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追尾了(书号:760

第三百五十九章 追尾了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丁小宁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去见见秦连成,她混了几年车站,身上多少养成了一点光棍脾气,你一个大领导邀请我,算是给我面子,那我自然也是要上路的。

    酒店就定在了海上明月,秦连成居然还早到了,他定了一个六人的小包间,陪他的除了许纯良之外,再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当陈太忠和丁小宁进来的时候,看着满身名牌的丁小宁,秦连成可是真正的大吃了一惊,他才给小丽买了件蓝狐皮大衣,自然看得出人家穿的到底是什么档次。

    人靠衣服马靠鞍,原本就天生丽质的丁小宁穿着这么一上档次,整个人在青春娇艳之外,又添加了些许雍容华贵的气质,真的是艳光四射。

    不过,眼热归眼热,看到两人进门时相互挽着胳膊,秦主任就算有点什么心思,也只能感叹自己下手晚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虽然是他的下属,但是就在刚才,许纯良才刚刚告诉他,此人对蒙艺书记的女儿和侄女都可以呼来喝去,这种人物的墙脚,他怎么敢去挖?

    能栽了高云风这正厅,栽个把副厅更没有问题了,到了此时,秦连成才真正明白了,小陈为什么敢不买杨锐锋的帐,那是人家真有不买账的资格,而不是被逼到那一分上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是他想得过了,陈太忠还真是被杨锐锋逼到那一步的。以陈某人地身份,不买蒙艺的帐都没问题,只是,情商不是这么炼的。

    “哈,才来啊,小丁,”看着丁小宁脱去大衣挂到衣帽钩上,青春的**被紧身衣裤勾勒得一览无遗,秦连成是越地眼热了。居然站起身,笑嘻嘻地迎上去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墙脚是不能挖的,可是能逞逞手足之欲也不错吧……嗯,错了。是要对人家表示出充分的尊重嘛。

    等到四人落座的时候,丁小宁和陈太忠的关系就越地显示出来了,她几乎是紧贴着陈太忠坐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隐约觉得,她这么做不是很好。不过他只当丁小宁是怕别人打她地主意,所以挨着自己宣称一下归属,却没想到,人家心里想的是:我一定要尽可能地让太忠的朋友都知道。我是他的女人!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了,天下地男人,没几个是靠得住的。女人的幸福。是要由自己努力决定的。所以,她一定要趁着他对自己新鲜劲儿没过去地时候。多造点声势,那么,将来他想要抛弃自己的话,未必就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独占?抱歉,她现实得很,从不考虑那些没可能的东西,换个别人她或者会尝试一下,但对的是陈太忠地话……那还是省省吧。

    “小丁啊,对于今天生的事情,我很遗憾,真的,”酒杯端起地同时,秦主任开始打官腔了,“这件事,许副省长在高度关注,我也很关心,并且郑重表态:你要有什么要求,只管提,招商办就是你地坚强后盾!”

    “招商办……太忠,”他冲陈太忠扬扬眉毛,“不管别地部门是什么态度,咱们招商办,可是要坚决支持小丁的哦。”

    这下,秦主任地意思就彰显无疑了,我对你的支持,是立场性质的,我知道外面的风向没定,但我这里的风向是定了的!

    当然,招商办不过一个副处级单位,做为后盾,其力道也着实有限,可秦连成身后,站着许绍辉呢——总之,这次秦主任是旗帜鲜明地表态了。

    事情展到了后面,大家才知道,这压根就是秦主任的私人态度,是的,他消息来源的渠道已经决定了他的态度,这原本就是小道消息,是通过许绍辉个人打的招呼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说凤凰市委市政府的态度,现在还没有出来,秦连成也没能力起什么决定性的作用,但他有能力选择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程度,接下来就是宾主尽欢了,秦主任原本有点怀疑,上次穿廉价衣服的女孩,是不是有能力弄这么一个汽修厂,可丁小宁这次的穿着提醒了他:人家以前或许没钱,不过,就不许瑞远赞助点钱给人家的姑姑啊?

    这次,粗粗拉拉的陈太忠,却是现了一件满奇怪的事,许副省长的儿子许纯良大公子,似乎对丁小宁有点意见!

    原本他并不是一个心细的人,不过,今天的丁小宁,打扮得实在太漂亮了一点,让他颇有点自傲的感觉,大家都知道,陈太忠是个比较喜欢卖弄的家伙,少不得,他就要仔细观察一下别人的反应,以满足自己心里的那点虚荣心。

    结果,这么一观察,他就现,许纯良对丁小宁很不介意,根本没当自己面前坐了一个天娇国色的美少女。

    许纯良是男人吗?肯定是的——虽然他长得很漂亮,但确实是男人,男人在什么时候,才会对美貌女人视若无睹呢?是他对那女人有意见的时候!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做出了如是判断,不过,许纯良对丁小宁有意见与否,他并不很在意,他非常高兴的是,自己的观察力又有了提高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散场的时候,秦连成悄悄地拉了陈太忠到一边去,“太忠,我有一个感觉,这件事,市里很可能会和稀泥,你要有心理准备,也记得安抚好丁小宁的情绪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秦主任能坐到这个位置,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身后有人,身后有人的人多了,但大都是扶不起的阿斗,能身居高位者,注定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事情的展,还真跟他的想法一致,陈太忠刚送走秦连成和许纯良,刚说要开着林肯车离开,却见海上明月的副总,有过一面之缘的丁相实丁副总,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,“陈书记,陈书记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不干政法委书记了啊,陈太忠有点郁闷,不过,他也懒得说穿,“呵呵,丁副总什么事啊,这么着急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挽住了已经走向车门另一边的丁小宁,他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呃……”丁相实擦擦头上的汗,陪着笑脸,“那个啥,常三哥找你有点事,他现在就在总经理办公室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常老三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冷冷地哼了一声,“他算什么玩意儿啊?居然敢坐在那儿等我?真是不知道死活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一下,丁副总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不卖常三面子的人,他见识过一些,可这么摆明车马看不起常三,连邀请都不去的,还真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,想找我,去招商办预约,我忙得很,”看到他这副样子,陈太忠心中多少有点不忍,不管怎么说,人家可是看自己面子,在报纸上帮着做过广告的,“你就说是我说的,他敢难为你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也懒得再说什么狠话了,反正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,“哼,随他吧,想死得快点,我也不能拦着他不是?”

    丁相实真的是不会说话了,“那个,陈书记,能不能看在路总的面子上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陈太忠已经转身上了林肯车,马达动,一溜烟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跟常三撕破脸了?”丁小宁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,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他,她实在有点无法理解,“这么不给他面子?”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面子的,”陈太忠看着她那有若深渊一般的瞳仁,心中不禁一荡,伸手摸一下她的脸蛋,轻笑一声,“呵呵,至于他……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就这么一分神,二把刀司机……追尾了。

    前面的车登时就站住了,丁小宁也愣了一下,还好,她的反应很快,“嗯,没事,是外地牌照,吓唬吓唬它算了。”

    交通事故的认定中,一般而言,追尾是后车全部责任,陈太忠这二把刀也知道,不过,他并没打算吓唬前车,看那厮的反应再说吧。

    前车是辆桑塔纳,挂了素波的牌子,开车的是个小年轻,一下车就奔着陈太忠来了,口气不是很好,“我说,你会不会开车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登时就恼了,他手一指那小年轻,“追尾了,我认,你这阴阳怪气地说话,算是怎么回事?再跟我呲牙,信不信我打你一顿?”

    “呀,你吓死我了,知道我们是哪儿的吗?”小年轻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天南日报社的,你敢打我?等着上明天的新闻吧!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