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李教导员的冷汗(书号:760

第三百四十二章 李教导员的冷汗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太忠本来说都要走了呢,结果一听古说,湖西分局了,说不得只能叹口气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马疯子的车已经都拉走了,按说警察来也没用了,可人家是有意整人来的,那结果就不好说了,他必须得留下看动向,万一警察们有什么事情做得太过分的话,他也好拔刀相助。

    哪怕他不出手,最起码,只要他在现场,随手给刘东凯打个电话,总是不妨的,只当路见不平了,就算刘某人是常三的后台之一,哥们儿话,他也不敢坐视不管吧?

    谁想,两辆警车拉着警报过来之后,车上跳下一人,冲着站在院门口的陈太忠就奔过来了,“哈,陈科长,好巧,你也在啊?”

    呃,你谁啊?陈太忠有点摸不着头脑,这人似乎在幻梦城见过?不过,人家既然笑吟吟地伸出了手来,他也只能伸手出去,“哈,那啥……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教导员自然知道这厮不认识自己,上次古拦着他,就没让他下车露面,于是笑吟吟地点点头,“是啊,前两天还说大家坐坐呢,不过老古说你出国了。”

    哦,李教导员!陈太忠马上反应过来了,既然是这个人来了,八成就是没什么事了吧?“嗯,老李啊,今儿怎么想起跑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举报了,这里偷装走私车,我带队来看看,”李教导员的脸绷了起来。他上下打量一下陈太忠,“陈科长,我倒是挺奇怪,你怎么会在这儿啊?”

    太业余了,陈太忠心里登时一叹,拜托,你丫演戏也稍微敬业点儿啊,先笑嘻嘻打招呼,现在才绷脸。这不合逻辑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朋友开地,我路过看看,”他讶异地看看李教导员,让你看看哥们儿怎么做戏吧。“老李你不至于这样吧?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我是警察,要对得起帽子上这颗国徽,”李教导员政治觉悟挺高的,他的脸拉得老长。神色严肃,“私人交情咱们以后说,现在我要办公,请你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了。不过,面对陈太忠这传说中的“瘟神”,他可生怕引起对方的误会。说不得轻轻地挤了一下右眼:我说。做戏呢啊。你可别当真。

    陈太忠当然不至于弱智到如此地步,他翻翻眼皮。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“你要这么说……也行,不过,希望你秉公执法哦~”

    好了,开场白就算过去了,几个警察进了厂里转悠一圈,自然是没什么现,等他们回头时,才愕然地现,门口挤了了一堆人,全是老弱病残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们汽修厂正正经经地经营,你们来做什么?”几个人在那里喊着,“要不是马总照顾我们这帮退休老人,家里饿死人你们负责啊?”

    我靠,还有这手儿?李教导员有点傻眼,心里暗骂陈太忠歹毒,有你在场就已经足够了啊,居然还这样?

    说句实话,陈太忠的旁观再加上这帮老头老太太,今天要是没有古那个电话提示,副局长带队来地话,十有**要栽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那几个警察自然也知道大家在演戏,只是谁也没想到,本来可以落幕了,又出现了新情况,说不得齐齐转头看向自己的教导员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人举报,我们就来看看,”李教导员登时堆起一脸的笑容,看看一边“愤愤不平”的陈太忠,“陈科长,都是端公家饭碗地人,你说句公道话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说话没用,”陈太忠摇摇脑袋撇撇嘴,顺势又抖抖肩膀,一副“爱莫能助”的样子,“这都是马总的员工啊,我只是他朋友,又不是他老板。”

    啧,李教导员心里又是一阵腻歪,他可是明白陈太忠这话的份量,要自己找马疯子协商,那都是小事,最关键地是,陈某人试图坐实这些老弱病残者“员工”的身份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警方下次再采取行动的话,这些人可以出现得更名正言顺了……看着那两个白苍苍,一阵风都能吹倒的老太太,李教导员心里真地憋气啊。

    我靠,这种员工,那是聘来当妈的吧?

