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77|亲亲小说网-我爱小说! - U乐国际娱乐老虎机_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_www.youle88.com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七十一章 忍无可忍(书号:760

第三百七十一章 忍无可忍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一听说要给自己的叔叔打电话,蒙晓艳的情绪登时低落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中,小时候叔叔还是很亲自己的,蒙艺在北京工作,每次回来带的好吃的好玩具,她得到的比蒙勤勤得到的还要多,当时她甚至觉得叔叔比爸爸还好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年龄见长,叔叔越来越地不芶言笑了,成年人的世界,小女孩们哪里能清楚?所以,她感觉蒙艺跟自己的距离,是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上次去素波的时候,蒙艺倒是对她挺好的,可是,他带给她一种感觉,那就是不喜欢家里人在家里谈官场的事儿,尤其是那些事儿可能用得到他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当然,蒙晓艳已经不是当年青涩的小丫头了,自然知道,蒙艺不是真的反感家人插手官场,他不想家人养成这个习惯才是真的,家人干政并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    而且,官场中的事实在是太波谲云诡了,在叔叔的眼里,她还是小丫头,他当然不想她被人利用了。

    搁给一般人看,省委书记,那是一方诸侯,真的是不小了,按说行事是根本不用这么束手束脚的,天南省你就是老大了,用得着考虑那么多吗?

    但是,蒙艺是从煤炭部里下来的,他的眼光,自是比那些一直困在凤凰市,老死也不过是个副省级的家伙们高很多。

    有些土棍,混上个副省级,就觉得在自家一亩三分地儿上。没人治得了自己了。真是可笑复可叹:官做到我们这个级别,就没人管得了啦——居然有人会有这样的念头,实在是笑死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,蒙艺对蒙晓艳的关心,虽然是自内心地,但多年以来产生地距离感,让他很轻易地就表现出了自己的主张:晓艳。有人欺负你的话,你只管说,不过。别人的事儿。你也尽量少管,这社会的复杂,你们做老师的根本不懂。

    总之。做叔叔的给蒙老师地感觉,是温馨又不乏生硬的那种,反倒是婶婶尚彩霞,对她倒是热情得很,还要她有空就打电话。有事也尽管说——“就算你叔叔不管,婶婶也不能让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我还是给婶婶打个电话吧,”蒙晓艳拿定了主意,眼下正是八点多不到九点,尚彩霞应该是还没睡。

    谁想,电话打过去,是蒙勤勤接的,两姐妹稀里哗啦地聊了半天,做堂妹地才想起来,“晓艳,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你在素波,听说过卢刚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打电话地结果,让蒙晓艳很失望,蒙勤勤说了,对卢刚这个人,她老爹也很赏识的,人年轻办事能力也强,她最多也就是能帮忙说两句坏话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从蒙勤勤的语气中,蒙晓艳能听得出来,这坏话地威力或者会不小,但范围也仅限于蒙艺的家中,毕竟一省的书记,要考虑的事情,真的是不少。

    陈太忠听到这种反馈信息,纵然是心里早有准备,可那阳物还是不可避免地从任娇地身体里缩了出来,再怎么努力都没用。

    任娇不满意了,没命地咬牙,“我说太忠,你配合一点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“要不,你找我唐阿姨想想办法吧?”蒙晓艳看出他情绪不太好,虽然她很是不想提起那个女人——尤其在眼下这种气氛下,可是,她也不忍心看着他郁闷,“她说什么,我叔叔倒是很少拒绝。”

    嗯?唐亦萱?陈太忠听得就是精神头一震,不过,琢磨一下,他还是摇摇头,无非就是修理个混混而已,算了,咱不求他蒙艺,一个省委书记而已,很大吗?

