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突发奇想(书号:760

第三百四十九章 突发奇想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疯子不知道的是,经过昨天湖西分局的检查,常三已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太忠在汽修厂的出现,使得湖西分局的打私行动力度大减,这是常三所没有意料到的,分局里传来了消息,一个小小的科长,让湖西的警察有点缩手缩脚。

    常三听到这个消息后,第一个反应就是震怒,他原本也不过就是想从马疯子那儿勒索点钱财,心里并没有一定要将对方怎么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是的,他需要做出个示范,让所有蠢蠢欲动的小势力明白,别看我常某人不在道上混了,可是在凤凰市,还是要我姓常的说了才算,马疯子想玩走私车,三哥我这一关,你丫是绕不过去的!

    在他印象中,马疯子已经是过气的人物了,三龙在的时候,他们这小团体或者还算有点战斗力,三龙一栽,那厮根本上不得什么台面,属于越混越回去的那种。

    可是,马疯子居然有胆气扫邱大嘴的脸,这让常三感觉到一些意外,幸亏他当时正趴在另一个女人的肚皮上,琢磨了一下,他决定让警方收拾马疯子一下。

    没查到走私车这很正常,常三也没指望马疯子弱智到那种地步,他想的是通过日后持久的骚扰,让马疯子干不下去,等丫再另起炉灶的时候,继续骚扰,最终让那个不是疯子的疯子低头认栽。

    可这第一步就没走下去,常三怎么能不震怒?

    不过。常三久走江湖,下层官场的事情摸得门儿清,最初地震怒过后,他就开始琢磨陈太忠的身份和来头了,他非常清楚,对于黑道中人来说,对他们威胁最大的,未必是位高权重的,往往是小人物才最能坏人大事。

    位高权重者。通常是身骄肉贵,一般情况下很少能接触到黑社会,而且也精通“千金之子坐不垂堂”之道,等闲不会为一点小事而冒什么风险——张开封的心态可做见证。

    可那些小人物就不一样了。所谓草根,总是有些许的草根情怀在作怪,而且,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。小人物未必代表着能量就小。

    王宏伟的司机,是小人物吧?戎艳梅的保姆,那是农村人——可是,常三敢动他们吗?再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!

    所以。常老三打听了一下陈太忠,然后就很惊讶地现,这人居然是幻梦城背后地老板之一。在开区街道办的时候。更是有着“五毒书记”的美名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。指望他再去收拾马疯子,他自己就是常疯子了。当然,这口气他是咽不下去的,任由马疯子得瑟地话,常老三的一世大名,大概就要慢慢地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总是要打听清楚陈太忠的底细,再探听明白陈某人和马某人到底是什么关系,才好下手,无论如何,湖西分局里,“谈陈变色”总是不争地事实。

    可怜的马疯子,还在这儿提心吊胆地等着可能来的报复呢。

    “他不找你,你可以去找他嘛,”陈太忠冷冷地一哼,“只说等的话,得等到牛年马月了,赶紧地搞定这家伙,我可懒得为这人渣费辛苦。”

    马疯子紧闭着嘴巴,琢磨了半天,终于一眯眼睛,“行,今天我就带人,冲了京华酒店去!”

    京华酒店也是常三地产业,那是他从别人手上强买来的,酒店并不大,装修却算得上考究,是集餐饮、桑拿、娱乐、健身、住宿为一体的综合性酒店。

    最关键地是,这里算得上是常三地大本营,几个豪华套房,经常被用来聚众赌博,参赌地人龙蛇混杂,有混混有政府官员有私人老板也有国企领导。

    甚至,场子里几个放高利贷的家伙,明面上地身份都是法院和检察院的在职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眼下的常三,已经不靠放赌抽头混日子了,大家在京华酒店玩,图的也不过是因为这里安全,至于那些放贷的家伙,倒是时不时地向常三孝敬一点,反正大家都知道,在三哥的地盘上,万事都不要做得太过的话,三哥是绝对不会去管的。

    “冲京华酒店?”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愣,京华酒店就在清湖和横山区的交界处,那里是什么名堂,古跟他说过几次,“疯子你还真够疯的啊,冲了那儿……靠,麻烦就真大了!”

