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(书号:760

第三百七十四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仅仅是卢刚在章尧东耳朵边吹风,也就算了,而事实上,还有一个人的歪嘴挺关键——杨锐锋。

    杨锐锋本没有言的权力,只是前一阵章尧东找他,询问把曼彻斯特让给素波一事到底合适不合适的时候,顺口提了一下家遇到点麻烦。

    曼彻斯特——又该轮到那姓陈的小子得瑟了,杨锐锋见章书记如此在意这个,心里颇有点吃味儿,心态自然不会特别好。

    等听说了合力汽修厂的事儿之后,杨副市长只是若有意若无意地嘀咕了一句,“不能光想着讨好那些商人,市里的威信也得考虑啊。”

    杨锐锋当然知道家和陈太忠的关系,不过,人要是一口气儿顺不过来,那说再多也没用,他憋着劲儿给陈某人添堵呢。

    家的投资,那关系到政绩,他不敢使坏——要使坏也是投资落地以后的事了,只是,丁小宁一个凤凰本地人,硬要往海外华商身上靠,是欺负市里的干部眼都瞎了?

    这话倒也不错,章尧东那时正在为要转让给素波一个友好城市而郁闷,入耳这话也没怎么琢磨,只觉得杨锐锋的大局感不错,随口问了一句,“那你有什么建议没有?”

    “想尽快平息事态,我认为给那个什么厂子施加点压力比较好,打个耳光给个甜枣嘛,”杨锐锋是这么说的。不过,他的算盘已经打好了,只要你章尧东敢扇第一个耳光,等家投资落地了,信不信我也能冲上去扇他百十来个耳光?

    章尧东却是没往深处想,只觉得这个建议也不错,有压力才好协调,这种手段谁也清楚,否则地话,一个劲儿任人喊冤。太容易惯出这些刁民们毛病了。

    反正在这件事里,他也没打算偏谁向谁,要王宏伟向合力汽修厂施加压力。原本也是想让对方明白:你悠着点,差不多就完了啊。

    可眼下,居然惊动了蒙艺,蒙书记不但口气相当地不好,而且听其意思,好像上面也有人关注。这一下,章尧东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冤枉了。

    王宏伟那边。肯定是得了什么信儿了,想到这个,章书记心里又是老大的不痛快,不过想想王宏伟能上了局长的位,蒙艺似乎是若有若无地出过点头的。这件事,倒也就不难理解了,谁要人家关系走得近呢?

    看来。以后对王宏伟,还是要稍微客气一点才行……

    他这么想,还真是冤枉王宏伟了,王局长现在想的可不是讨好蒙艺,那都是后话了,他着急保自己的位子呢,凤凰市出这么大的事儿,都惊动了省委书记,他这个做局长的,绝对是难辞其咎!

    卢刚也给他打过电话,否则王宏伟怎么知道常三搞定了卢刚?他非常清楚,这次卢副厅长八成是有难了,但是,不许人家找个替死鬼顶缸吗?

    而他王宏伟,还真的是挺合适顶缸一角的,不但身份适中,还是案地地主要负责人,用来杀鸡儆猴,效果实在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当然,着了急他还能再找到唐亦萱或者尚彩霞关说一下,也不是毫无反抗的机会,但是,这次要弄人的,就是他背后地老大蒙艺,这关说效果会如何,还真的是鬼神莫测。

    总之,指望别人大善心来拯救自己,那是级不现实的,他必须自救,是的,自救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才要在还没有知会市里主要领导的前提下,一意孤行地起了局党委会议,没办法,他不敢再犹豫下去了!

