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激情四射(书号:760

第三百五十四章 激情四射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我可不展家长,”蒙晓艳摇摇头拒绝了,她跟任娇她手里不缺钱,怎么会做这种事儿?

    看到任娇噘嘴,她心里禁不住有点不忍心,两人关系太好了,而且,身为“老公”的她,还分享了对方的老公,“要不把我当下线好了,不过……别指望我听课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老公你对我好,”任娇登时就喜眉笑眼了起来,伸嘴在蒙晓艳脸上亲了一口,“呵呵,你放心,我不挣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时看得有点眼热,把脸凑了过去,“好吧,你亲我一下,我也当你的下线,不过……也别指望我听课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两个亲亲好老公,”任老师更开心了,手一伸就搂住了两人的肩膀,头一扭,就和陈太忠嘴对嘴地湿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吻就是一分多钟,直到蒙晓艳看得眼热,才伸手拉开了两人,“我说,咱们吃饭行不行啊?晚上时间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蒙老师的眼中,也浮现出了一些炽热的**。

    陈太忠出国之前,就有段日子没见任娇了,回国之后这两天,也没跟她打照面,眼下被这一吻,登时勾得有些不克自持。

    不过,该说的话,他还是要讲清楚的,“我说任娇,红宝石上面,可是还有蓝宝石、翡翠、钻石呢,你不是打算接着升蓝宝石吧?”

    “不升了,”任娇迟疑一下。还是坚决地摇摇头,她苦笑一声,“从直系、银章一路升到金章,我已经付出那么多了,红宝石估计就到顶了,蓝宝石……我还是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,说归这么说,她话里的遗憾,谁也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97年末98年初地传销。还没展到后来的神厌鬼恶的地步,娇做到红宝石的话,保本是绰绰有余了,做得多了。她也觉得总是求人有些没意思,做惯老师的人,还真的很少求人,有啥事儿。一般找个把两个学生家长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有的时候,有些男人还提出了一些非分的要求,你要跟我那啥,我才考虑做你的下线。买两份都无所谓——很多人,都是有“封面女郎”情结地。

    简直是恶心人嘛!对这种要求,她当然不能答应。反正。她知道陈太忠介意这个。通常情况下,她都会恶狠狠地威胁一下对方。“我男朋友是市警察局的科长,有种把你的话重说一遍!”

    短短的几个月,任娇能攀到红宝石,已经是成绩极好了,几乎所有地人都劝她继续做下去,不过,她现如果想升蓝宝石的话,自己就必须在传销和教书之间做出一个选择了。

    只要脑子没问题的人,当然知道孰重孰轻,所以,她不得不很遗憾地放弃了继续做下去的打算。

    蒙晓艳听她这么说,喜眉笑眼地点点头,顺手在她脸上掐一把,“哈,早就跟你说不要搞了,现在终于迷途知返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,你俩要是能帮我展下线地话,会很快的哦,”任娇有点不死心,她看看陈太忠,“尤其是太忠,你要是能帮我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省省吧,我丢不起那人,”陈太忠才不想玩这个呢,他满脑子都是今天即将展开的“锵锵三人行”,“我说任老师,今天你走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走了,”任娇瞟他一眼,顺手拿起酒来,给三个杯子斟满,顺势满意地坐下,“还是晓艳这儿暖和,呵呵,嗯,感觉好多了……来,干杯!”

    蒙晓艳娇笑一声,也端起了酒杯,她和任娇交往日久,自是能猜得出任老师目下地心态,“哈,不走也可以,不过,不要指望最后太忠会给你哦,我最近……嗯,需要治疗呢。”

    “晓艳,你不要太过分啊,”任娇这下是着急了,“我的老公你霸占这么长时间,我都不说啥,现在我是皮肤不太好,你怎么这样啊?”

    我靠,你用起来挺方便啊,陈太忠听到这话,可真是有点恼了,一说传销就不见影了,现在需要我了,就跑回来“补妆”了?你征求我的意见了吗?

