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两难境地(书号:760

第三百四十八章 两难境地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连成嘴里的“亏了”,那就是他感觉陈太忠忽悠了自入费,基本上不具备什么可操作性。

    招商办目前在凤凰市,地位是相当地然,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,它是一个纯粹花钱的机构,除了财政局,它不需要向任何人伸手,而且,每年花钱都有指标,花不够都不行!

    当然,只花够钱,完不成任务也不行,虽说完不成任务的惩罚力度不是很大,但没有充足的理由的话,秦连成的面子肯定就没地方摆了。

    招商办不收取费用,而且,除了招商引资,再没别的事儿可作,那么,它跟任何一级行政机构都不会有什么经济上和业务上的纠葛,彼此之间也就不可能存在什么扯皮的事儿。

    总之,这里是个独立性极强、油水很足的地方,虽然没什么外快却基本上也是旱涝保收,如此一来,地位怎么不可能然?

    可这个“引入费”一旦被启用,问题就来了。

    没错,招商办这里权力是若有若无地有了一点,也能赚点钱补贴家用,但是,它征费的对象,却是各级政府,如此一来,怎么可能不得罪人?

    这么一来,秦连成的休闲日子也就算到头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从客观上讲,引入“引入费”制度,可以极大地提高招商办的工作效率和工作成绩——从引入费里提出一定比例作为提成,不怕招商办小五十号人不忙得上窜下跳。

    是的。那些在编无岗甚至无编无岗地家伙的积极性,都能调动起来,能顺理成章地大把拿钱,谁会嫌人民币烧手?

    但是毫无疑问,它坏了规矩,打破了规则,容易引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,是的,这是一把双刃剑。用得好则好,否则的话,难免反噬主人!

    而在官场中,最忌惮的。就是这种标新立异的举动,宁可不做事,也别做出格的事,这可是常识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。做事的人不是没有好想法,只是,那些想法只要有一些不可控因素地话——哪怕是很小的一点,通常会立刻被相关领导束之高阁。

    出风头的事。是做不得的!

    当然,要是换了章尧东这种行事比较暴烈地主儿,做起来大约不会很有顾忌。所以说强势领导也有强势领导的好处。

    说句题外话。奇怪的是。通常情况下,这种强势领导。一意孤行推动的政策,却往往是过于主观和异想天开地那种,最后鸡飞蛋打之时,反倒是成了主张谨小慎微者的话柄。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算是送了一个烫手山药给秦连成,操作起来难度肯定很大,可不去操作的话,心里难免又有点不甘心——前进一步,钱权两得,真的太诱惑人了。

    似此情况,秦主任怎么可能不苦笑?

    是地,他需要业绩来推动自己的上进,但是同时,他更需要的,是少犯错误:要不,打个电话给许绍辉,问问这件事该怎么搞?

    不过,想想这个问题地性质,似乎不是很当紧地那种,他终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反正总共也没多少钱,为这点事专门打扰许副省长一次,确实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考虑再三,秦主任最终还是拿定了主意,这个提议先搁置吧,等有机会提问或者出手地时候,再提出也不迟。

    陈太忠哪里想得到自己给老大带去了那么多苦恼?他正着急联系刘望男呢,马疯子已经打来了电话,说是协议已经起草好了,要他过去看看合适不合适。

    他哪里理会得那么多合适不合适?反正就是个意思一下的样子货,纯粹是拿给别人看地,找到丁小宁直接签了不就完了?

    所谓的法制社会,还是人治为主,要是有些人以为只靠了股份协议之类的,就能掌握公司大权,未免也有点过于天真了,说到底还是要看实力。

    那个汽修厂,陈太忠倒是一点股份也没有,不过,他要一口吃下的话,马疯子敢吱一声不成?

