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六十二章 常三拜见(书号:760

第三百六十二章 常三拜见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老三打算服软了,没办法,情势比人强。

    上午砸合力汽修厂,他砸得相当地过瘾,而且,马疯子的反应,也符合他的对这个过气人物的认知:丫不敢还手,只敢跑路!

    可是,一小时后,他就得意不起来了,马疯子的人毫无骨气地报警了,这让他感觉到一些不屑:道上的事,有本事你来道上解决啊,经公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当然,他是绝对不会考虑到,自己一开始,可也是打算是用警察收拾马疯子的,反正,报警他也不怕,平日里大把撒钱养的人,可不就是应该用在这一时的?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从床上爬起来,打算吃午饭的时候,一个京华酒店的常客打了电话过来,此人平日里跟他的交情也一般,“三哥,小心了,市里可是要动你呢!”

    以这个电话为开头,接下来,各色电话源源不断地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在十分钟内,常三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:章尧东话了,要彻查生在合力汽修厂的打砸抢事件!

    这可是凤凰市一把手的话,常三非常清楚对自己而言,章尧东意味着什么,是的,他有些后台,不过那些后台远没有大家传得那么神乎其神,只是他为了自家的名头着想,不肯纠正大家的错误认识就是了。

    那些关系和后台,大多数都是他用人民币砸出来的,看着人挺多,也有些高级别的。可这些人解决点小事用得着,万一真出了大事肯舍了位置保他地,也就那么寥寥数人。

    论起可靠性,官场中人比他手下的小弟差多了,小弟里不过偶尔出个把反骨仔,官场里可是从来出不了仗义的人。

    说穿了,他也就是一只纸老虎,小事上他张牙舞爪地唬人没问题,真要有相当级别的人狠下心、肯舍了位置拉他下马。其实也不难,王宏伟这种级别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当然,眼下这地步,倒也不算真出了大事。章尧东是话了,不过人家针对的是打砸合力汽修厂的事件,而不是点名道姓地说是要找他常老三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区别可是很大的,打砸地人。随便找俩人顶缸就能过了这阵风,甚至……都不需要人顶缸,章书记气的是事儿而不是人,只要能把事情处理好。让书记大人消了气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若是章尧东指名了要找他常三的麻烦,他就算省里有人,也只能跑路了。等章东调走之后。或者还有再悄悄地回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话是这么说。这件事……也得处理啊,处理不好地话。章书记的气儿就不会消,接着如雨点一般打来的电话,常三后悔了。

    上午,真的不该砸了马疯子地汽修厂,不就是几辆走私车吗?那点钱让他挣去不就完了?我都要洗白了,咋就这么冲动呢?

    当然,现在是后悔也晚了,说不得他就要了解一下,是什么样的大能人物,才能指使得动章尧东。

    结果,一调查,种种嫌疑都指向了那个招商办的小科长陈太忠,丫不但是章书记开口才调到招商办的,上午更是陪着一个娇滴滴地小姑娘去湖西分局报警了。

    这厮一定是章尧东的嫡系,常三很自然地做出了这么一个揣测,至于说丁小宁,则被大家忽视了,原因很简单,丁小宁是凤凰市户口,报案的时候用地也是大6地身份证。

    虽然不少人知道,家在凤凰市认了一门亲,而且那亲戚还保存下了什么文物,不过,谁会把这两件不相干地事串起来?

    既然认定是陈太忠了,常老三自然要试图同其修好,章书记已经雷霆震怒,些许的小恩小怨,实在就不值得一提了。

    等他跟着陈太忠地足迹,追到“海上明月”的时候,请了路广杰帮忙出头邀人,结果路总不肯出头,只打了丁相实去请陈太忠,最后却是碰了一鼻子灰回来。

    情形紧迫,常三连火的时间都没有,按说对了他,一个小科长是不该拽成这副鸟样的,不过人家既然敢这么做,肯定就有这么做的底气,倒是正符合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斟酌一下,他终于决定,先电话上跟陈太忠联系一下,这时候面子已经不是什么重要事情了,关键是平息事态。

    “见面聊聊?”陈

    笑着反问一句,随即重重地哼了一声,“你先告诉我的电话给你的?”

    这样的应答,才是实实在在的上位者的心态,强者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常三隔着电话,都感觉到了那种扑面而来的盛气凌人的架势,他轻笑一声,“呵呵,这个……不是很重要吧?关键是我有解决问题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诚意?我靠,你个青皮混混,也配跟哥们儿提诚意?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?陈太忠一点面子都不想给他,“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想看看谁有那么大胆子?”

    “陈科长,你这是工作电话,在开区、招商办都有联系表呢,一眼就能看到,”常三忍气吞声地解释,他倒还算光棍,不肯说出是谁捅出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个理由我认可,陈太忠点点头,虽然对方看不到,“嗯,你说地方吧,我的时间很宝贵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常三就知道自己这次撞正大板了,人家都敢让他指定约见地点了,显然地,人家是真正地没把自己放到眼里。

    抑或者,这还会是一个陷阱?他不敢确定,“陈科长你在什么位置,咱们就近找个地方谈谈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两人在“碧海青天”茶社会面了,陈太忠第一次见到这个无数凤凰人谈之色变的黑道大佬。

    常三的年纪其实不大,也就是三十二三岁的模样,瘦高个,不过看起来有把子力气,黑红的皮肤,基本还算得上英俊。

    他打量常三的时候,常老三也在打量着这个年轻人,看着高大魁梧,一脸正气的陈某人,他一时有点感慨:唉,这世道,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,这种小毛孩子,现在也学会跟我递爪子了。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他还是伸出了手,堆起了一脸的笑容,尖声尖气地话了,“呵呵,陈科,久仰大名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斜眼打量他一下,根本没理会那只伸出来的手,脸上却是带了明显的不耐烦,“有什么事儿快点说,我很忙,你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常三后面跟着两个混混,一见他这副鸟样,一个左半边脸全是疤的汉子怒喝一声,“小兔崽子,给你三分颜色,你倒是敢开染坊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就要往过冲,常三冷哼一声,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,“小王,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”

    “都是粗人,不懂事儿,”冲陈太忠笑笑,他尴尬地咳嗽一声,“陈科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向是睚眦必报,哪里会不“一般见识”?他抬手一指小王,“敢骂我?小子,你完了,谁也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说陈科长,咱们说正经事行不行?”常三真的有点忍无可忍了,王八好当气难受,你***欺人太甚了吧?“我本来是很有诚心的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再狠狠瞪一眼烂眼小王,才转头冲着他点点头,“你说吧,这正经事儿,是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明人不说暗话了,”常三冲他一拱手,“以前都是手下人不懂事儿,无意冒犯了陈科,我常老三保证,以后这种事不会再生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淡淡的一句?陈太忠的嘴角,泛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这儿准备了五十万,算是老三我的小意思,”常老三手一抬,另一个剃了寸头的家伙登时把一个方方正正的旅行包放在了茶几上,拉开拉链,一扎扎蓝汪汪的百元大钞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让他失望的是,陈太忠的眼睛根本看都没看那个包一眼,而是冷笑一声,“这点钱,打叫花子去吧,我给你五十万,砸了京华酒店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可以再给你五十万,天天派人去帝王宫临检,你又愿意吗?”陈太忠满脸不屑地看着他,“小子,你得罪我得罪得狠了,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常老三愣了一下才想起,邱大嘴以前还怂恿特行科去扫过幻梦城的场子,这个……***,人家怨气这么大,似乎也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那陈科长你说句痛快话吧,要我常三怎么办,你才肯揭过这件事儿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