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悸动(书号:760

第三百七十七章 悸动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跟姬科长说是两小时,事实上,他是打算马上动就是个出其不意的意思,既然铁下心看热闹了,不能神兵天降的话,错过精彩的部分未免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看丁小宁,“小宁,现在跟我去趟湖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丁小宁有他陪着,还怕什么?不过,刘望男不干了,“太忠,那我怎么办啊?自家的田,你多少总得照顾照顾吧?”

    “今天帝王宫有难,幻梦城应该买卖很好啊,”陈太忠慌不迭地狡辩一下,不过,这也应该是实情吧?“十七又不在,你离不开啊。”

    “才怪呢,”刘望男瞪他一眼,她在幻梦城呆了一段时间了,在这个问题上,刘大堂比陈太忠还有言权,“今天气氛不对,难伺候的主儿都不会来的,他们看风向……哼,看得可准了。”

    去湖西分局前,陈太忠先到合力汽修厂转了一圈,一辆警车在那里停着,两个警察正忙着拆隔离带、撕封条呢。

    周围有不少闲人在围观,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,还有不少人肆无忌惮地笑着,偏偏地,就是没人上去帮忙——封条贴得实在有点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晴雨表啊,”看着忙碌的两个孤单身影,陈太忠心里一时感触颇多,生活中,总有那么不经意的瞬间,能引人内心深处的悸动。

    官场的无情,在这一刻,他理解得淋漓尽致,这封条可是中午时分才贴上去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还是好的呢,太忠。”刘望男感觉到了他的惆怅,禁不住出口相劝,事实上,她觉得自己比他更有资格抱怨,“你一直身居高位,根本不了解在底层的人,奋斗地艰难。”

    哥们儿我哪里一直身居高位了?陈太忠苦笑一声,还没来得及回话,丁小宁冷冷地开口了,“望男姐你那也叫底层?那我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今天的丁小宁。身着紫貂皮大衣,一身深色的圣洛朗套装,显得非常时尚和高贵,不过现在她漆黑的双眸中,却满是苦楚和无奈,带给人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那还算好的,要说吃的苦,怕是我更多一点,你知道吗?有两年多的时间,我睡觉时。身边都放着砍刀,头下还枕着剪刀。哼,人情冷暖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今天咱们不开忆苦思甜会了,”陈太忠见气氛有点肃杀,忙举起双手摇摇,“我一直在蜜罐子里长大的,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噗嗤~”二女见惯了他绷着脸谁也不.+稽,禁不住同时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看来,哄女人开心也很简单嘛。陈某人心里嘀咕一声,林肯车挂上了档,缓缓地起步,“走。咱们去湖西分局看热闹去。”

    还果真是热闹,马疯子躺在小黑屋门口,双手死死抓着门框。双脚撑着墙,躺在地上闭着眼“哎呦哎呦”地哼哼着,看他那痛苦地神情,好像下一刻就有上气不接下气嗝屁玩儿完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的周围围满了警察,一个瘦瘦的警察正蹲在地上劝他呢,“马哥……老街坊邻居了,你给我个面子,今天这事儿……就这么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就这么算了啊?”十七也站在人群中,冷言冷语地说着俏皮话,“老街坊也得讲理啊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们得解释清楚,马总可是好端端的生意人,厂子被砸,人却被关进了小黑屋里,而且……还受到了殴打?这可不行,你们得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丫穿了一件墨蓝色的风衣,头梳得油光锃亮,双手插在风衣兜里,脖子上居然还围了条白围巾,陈太忠看得直摇头,唉唉,香港电影看多了吧?

    “谁说殴打他了?”姬科长也在现场,六点了,大家都不下班,不容易啊,“我们只是告诉他调查完了,能走了,谁想他死活不走!”

    “哦,报案的就能往小黑屋里关啊?你这什么逻辑嘛,”十七看到陈太忠到了,开始表现得义愤填膺了起来,他手指姬科长的鼻子,声色俱厉,“谁给你们的这种权力?”