    像这般的苦衷,错非是局中人,哪里能品味得如此真切?章尧东已经算是见多识广了,却也没想到,王某人正承受着巨大地压力苦苦地煎熬呢。

    章尧东搁下电话,愣了足有两分钟,一抬手喊来了自己的秘书,“那个……帮我查一下招商办业务二科陈太忠地电话,要快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跟家关系好,这只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却是章书记猛然想起,这个陈某人,似乎跟黄老一家有过那么一点接触,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多半年了,人家黄家未必记得了,但有接触总比没接触强,现在蒙艺说了,上面有人话了,万一事情真变得大条了,章尧东临时能抱的佛脚,也就是黄老了。

    当然,重

    是说,若是陈太忠能给家施加一点影响的话,事情得更糟糕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琢磨片刻,还是拿起电话,给段卫华拨了去,凤凰市出大事了,自然是要跟政府一把手通个气——当然,好事他是绝对不会去通气的,眼下危机重重,却是要拉段市长到一起,同舟合力共度难关。

    段卫华在电话里一听,心里登时就乐了,章尧东你也有这么一天?按说这种事,市政府是难辞其咎的,不过,这件事一开始他就没经手,这可是大家都知道地。

    再说了,关于家,段市长的干女儿可是没少提起过,倩倩是个比较单纯的丫头,她不会胡说地,这是他最为放心的一点,所以,他有把握,有倩倩的那个同学,而且又是自己多次照顾的陈太忠在其中,最起码家难最后也扯不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段卫华也清楚,这件事说小不算小,说大也不算大,章尧东为这个吃点小排头是正常,但只要运作得当,基本也带不来什么太大的影响,所以他还是要配合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嗯,是该严肃处理一下,尧东书记你说要怎么办吧,我这边全力配合你,争取把不良影响降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“让办公厅行个文吧,”章尧东也明白,人家段卫华只是没有落井下石而已,心灰意冷之下,如是吩咐了,可话一出口,感觉又不太合适,自己这口气,简直把段市长当成手下了。

    搁在往日,他倒也不会这么计较,可眼下是非常时期,还是要收敛一下,“这样吧,老段,电话里我也说不清楚,我去你办公室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段卫华恩啊两声放了电话,却是难掩心中的快意,章尧东你也知道主动来找我转转了?真是稀客啊~

    对于常老三,段卫华还是有所耳闻的,不过,以前他是没能力收拾常三,等升了市长之后,倒是有能力了,可后来一直在跟秦系的干部较劲,而政法委书记戎艳梅虽然跟秦小方不是很对劲,但也是本土干部,跟他的关系也实在一般得紧。

    而且,他非常清楚,自己手下的大将清湖张开封,似乎跟常老三还有点不明不白的关系,说狼狈为奸谈不上——开封本人也没那么大的胆子,但毫无疑问,张区长真想要常老三办什么事的话,绝对找得到人递话,效果还不会很差。

    那么,眼下就该跟张开封打个招呼了,段卫华对自己手下人,还是比较体贴的,换了章尧东处在他这种旁观者的角度,头一个想的,绝对会是怎么样才能借机把戎艳梅整下去,换自己的人上来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以说段卫华做事比较小心,这个时候,万一张开封不开眼一下,将自己扯进这个漩涡里,那就没啥意思了,虽然开封平时的行事,已经很小心了,但谁能保证,人没有一时糊涂的时候?

    这世界上原本就没有什么铁定让人放心的人,关键时刻,还是自己多费费心才是正理,省得到时候被连累了,哭皇天都晚了。

    张开封接到这个电话,却是大惊失色,直到段市长在电话里“喂喂”了半天,才魂不守舍地回了一句,“请卫华市长放心,这点事,开封还是明白的,而且,我对常三这个毒瘤,也早就恨之入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半天不说话?”段卫华的声音严厉了起来,“我跟你说啊开封,这件事的严重性,过你的想像,你可千万不要不知道轻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明白,刚才我是想到点别的事儿,走神了,”张开封忙不迭地解释,“这些话不用您说,我心里都明白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到点什么事儿?”段卫华穷追猛打不肯收手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到了陈太忠,前几天他就要我查封帝王宫呢,”对于段市长,张开封是真心感激,自然不会藏着掖着什么,“所以我在想,这件事是不是他弄出来的,呵呵……肯定是我多心了,他才是个小科长嘛。”

    “陈太忠?”段卫华下意识地咀嚼一下这个名字,心中多少有点意外,不过仔细想想这件事的前因后果,没准还真是陈太忠搞出来的呢,“哈,这家伙还真是个瘟神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