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四十章 忍无可忍(书号:760

第三百四十章 忍无可忍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显然是打着一箭双雕的主意,丁小宁还是处*女,娇嫩处大约不堪鞭挞,等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,八成还是要找刘望男灭火的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无疑是好的,怎奈,天不随人愿,才进了刘望男的屋里,陈太忠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来电话的是马疯子,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着急,“陈哥,那啥,现在有点急事儿,您方便过来一趟不?”

    “不是很方便,”看着身边娇滴滴的两个大美人,陈太忠怎么会愿意出去?“有啥事儿你说,疯子,电话里说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吧,”马疯子也知道,大中午的打电话,没准是打扰了陈哥的休息,“常三可能要找来找汽修厂的麻烦,您认识不认识这家伙?”

    我靠!听到这话,陈太忠实在憋不住了,又是常三,妈逼的你一介凡人,欺负起罗天上仙来,还没完没了啦?真他娘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。

    只说今天,就打断哥们儿两次好事了!陈太忠转身就打开了房门,“哦,这个人啊……算了,我过去跟你细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马疯子跟常三起冲突,原因却是因为走私车市场。

    按传说中的消息,常三和铁手对凤凰市各个行业做了简单的地盘划分,其中就有关于走私这一块,据说铁手偏向于手机、香烟等小型商品的走私。常三倾向于大宗原材料和大宗商品。

    总之,两人虽然难免交集,但总而言之还算各把一头,现在马疯子和狗脸彪地汽修厂冒出头,开始走私汽车了,在对市场造成冲击的同时,也引起了常三的关注。

    当然,就整个凤凰市而言,走私车市场其实不算小。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中间人,其他的也多是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常三也玩走私车,不过,这玩意儿在运输过程中风险实在太大。而他本人已经洗得半黑不白的,对这个买卖并不是很上心,偶尔玩玩而已,很多时候。他玩走私车的目的是为了结交官场中人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代表常三能容忍马疯子这么大张旗鼓地搞,姓马的若是小打小闹地夹两筷子肉吃,他是不会介意的,眼下一个月就卖出去几十辆车——我靠。你眼里还有我常某人吗?

    以前马疯子还有伴当狗脸彪,所谓亡命,一般地黑社会也没兴趣招惹。可是。狗脸彪不是挂了吗?虽然他的小弟大部分投靠了马疯子。但所谓亡命,讲的就是个旗帜。狗脸彪一死,他的影响力就算是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所以,常三决定教训一下马疯子,不过,在道上混,尤其是像他俩这种有根底地主儿,相互之间火拼的话,还要有个借口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万一有人追究起来,那也是事出有因,不虞自家背后的老板不喜,否则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可一时半会儿地,常三找不到什么借口收拾马疯子,人家车卖得不贵但也不便宜,不存在扰乱市场价格一说,真要说的话,无非就是手上现货多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找不到借口,那就只能制造借口了,马疯子前一辆车,卖得就有点吃力,第一拨来的人没命地砍价,最后搬出了常三,“我是三哥的朋友,他说你起码能赚十个数。”

    “行情就是行情,你没必要管我赚几个吧?”马疯子努力把自己装扮得像个生意人,尽量地不卑不亢不撒野,“要买就买,就是这价钱了。”

    这拨人走了之后,来地第二拨却是没命挑毛病的,还都是专家级别的那种,事情展到这步,马疯子心里就有了底了,看来,常三眼红我地买卖了?

    那辆车好不容易卖出去了,结果帝王宫地邱大嘴邱老板下单子了,有林肯吗?加长地最好,给我弄一辆,价钱好说。

    妈逼的我这儿才装出来一辆呢,马疯子心里更明白了,这是常三地小舅子跳出来整事了,货。”

    邱大嘴肯定不可能马上来看货,事仓促,就算车有什么毛病,人家也有机会狡辩——我怎么知道你邱总会来呢?“这个啊,不着急,这两天忙着整圣诞的事儿呢,好不容易能红火两天。”

    马疯子一琢磨,这事儿没准要弄大,说不得他就

    好好装饰装饰,到时候不及不就的话,也能顺势抵挡常三你再横,也得讲规矩吧?