    他

    清楚,去京华酒店玩的,未必就真跟常三有什么瓜葛常三的,关系也未必就铁,马疯子这个建议,他是绝对不支持的。

    “这激起众怒,可真不是什么好玩的!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你就没点别的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手段肯定有,不过,要从官面上玩儿,我还真的不会,”马疯子愁眉苦脸地看着他,接下来,两人一起陷入了沉默中……

    能利用的人,还是太少啊!陈太忠真的感觉到了自己在官场里的渺小,最近他连连跟正副厅级别的领导对卯,从没有吃亏,一时间自我感觉都有点膨胀了,眼下遇到了事儿,他才终于意识到,自己的根基,实在是太不稳了,势力也实在是太小了。

    “去帝王宫砸场子去!”想起哈成钢调戏丁小宁,他终于找到了一点小小的借口,“嗯,今天天气不错,疯子这儿你有什么生面孔没有?借给我俩。”

    嗯,还可以弄块毒品来栽赃,想起自己终于没有把毒品全卖出去,陈太忠心里,有些小小的得意,靠,哥们儿这也算是家有余粮心不慌了吧?

    做事留点余地,果然是正确的!他心里这么想着,却是没跟马疯子说,毒品这玩意儿真的不是好东西,他不想让其他人沾手这玩意儿,财帛动人心,狗脸彪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一个例子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分出一缕神念,在须弥戒里一阵翻腾,靠,我把毒品放哪儿了?嗯,这个是丝袜,这个是皮带,这个是公爵车……

    高云风的本田车,已经让陈太忠丢在英国了,张玲玲的公爵车却一直老实呆在里面,原本,陈太忠是想改一下车架号,回头拿来用的,只是一直没空去收拾而已。

    咦,公爵车?他的脑子登时就一个激灵,哈,这玩意儿栽赃,岂不是更好?嗯嗯,计划要变一下,“咦,疯子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,”马疯子苦笑一声,他何尝不知道陈哥刚才走神了?“多没有,找三四个人倒不难,那些都是刚出来混的小毛孩子,常老三应该不知道他们的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了,我改主意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打断了他的话,看到马疯子一脸的愕然,少不得他要解释两句。

    “我带人去砸场子的话,肯定不会吃亏,不过,没准会让常三打听出我的来路,他肯定不敢惹我嘛,可以后他对你玩阴的,那就没啥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,”马疯子点点头,事实上,他相信,估计现在常三已经打探出陈哥的一些消息了,所以眼下才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这样,那就这么说定了,你晚上只管去看热闹就行了,”陈太忠本是雷厉风行之辈,话说完就转身出门,搂了丁小宁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陈太忠在同马疯子谈话的时候,丁小宁一直在旁听,她原本就对陈太忠相当畏惧的,眼下耳中又听到了他的一些狂话,一时间感触颇深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这个男人倒是在认真地对我,在马疯子面前也不忘替我吹牛,想通了这一点,她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,在车上她很认真地问起了一个问题,“陈哥,常三可能来砸这个汽修厂?”

    “不砸都不行,我给他准备好大餐了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下一刻,他转头看看丁小宁,“你别怕,等他砸完之后,你再去上班也不迟,我也不想让你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,”丁小宁紧紧攥住了他放在档上的手,一双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,“你会保护我的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笑意,却是傲然地点点头,“做我的女人,哼,我保你一世的平安,这个世界上,还没有我惹不起的人!”

    “我又想了……”丁小宁低声嘤咛,一个女孩子孤身闯荡这么些年,每天面对的都是些眼冒绿芒的饿狼,真的让她心力交瘁了,这一刻,她又找到了家的感觉,“太忠哥,咱们……回酒店去吧?”

    “歇一歇吧,”陈太忠斜瞟丁小宁一眼,淡淡地摇摇头,“你得养两天才行,反正,以后的日子还长,不是吗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