    他懒洋洋地端起酒杯,将一杯子地葡萄酒一饮而尽,“我说任老师,吃完饭我要走呢,你和你老公说啥,别把我算进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正在嬉笑打闹地女人登时

    声了,好半天,蒙晓艳才低声问了一句,“太忠,你吧?”

    “我开不开玩笑,这无所谓,关键是任老师在开玩笑啊,”陈太忠心里的怨气,登时就散了出来,“晓艳,你凭良心说,任老师多久没跟咱们在一起了,一回来就跟你抢,这目地性也太明白了点吧?”

    蒙晓艳登时就不说话了,任娇琢磨一下,也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事了:自己还不是人家什么人呢,就打算让对方予取予求了,显然,做得有些冒失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这么一飙,登时就让这两位感觉有点紧张了,蒙晓艳虽然极为赞同他的观点,但同时,他这种霸道的作风,也让两女反应过来一个事实:这个男人,只能用温情来拴,用强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,在晚上就得到了充分的印证,虽然任娇触了陈某人的霉头,可是,由于在这一晚上她充分地、积极地迎合对方,反倒让陈太忠在仅有的三次射中,两次是射入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蒙晓艳不干了,觉得亏了,少不得一大早起来,又折腾陈太忠一次,任娇在一旁睡得死沉死沉,直到听到蒙老师在极乐时喜极而泣的声音,才迷迷糊糊地醒来。

    醒来了,她自然是要抢的,口齿不清地嘟囓一声,“老公,你偷吃,太……太过分了,”说着,她一手就捞住了陈太忠那黏黏糊糊、滑不溜丢的玩意儿往自己身体里塞。

    “软啦……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却不防任老师双臂用力一箍他,“嗯,软了就软了,不许出来,抱着我睡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怎么睡啊?

    所幸,仙人的体质,终究与常人大不相同,渡过了一个漏*点“四射”的夜晚,陈太忠居然没什么不适,一大早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进办公室,余凤霞就找上了他,“陈科,借条我写好了,您签字吧?”

    招商办借钱和签字是三支笔,流程已经大大简化了,主管科室领导签字,综合办李主任签字和秦连成签字,不过,陈太忠决定,简化为一支笔——哥们儿马上有周转资金了,还签那么多字干什么?

    “我不签了,你交给谢副科长吧,”陈太忠站起身,走到外间,“老谢,以后科里工作上的借款就找你了啊,报销也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借款找我?”谢向南就算再是木讷,也无法容忍这样的安排,他急得登时就站了起来,“陈科,我哪儿有什么钱啊?”

    “你记录一下就行了,”陈太忠把手里的条子塞给他,“这是小余的条子,走,老谢……跟我到财务室办借款去。”

    去了财务,秦连成的安排早就下来了,相关的手续办完,秦主任也来了,大头儿的签字一出手,三十万的长期借款就算尘埃落定了。

    看到秦连成,陈太忠才想起,自己的先进经验还没总结,少不得要招呼谢向南一声,“老谢办款去吧,记得买个保险柜,我跟秦主任汇报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谢向南点头走了,秦连成看着他俩,觉得挺有意思,“呵呵,小陈,以后你这是要小谢管帐了?怎么不自己管啊?这个习惯可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说,财权这东西,最好不要交给外人,在官场里混,手上没财权,就要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“谢副科长我信得过,再说,最后还不是要秦主任把关?”陈太忠笑一声,倒是没在意,“管钱太耽误时间了,有这工夫,不如想办法多拉俩单子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配合,还真是相得益彰啊,当时小谢来的时候,我也没想到你俩关系这么好,”一时间,秦连成有点感慨,“这么团结和谐的班子,想不出成绩都难啊……嗯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前一段招商引资考察的工作总结,”陈太忠挠挠头,一时觉得,有点难以解释,他总不能说刘敏要自己提前写这么个东西,否则的话,那不是太也无视眼前这位了?

    隔着领导,联系领导的上级,这是官场工作中的大忌,这一刻,他甚至有点后悔了,八字儿没一撇呢,我这么着急做什么啊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