    我就关了,你咬我啊?姬科长很想这么来一句,不过他眼角一扫,看到了陈太忠和丁小宁,终于含笑面对自己鼻子前的那根手指,“呵呵,我们事情太多嘛,这不也

    护马总?算……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笑归笑,他地心里可是越地沉重了起来,陈太忠是什么鸟人,湖西分局没有不知道的,如果可以选择地话,他宁可跟那个姓石的家伙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陈科长你好,你也看到了,大家都在劝说马总呢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把报案人关进小黑屋叫保护?陈太忠倒抽一口气,觉得自己又收获了不少,嗯,原来话还是可以这么说的,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?我没什么可看的啊,”他只听得别人说话过分,殊不知,在大家耳中,他的风凉话也好听不到哪儿去,“我刚去汽修厂看了看,好像你们要撤掉那里的……保护?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啊?”

    这话阴阳怪气的,简直能噎死人,不过,姬科长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他一个劲地陪着笑脸,“陈科,这都是上面的意思,麻烦你体谅一下,不要为难我们这种小兵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上午跟丁小宁说话的时候……你好像不是这种口气吧?”陈太忠很“讶然”地看着他,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,“难道说……那时候你受了别人地胁迫?”

    我靠,我怎么知道风向会转得这么快?姬科长苦笑一声,一时觉得自己委屈无比,我这全是执行上面的意思啊,不过,这话他还不敢直说,因为上面已经打招呼了,一定要忍辱负重,不要把事情扩大化,千万不敢再激怒对方了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没有,哪里有啥胁迫呢?陈科你别拿我开心了好不好?”他咽口唾沫,只觉得嗓子内还是那么干燥,“都是我说话不注意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?上午下午态度差距这么大,”陈太忠斜眼看看他,轻笑一声,“那你的意思是,现在是我在胁迫你了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有完没完啊?”泥人也有三分火气,姬科长真的被他调戏得毛了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我说陈科,杀人不过头点地,我还要怎么做,你才能满意?”

    “我草你大爷!”陈太忠脸一沉,也火了,“妈地,你没事把马总关起来,还有道理了?你挺不含糊啊,有种把我也关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见他翻脸如翻书一般快,姬科长还待继续火,却是死活没有勇气了,熊茂的下场在那里摆着呢,自古以来,从来都是“慷慨就义易,从容赴死难”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就这一百五十多斤,陈科你看着划拉吧,”赔小心不行,讲道义不通,硬话又不敢说,百般无奈下,姬科长只能耍死狗了,“事儿是我办的,命令是上面下地,想怎么做随便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上面?你把他给我喊出来,”陈太忠哪里肯吃这一套?他冷笑一声,“我知道你这种小人物,也做不出来什么大事儿!你倒是想做呢,不过,你有那能力吗?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他,实在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了,根本就把修炼情商的事儿抛在了脑后,不过说句实话,这几天他可是郁闷惨了,估计换个圣人来,也未必能控制住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问了,都冲我来吧,”姬科长是豁出去了——在有限的范围内,他是不想抵抗了,“大不了就跟熊茂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看我这记性,”陈太忠根本无视他的做作,狠狠地拍了一下脑门,“听说湖西分局有个局长,很有点担待嘛,他在不在啊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满场寂静,好半天才有人嘀咕一声,“局估计下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谁说的?”陈太忠扫视一下四周,其实,说话的人是谁,他已经知道了,不过,他的目的不在这里,“麻烦你们跟局说一声啊,半个小时之内,我要看不到他,这个副局长,他就干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他有意恫吓,湖西分局这次,扫他的面子扫得实在太狠了,这个局长,他是有意收拾一下,就算王宏伟不同意,他可以跟章东歪嘴啊——丁小宁说了,处理了姓的,万事好商量。

    市里既然说要大力支持和配合他——撸掉一个警察分局的副局长算什么?这次,怕是卢刚都在劫难逃了吧?那还是副厅长呢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