    可是,刘望男的手机总是“不在服务区”,少不得陈太忠打个传呼给丁小宁,意思是急等回话。

    隔了半个小时,刘望男的电话才回回来,“太忠,我们看了两处的房子,一套是精装修过的,买点家具和家电就能住进去,另一套是毛坯房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这件事儿回头再说,”

    心急火燎地打断了她的话,“那个啥,望男,你回幻天你们还要忙呢,我在幻梦城门口等小宁,我要带她去办点事……”

    丁小宁和刘望男走下标致车的时候,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眼光,一个是艳丽无比的成熟女性,另一个却是清纯性感的美少女,两人身上各穿一套裘皮大衣,雍容华贵异常。

    尤其是丁小宁脚上的长筒皮靴,使得那双修长的双腿显得越地颀长,脖子上的丝巾让整个人神采奕奕,一股青春的气息在冬日里尽情地绽放着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刘望男少了一份活泼,却是多了一份干练和成熟,刀削斧凿一般地充满古典美的脸庞,富贵傲然之气咄咄逼人,却偏偏带了些若有若无的媚态,让人情不自禁地升起征服的**。

    正是所谓的春花秋月各擅所长,细雨清风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众人艳羡的目光,一想到这两具美丽的**在今天早晨的**横陈,陈太忠的心理登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他轻笑一声,向刘望男挥挥手,“刘大堂,回头见……”

    刘望男显然想说点什么,不过光天化日之下,在幻梦城的门口,她多少是要照顾点影响的,背地里被人说和当场目睹,这不是同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丁小宁却是扭动着小腰肢,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,在众目睽睽之下,打开林肯车的车门,款款地坐了进来,陈太忠甚至听到了几声叹息,或远或近。

    “唉,你也不知道走快点,”陈太忠轻拍一下她的脸蛋,“我还着急赶路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都是你?弄得人家走路都走不快,”丁小宁送个白眼给他,脸上却是浮起一丝笑意,“昨天……那么疯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了,打住了啊,”陈太忠手一竖,顺势打火挂挡,“你再说下去,咱俩没办法干正经事儿了……嗯,现在我带你去汽修厂,签个协议,以后你就是董事长了。”

    当马疯子看到丁小宁的时候,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来,“这个……陈哥,你说的董事长,是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靠,人家的能量大了,你知道什么啊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“好了疯子,协议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马疯子再盯着丁小宁仔细看看,这女人美得冒泡倒是小事,关键是……好像看这身穿戴,还有手上那不小的钻戒,感觉没准是有点真本事的。

    他的协议准备得倒也像模像样,其中注明丁小宁占股份百分之五十一,他和原来汽修厂的老板平分的剩下的百分之四十九。

    不过,这家伙居然将这个汽修厂作价了二十万,让陈太忠感觉有点奇怪,“我说疯子,整个汽修厂就值这么一点钱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止这么一点啊,不过我问人啦,他们说,企业规模小点,将来麻烦也少,”马疯子紧张地解释,显然,他不想让陈太忠误会,“而且,陈哥……咱做的这点事,不是也不宜张扬吗?”

    看着丁小宁坐在那里,有模有样地翻看协议,陈太忠心里多少觉得有点好笑,这女孩的外表真的太具有迷惑力了,换个人来看,绝对会认为这是一个素质极高家世极好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不过,马疯子的小弟里,似乎有人认出了她,不远处有人悄声嘀咕,怎奈,那是瞒不过罗天上仙的耳朵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我怎么觉得在哪儿见过?长得跟……跟混车站那片的黑寡妇挺像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了你,”有人嘀咕,就有人耻笑,“黑寡妇那骚劲儿,怎么能跟人家比?那可是万人骑的烂货,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听得心里有点麻烦,决定无视这些声音,他转头看看马疯子,“疯子,常三那边,有什么动静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挺奇怪的,这不像他的脾气啊,”马疯子这边的弦,一直绷得很紧,“反正这两天最要命,过了这两天,他要再找场子的话,就算成了,也难免被大家笑话。”

    道上的规矩就是:还债要快,否则的话,就难免被人耻笑了,当然,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就是另一说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没人认为马疯子能和常三相提并论,连马疯子自己都这么认为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