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又见那啥(书号:760

第三百六十五章 又见那啥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我靠,这事儿很可笑吗?陈太忠有点恼了,一时间心里大恨,“尼克,我怎么听起来,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呢?希望你不是有意要激怒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不,我没那个意思,”隔着国际长途的电话,尼克也感觉到了一丝杀气,登时不再开玩笑了,“事情已经生了,我只能说我很遗憾,真的,陈,曼彻斯特那里,已经无法改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曼彻斯特那里有点问题吗?”陈太忠真的恼火了,“结果,我离开英国还没有一个星期,你就拿到了邀请函?我想,我需要一个解释!”

    解释?尼克一时间有点头大了,他自是不能说,我当时那么说,只是想再搞点海洛因,所以,他需要找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不需要这么生气,曼彻斯特毕竟不是我的地盘,”他轻笑一声,“我想,我这儿有个建议,或者你会有点兴趣?伯明翰的邀请函还没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,请你告诉我,伯明翰该向哪一个城市出邀请?你放心好了,在这个城市里,我做不到的,不多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认可你的解释,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事情已经展到这个地步了,尼克的建议,似乎也就是他唯一的选择了,“伯明翰这儿,你稍微等等吧,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不过。等待是需要我付出代价的,”尼克开始趁火打劫了,错过这样地机会,简直天理不容,“那个……陈,你明白的啦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信心从中国带走点东西的话,我倒是欢迎你来一趟,”陈太忠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,他当然知道对方的所指。哥们手上倒是还有三十二块海洛因,不过,了不得让你带走十来块,“嗯。或者有时间的时候,我会再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挂了这个电话,陈太忠琢磨一下,还是拨了一个电话给杨倩倩。“倩倩,这样,有点事儿,你跟你干爹说一声吧。我没有刘敏的手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在干爹家里,正要跟我爸回家呢。”杨倩倩轻笑一声。“对了。看见你送我的礼物,干爹说了。你没有给他带点东西回来,他很生气的哦~”

    汗,我怎么知道,合适不合适给段卫华送礼啊?陈太忠一时有点汗颜,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,跟常三地口音颇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小陈吗?你好,我是段卫华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把联系尼克的结果一说,段卫华在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,“这样吧,一两天内,我和章尧东再碰一下头,到时候我叫刘敏联系你,最近两天,就不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段卫华的心情有点糟糕,昨天他跟章尧东说了一下这件事,章书记似乎对让出去一个名额颇有点不甘心,“老段,你说咱们凤凰就不能争取一下副省级城市?”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借口,地级市升级为副省级城市所需要的天时地利人和以及城市规模,根本不是几个友好城市这么简单,章尧东是不敢跟朱秉松扛膀子,可是就这么把手上地资源交出去为人做嫁妆,心里的不痛快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不过,说这话的时候,他地主意好像也没拿定,只是似乎有点不开心而已,现在曼彻斯特已经定下来了,这件事肯定就越地难办了。

    曼彻斯特只是英国第三大城市,而且还是未必能搞定的城市,章书记对让给素波市都颇不甘心,现在是英国排名老二的伯明翰,还是铁定能缔结的这种,不知道他会怎么想?

    算了,不想那么多了,段卫华摇摇头,抬头看看自己地老战友,“哈,老杨,倩倩这个同学挺有意思的,什么时候我帮你相相女婿?”

    “干爹~”杨倩倩不干了,撅着嘴瞪着:~蛮腰一转,给了他一个脊背,这小女儿态,逗得在场的几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陈太忠也在笑,不过是淫笑,丁小宁刚洗了澡出来,身上穿着浴袍,曼妙地身材隐藏在宽大地浴袍下,走动间,圆润修长地大腿时隐时现,胸前那一抹雪白与浴袍的间隙极大,让人恨不得探头过去细细赏玩一

    “果然是半隐半现之间,才最是勾人,”他轻笑一声,拍拍身下地大床,“小妖精,给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丁小宁瞪他一眼,露出一个极为妩媚的笑容,却是兀自擦拭着自己的头,还时不时地来回走动几步,似是有意挑战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不行了,陈太忠一下蹦了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就扑了过去,在丁小宁咯咯的笑声中,将其拦腰一抱,就走向大床。

    宽大的浴袍散开了,两条白生生的小腿搭在他的臂弯,从浴袍开口处望去,甚至可以看到腿间那一抹若有若无的黑色。

    把她摔在床上,陈太忠伸手刚要剥去她的外壳,享用其中的美味,却不防丁小宁身子一滚,钻进了被子里,“我自己来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只白生生的手臂伸了出来,将宽大的浴袍丢到了沙上,旋即又缩回了被子里,她黑黑的眸子深情地看着陈太忠,那是无言的邀请。

    陈太忠却是在这个动作里,现了丁小宁甚至没有刮掉腋毛,这还真的有点奇怪,跟他有过亲密关系的几个女人里,只有她是这样,上次他居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是比较符合他的意识,人嘛,自然点才是好的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点的野性,让他的**愈地高涨了起来。

    爬上床去,他一把就掀开了被子,丁小宁似是知道无力反抗,终于是闭上了眼睛,纵然不是第一次了,她的身子却还在微微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看着她双腿间那茂盛的毛,陈太忠再也忍不住了,解开围在腰间的浴巾,就攀上了那副雪白的**,对着那厚实的小嘴就是一通狂吻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的大嘴顺着耳根、际、脖颈一路吻了下来,当他吻到那两颗傲然挺立的蓓蕾时,丁小宁身子一抖,小手缓缓地落到了他的头上,抓着他的头。

    这里是她的敏感区,吻了不多时,她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,修长的双腿慢慢地打开,沟谷处有璀璨的露珠,她低声呢喃着,“好了……我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好了?那哥们儿就不客气了,陈太忠找准位置,用力一挺,登时又感到了那份异样的滚烫,舒服得他禁不住长叹一声,“哦~”

    丁小宁也是头一次享受这份异样的充实,上次她只顾着疼了,后来不太疼了,床上却又多出了一个刘望男,她虽是能容忍,却是不能百分之百地投入。

    这次则不同了,安静的二人世界,再加上刚才的那一点点酒意,她放开全部的身心,安然地享用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放松,陈太忠却是爽歪歪了,丁小宁不但紧窄火热,而且还异常主动,厚实的小嘴主动地同他的舌头追逐着,两条腿也开阖着极力迎逢,鼻中还持续地出陶醉的哼声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小时,她就到了两三次**,等陈太忠将火热的液体射到她的体内时,她的身子颤抖着,修长圆润的双腿死死地箍住了他,“啊~”地一声悠长的尖叫,她的体内传出..

    这个……好像是天命姹女?陈太忠足足喷射了二十几股,才停止了跳动,爬在她身上,懒洋洋地回忆着那点可怜的知识,手却是在无意识地把玩着那两粒不算特别突兀的小蓓蕾。

    “姹女”一词有多重解释,不过仙家中有种法门,就是女子通过采阳提升自家境界,这法门是好是坏姑且不提,可练了那种功法的女子,每每能在男子攀到顶峰时,通过动体内,多榨取点元阳出来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天命姹女”,就是无须修炼法门,天生就具有这本事的女人,也是九大名器之一,不过这种女人通常**极为旺盛,对大多数男人来说,是梦魇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女人的男人,不是被吸得灯尽油枯,寿数不长,就是头上绿油油有若原始热带雨林一般,而且这样的女人,下场一般也颇凄惨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天命姹女传承不宜,这种名器极其罕见,可偏偏还占了一个大类,其间又可划分为若干个小类,不过对于那些具体划分,陈太忠就不是很清楚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