    不过,唐亦萱那里……倒是该多走动走动才对……

    任娇很敏感地现了他的变化,臀部没命地挺动两下,满意地哼了一声,“嗯……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蒙晓艳立刻就反应了过来,身子凑过来恨恨地拧他两下,“太忠,你太过分了,一说她,你就这么兴奋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?我俩很清白地嘛,”陈太忠觉得有点冤枉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十点来钟,马疯子又打来了电话,“陈哥,这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啊,前两天根本就不见警察,今天倒是找到我,要我交待汽修厂以前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没有,这是……生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听得出

    疯子有点紧张,警察真要查的话,虽然他能掩盖了一办法掩盖一世,这跟人品无关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,就这两天的事儿了,”陈太忠安慰了他几句,挂断了电话,心里却是越地恼怒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常三并没有拼个“鱼死网破”的打算,那也太不现实,眼下丫摆明态度来为难汽修厂,无非就是想给他这边施加压力,等压力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人家可是不愁他陈某人求不到门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常老三的面子是有了,可他陈某人的面子……那就再也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太过分了吧?陈太忠正咬牙切齿呢,丁小宁的电话又打了来,“太忠,那个姬科长给我打电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?要你销案吗?”他快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不过,也许是那个意思吧?”丁小宁的感觉,是相当敏锐的,“他说话挺阴阳怪气地,说是有很多人反应,合力汽修里面问题不少,要我配合他的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不认账了,”这一点上,她是不可能犯错误的,坦白从宽牢底坐穿,抗拒从严回家过年,老话说死了的,“所以,我说他对合力有偏见,结果,他笑了两声,挂了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丁小宁也有点紧张,因为她也知道合力汽修厂的主营业务是什么,对于这一点,陈太忠并没有瞒她。

    我靠,这些牛鬼蛇神,还一个接一个地蹦出来了?一时间,陈太忠狠了,放下电话,他一出门,找到了谢向南,“老谢,我出去一趟,你看好家,一两天我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啊?还有,经费的事儿,我这儿拟了一份草案,你先看看?”谢向南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站起来拿着几张纸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都交给你了,我还能信不过你?”陈太忠一推他的手,快步向门外走去,“好了,我有急事儿呢,不跟你扯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耐心再等下去了,常老三还没回来,看来是想等事情展到对他极端不利的时候,丫才会回来,到时候,人家提出什么要求,他还不得捏着鼻子受了?

    气冲冲坐进林肯车,刚要打火,陈太忠停了停,强迫自己冷静一下,哥们儿这么大张旗鼓地追杀到素波,会不会留下一些把柄给某些人?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心中这口怨气,实在无法出得去,算,要是做人做到这么窝囊,实在也忒没劲了吧?

    双手放在方向盘上,他的十指无意识地胡乱敲打着,好半天才下定了决心:现在才十点多,一路摸到素波,估计下午两三点就到了,光天化日之下行事,总不是那么方便。

    要不,再忍忍吧,等夜里**点钟动身,去素波办完事儿,回来天都未必能亮,相对而言安全系数也要大一些,眼下,正好借着这点时间,仔细设计一下,如何将事情办得圆满一点。

    既然拿定了主意,他的心情登时平和了下来,不过,接下来的时间里,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合力汽修厂被湖西分局封了,对外宣称是寻找线索,可这话实在是太扯淡了,打砸事件都过去好几天了,哪里还有什么线索?怕是在寻找偷装走私车的线索吧?

    马疯子也被湖西警方传了去,据说传进去之后,并没有问什么太多的问题,直接把人关进了小黑屋——不管怎么说,丫是在湖西分局早就挂了号的主,这么处理倒也不能说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甚至,那个被打伤的家伙,本来说有点轻微脑震荡,正在医院观察治疗呢,丫身边也多了一个警察,人家不是看护,是在看守呢!

    短短两个小时之内,风向大变,还好,丁小宁尚未受到什么骚扰,不管怎么说,她头上顶着好大一顶保护伞,谁想动她都得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得到,一定是强势的章书记话了,尽快搞定此事。

    陈太忠半躺在林肯车里,静静地听着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传来,心中的怒火简直无法抑制,好吧,你们使劲儿蹦达吧,不过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,惹得哥们儿火了,连卢刚一起做掉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