    可是昨天,陈太忠回来了,于是,在陈哥要车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把这辆车交了出去,常三你欺负上门了,哥们儿要是不给你树个强敌,这口恶气怎么咽得下去?

    不但把车交了出去,他还没把事情向陈太忠挑明,马疯子以前或者是很疯的,可自打“三龙一马”的三条龙栽了之后,更多的情况下,他玩的是脑瓜!

    早向陈哥挑明事情的话,没准人家也懒得要这辆车了,陈哥可是讲究人,那么,这场争斗怕是就挑不起起来,那怎么可以?

    于是,他只是含混地向陈太忠交待了一下,说是有车是现成的,反正邱大嘴没打定金,你不来看货,总不能让我一直留着车等你吧?

    就在刚才,邱大嘴带着四五个人来看车了,这时候还看什么看?没车可看了!一看这架势,邱大嘴登时就翻脸了,“疯子,这车可是我给我妹妹的圣诞礼物,你说该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买,我总得卖吧?”马疯子回答得不卑不亢,“要不,我把电话留给你,你自己打电话问他要?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那么多呢?”邱大嘴眼睛一瞪,他来的目的,就是找茬儿,眼下已经有茬儿了,他怎么肯再去无事生非,多竖一个敌人?

    ——除了陈太忠这种级变态,没人愿意在面对强敌的时候,再招惹些对手,嫌麻烦不够多吗?

    “两个小时之内,把车洗干净,给我送到帝王宫去,”邱总大言不惭地话了,“我就当没这回事生,疯子你自己掂量,啊?”

    “妈逼你做梦呢?”马疯子登时就翻脸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翻脸,真的不想,可是话说到这个份儿上,没办法不翻脸了,要不他以后还怎么混?汽修厂可是他的地盘,被人骑到脖子上拉尿?

    眼下中午时分,厂子里人不多也有十几个,邱大嘴那点人,还真不够看的,他吆喝一声,“兄弟们,给我圈起来!”

    “你该这么没大没小吗?”见自己的人堵了院门,马疯子走上前,狞笑着拍拍邱大嘴的脸,那动作,跟陈太忠拍哈成钢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嘴,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啊,见了我都是马哥长马哥短的,现在怎么,出息了?叫起疯子来了——眼里没你马哥了?”

    邱大嘴紧紧闭着那张大嘴,虽然他的双腿直软,可想想自己妹夫的可怕,他绝对不敢就此软蛋,否则的话,常三一旦翻脸,他肯定是要吃不了兜着走,自己的妹妹说情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手段,就使出来,”马疯子见他这副熊样,也懒得再折磨他了,“麻烦你告诉常三一声,人总有走背字儿的时候,刘立没死的时候,不也挺嚣张的吗?”

    邱大嘴前脚一走,马疯子后脚就给陈太忠打电话,没办法,常三在凤凰市的能量,还真的不小,陈哥要不在凤凰的话,他刚才都没那个勇气奚落邱大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厂里两辆走私车,一辆装好了正喷漆呢,一辆正在装,马疯子一声令下,直接就把俩车拉走了,他在湖西区经营得太久了,藏几辆车还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他可是没想到,陈太忠一听常三的名字,就那么大的火气,虽然在他印象里,陈哥确实对常三不太感冒,可反应这么大,就不是他所能理解的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陈太忠的车就来到了汽修厂,看到厂里乱做一团,眉毛登时就皱起来了,“疯子,怎么回事啊?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,可能常三上门找碴,”马疯子不敢隐瞒,“在湖西区,动起手来我倒未必怕他,不过,那家伙在政府里根子可深,就怕他双管齐下,外面警察堵门,里面他打砸抢。”

    “啧,要我怎么说你呢?”一听这话,陈太忠就是一声冷笑,“你在湖西分局,还玩不过他?”

    “小警察我认识几个,局里的……以前我那么穷,人家凭什么认我啊?”马疯子苦笑一声,“要不是局里还有几个苦出身的兄弟,这个汽修厂也开不了这么安逸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