,可他还得在系统内做人呢不是?“太忠,高高手,高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也都是局里的意思,王局的面子,你总得买一点吧?”他原本不知道陈太忠跟王宏伟的交情,不过,古今天高升了,打电话向他报喜的同时,顺口提了一下,说多亏陈科长关照。

    再想想王宏伟对合力汽修厂的暧昧态度,李教导员就是再不济,也猜出**不离十了,“大家都不容易,无非混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王宏伟,啧……”一听这话,陈太忠的眉头就皱起来了,“这家伙……不过,这件事你们总得给我一个交待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眼下是陈科在呢,陈科要是不在呢?”十七心思活,眼见陈太忠似乎是有点抹不下面子了,登时插话了,“以后你们没事就给合力汽修厂添点堵,谁受得了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?”副局长眼见有

    ,忙不迭地应承了,“合力汽修厂合法经营,谁还会添堵?”

    “他们确实有嫌疑啊,偷装……”这位还没说完,就被一旁另一个警察把嘴捂住了,低声劝解,“省省吧姑奶奶,你还来劲儿了?”

    陈太忠侧头一看,哈,认识,就是那个警花人妻,瑞远惦记了好长时间的长腿少*妇,这女人叫什么,他早忘了,不过……似乎她家里面有点办法来的?

    “谁有嫌疑?话不要乱说啊,”他的脸一绷,冲着高春梅指指,对女人,丫可是没什么怜香惜玉地心思,他只知道,这女人也太不开眼了,“找不到砸厂子的,反倒是找出厂子地问题了?挺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小高,没事别乱说话,”副局长看看她,心中是要多不满意有多不满意了,要不是有点忌惮高春梅的人脉,怕是他都要开骂了。

    “合力那儿,我们以后会全力支持他们的工作的,”副局长正色地话了,“有人骚扰的话,只管找分局,这个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—

    这话就算挑明了,你们使劲儿装走私车吧,没事我们去都不会去的,甚至,到时候有其他偷装走私车的人来砸场子,你们直说好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多人在面前,话不能说得太透,可这里面的意思,大家可是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,马疯子已经听明白了,终于在地上重重地喘口气,又长长地呻吟一声,似乎是有起死回生的迹象,“哎呦~疼死我了~~”

    他说他的,别人只当是没听见,只有那瘦警察,原本站起来看热闹呢,听到这话又蹲了下去,“马哥,好点儿了?咱们去医院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让我……让我回回气,”还是有气无力地样子,不过马疯子现在的精气神儿,感觉是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想不到的是,马疯子做事比他想像得还要圆滑,刚才十七一到场,隔着小黑屋那唯一的一个二十平方厘米见方地窗户,跟丫嘀咕一声“风向变了”,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风向真的变了,刚才十七还是塞了一个红包,才能见到马疯子,同时还得忍受一些白眼之类的玩意儿,“快点快点儿……跟嫌疑犯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十七心里憋气啊,马疯子这好端端地就成嫌疑犯了?不过,下面地小警察们一贯用词都不讲究,而且人家基本上还有理——没嫌疑关你进小黑屋啊?

    没等他借机火呢,那边转过来一位,却是那个瘦警察,“你说什么呢?说什么呢?这是为了保护马总的人身安全……马哥,呵呵,我来放你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出来?马疯子才不干呢,既然风向已经变了,你们把我关进来容易,再弄出去可就难了,他眼睛登时就是一瞪,“鼻涕虫你一边儿去,老子今天就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谁当老子呢?”说他是嫌疑犯的这位,脑子似乎有点迷登,一听这话不干了,顺着刚打开的小黑屋门就进去了,手上使劲往外拽人,“找死啊你?”

    那个叫“鼻涕虫”的瘦警察忙不迭伸手拦他,却是已经晚了,马疯子身子一抖,就慢慢地躺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然后,马疯子的呼痛声喊得震天响,十七也在那里跳着脚地嚷嚷……

    这是慢镜头回放,扯回眼下来,马疯子一听,副局长有意撒手不管合力汽修厂了,这气儿登时就顺畅了不少,他一直郁闷着呢,靠,大家都知道合力有偷装走私车的嫌疑了,以后老子怎么混啊?就算换个厂子重打锣鼓另开张,我马某人也被盯住了啊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答应不追究了,甚至要保护,对他来说,这事儿就算处理得圆满了,当然,警察的承诺是靠不住的,不过,只要陈哥能一直保持这种强势,谁还敢胆上生毛,再次去找他的麻烦?

    而且,马疯子终是混道上的,以前还吃了不少亏,并没有陈太忠那种一定要置人于死地的跋扈心态,他深明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,人家副局长都说出这话来了,自己要是再不识趣儿,惹得人家记恨在心,就殊为不美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当然要装作已经回过气儿的样子,予人台阶,予己台阶嘛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