    算了,下回再说下回吧,这次认账,不代表下回也认账嘛,想到这个,他冲着一边的马疯子笑笑,“呵呵,马总,你

    检查也检查完了,能证明你清白,不是也挺好地吗?

    “哈,那是,那是,”马疯子笑着频频点头,再看看门口地人们,“那啥,大家散了吧,嗯,要相信人民警察嘛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人一散开,六个警察就鱼贯出门了,这个汽修厂实在太邪行了,下次啊,打死也不来了!

    其实,他们心里都有数,虽然厂子里没走私车,可只看那些设备,还有地上没打扫干净地蛛丝马迹,这里没准还真的是加工走私车地地方,只是,没抓住人家现行,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。

    李教导员走在最后,正是“领导殿后”的无私风范,他本来还想着,借机跟陈太忠再打个招呼呢,没想到一停脚,身后隐隐传来了苍老的声音,“咳咳……小马啊,警察走了……该给钱了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算,走人吧,他紧走两步,赶上了大部队,同时心里誓,一定要分局的同事们远离这里,下次说成啥也不来了,我们检查过了,不信的话,谁爱来谁来吧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样吧,”陈太忠抬手看看时间,已经下午四点了,今天应该没什么大事了,“我该走了,晚上都警醒点……对了疯子,起草个股份转让协议,回头我给汽修厂弄个董事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弄个董事长?”马疯子登时就急眼了,陈哥你要夺我的产业?不过,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,“哦,是不是,那个人吃得住常三?”

    “吃不住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不过,你把她当作领导就成了,反正她也不可能天天在这儿呆着,这里的事儿还是你做主,有她罩着,大家也不用怕常三来撒野了,他要是真来找碴,扳倒他就简单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股份……我是说利润,该给他匀出多少来?”马疯子说出了他自己最介意的一点,没人会不介意这种事,对了陈哥,与其藏着掖着,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怜的马疯子,他甚至不知道陈太忠嘴里说的“她”而不是“他”,谁要这俩字儿同音呢?而无良的罗天上仙恶趣味作,却是不肯点破。

    “协议上……给她绝对控股就行了,”陈太忠早打算好了,“至于她本人嘛,利润不要分,给她一份工资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一份工资?这可太简单了,马疯子忙不迭地点头,只靠着那位能扳倒常三的本事,一份工资?万元的月薪也有人愿意出,常三的仇家在凤凰市真的不少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好奇心,还是忍不住作了,“陈哥,您说的到底是谁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言语,他如此做作,固然是因为自己设计了一个不错的圈套,少不得要得意一番,但同时,他又害怕这事儿出了他的设计,既然没有十足的把握,那还是藏拙吧,也省得万一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,没的遭了人耻笑。

    算算剩下的时间,他也懒得回单位了,给刘望男打个电话,却是丁小宁接的,“太忠哥,望男姐正指挥他们弄圣诞树呢,你有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哈,你们俩好得倒是真快,原本打生打死的,现在连电话都能代接了,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让她给我留个小包间,晚上我带朋友去玩儿,嗯,对了,你也别走啊,先帮望男张罗着,晚上我有事找你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淫荡的笑声,丁小宁恩啊两声就挂断了电话,心里砰砰一阵乱跳,脸上也一阵燥热,他……他这是要,要那啥了?

    可是,他今天要请的朋友,又是谁呢?平安夜要请的人,一定不是一般的朋友,想到这个,纵然她是曾经的女光棍,心中也不由得有些隐隐的不开心。

    陈太忠想请谁?他自己都没拿定主意呢,对于过圣诞,他的兴趣实在不是很大,但是不少人在兴致勃勃地张罗啊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点钟,他倒是想找蒙晓艳玩去呢,可蒙老师肯定在带着学生搞什么活动,刘望男……人家幻梦城还指着这两天挣钱呢,下午没活动成,晚上肯定就不能再影响人家工作了。

    任娇肯定在玩传销,吴言又比较忌讳这种场合,他能选择的,似乎就是杨倩倩了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