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三十八章 什么来头(书号:760

第三百三十八章 什么来头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丁小宁一见来的是陈太忠,就想往门边走,可那几个汉子又嬉皮笑脸地围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咦,你哪位啊?”一个坐在沙上的瘦瘦的年轻人话了,他不屑地看着陈太忠,“进来也不知道敲门?”

    “我找我女朋友,敲不敲门关你屁事!”陈太忠瞥他一眼,理都没理他就走了过去,“都给我滚开,找死啊?”

    “操,你跟谁说话呢?”几个汉子本来围着丁小宁呢,听到这话就恼了,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一转身,现陈太忠已经走过来了,想也不想就伸手向他一推。

    “滚到一边去!”陈太忠一伸手,就拽住了这家伙的胳膊,手腕一扬,就将此人扔了出去,重重地撞上了包间的墙壁,“嗵”地出一声大响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人,都被他惊人的身手吓了一跳,只有丁小宁借了这个机会,连蹦带跳地跑了过来,机警地站到了门口,“太忠……你怎么才来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想到你跑到这儿来了?”陈太忠皱皱眉头,扫视着屋子里的人,“我昨天才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总?”一个脸色苍白的小个子看向那个坐在沙上瘦瘦的男子,眼里使着眼色,手却已经揣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陈太忠见此,也懒得问什么哈总不哈总了,直接走上前去,这时候。耳边传来瘦瘦汉子的声音,“别在碧园搞,给老乔点面子……”

    哥们儿可是不懂什么面子不面子,陈太忠出手如电,卸掉了那小个子地右臂,顺手向他怀里一摸,“呦喝,管制刀具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等警察来吧。”他的手一抬,就是重重地一掌击在了小个子的脖颈,那家伙连吭都不带吭一声地就软绵绵地躺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挺能的嘛,”做完这些。他才转头看看那个瘦子,“哈总?我怎么没听小宁说起过你啊?你堵了我女朋友,有什么事儿啊?”

    陈太忠不明就里地急匆匆赶来,也不好说话太过。毕竟以前丁小宁也是捞偏门的,万一是苦主找上门的话……所以,他打算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儿,”哈成钢看着他抬手又放倒一个。心里登时越地提高了警惕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?行事这么肆无忌惮?

    先挺过这一关再说吧,他心里感觉有点郁闷。不过这种场合。他总不能埋头装鸵鸟。“无非是昨天聊得不错,今天跟她开个玩笑嘛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他脸上甚至挂起了些许笑意,他在帝王宫也有些日子了,平日里迎来送往的,有办法的人也见识了不少,只冲着陈太忠这架势,心里就隐隐明白了,眼前这位,应该不是个容易打地主儿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年纪终究不够大,涵养也不够足,这个笑容真的有点尴尬,没办法,手下的人被撂倒俩,谁面子上能挂得住?

    还好这是包间里,要是搁到大街上,他想这么说话都不可能,那种情况,不是转身跑路就是一拥而上了。

    “玩笑有你这么开地吗?”陈太忠摸出了手机,“等警察来,你跟他们说吧,非法拥有管制刀具,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,等一下再打电话,”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,陈太忠转头一看,来的是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胖大老者,两鬓斑白挺个大肚子,算得上是气度不凡,“我能问问这儿生什么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哪位啊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看看他,心里颇有点不耐烦,“这儿生什么事我怎么知道?我就知道我女朋友被人调戏了……”

    来的这位,正是碧园地大老板乔总,事实上,他已经通过前台了解了这件事的大致经过,他匆匆赶来的目的,就是不想让那个开了林肯车地家伙跟小哈打起来。

    最起码,闹事不能在酒店里闹,出了这酒店,那就不是他操心的了,我管你们谁打死谁呢?

    听到这么不客气的回答,乔总看看丁小宁,再看看陈太忠,这是小丁国外地男朋友回来了吧?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他也懒得多说什么了,眉头一皱,淡淡地话了,“想打架地话,出去打,我这儿是做买卖地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淡,但是语气中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,乔总活这么大岁数,这点场面驾驭能力还是有地

    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了,而且,没人愿意在招惹了一多竖一个强有力的对头。

    怎奈,他碰到的是陈太忠,陈某人还真的不吃这一套,听到这话,他冷笑一声,“为什么要出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奇怪了,他们调戏我女朋友的时候,这位……这位老先生你忙什么呢?还是说你们这儿也做这种买卖?”

    我靠,丁小宁要不是在碧园里,等你找过来的时候,怕是都晚了!乔总被这话噎了一个半死,只是,这年轻人如此说话,却是愈地说明了此人的强势。

    不是猛龙不过江,敢无视规则的人,绝对会有强的实力,当然,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这个年轻人脑子有问题,不过,看着陈太忠那种若有若无的傲慢,乔总决定了,不跟这个人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还要做买卖呢,而且,你朋友在这里受到的保护还不错吧?”他看看丁小宁,“你是小丁吧?要不……你说句话吧?”

    “算了,太忠……”丁小宁以前可算得上是女光棍,光棍眼里都是不揉沙子的,她轻轻一拽陈太忠的胳膊,“乔总和华姐都一直挺照顾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这个面子,”陈太忠一指乔总,侧身指指扔在地上的匕,“看到了吧?管制刀具,别以为王宏伟和孙培安去素波开会,警察局就没人了!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也实在是不想再进警察局了,虽然眼下他就能把古拎过来,但整天泡警察局或者派出所,这也不是个事儿啊。

    吴言说了,他的名字在政法系统已经臭了大街了,都已经是瘟神了,不用再“进化”到煞神了吧?那样可是危险了哦。

    他这话,听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,是的,大家都认识几个警察局的朋友,也都听说过王宏伟和孙培安的大名,可谁能清楚地知道这二位的行踪?

    而这个姓陈的家伙,昨天才回到凤凰市,现在就知道市局两位大佬的去向,人家的身份还用得着问吗?

    强龙,绝对是压得住各色地头蛇的那种强龙!

    乔总也没想到,自家服务员的男朋友,居然有如此强大的能量,他愣了一愣,脸上登时堆起了满面的笑容,“呵呵,原来是警察系统的朋友啊,怠慢了,怠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,今天的事,我摆酒赔礼了,呵呵,还请一定赏光了,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丢个眼色给自己的儿子乔世伟,那意思很明白,你丫傻的啊?还不赶快把你这帮狐朋狗友弄走?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也不是警察,”陈太忠一口就拒绝了,既然刚才乔总说话的口气那么拽,他就没打算给丫留什么脸,不过,想想自己入世是修炼情商来的,眼下却似乎是有点过于放任了,他终于撇撇嘴,没把更难听的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中午有饭局呢,你们把丁小宁的工资结一下,以后她不会来了!”

    丁小宁没干够一个月,钱也没几个,不过,陈太忠的脾气,却是不愿意吃一点亏的,钱他不要都无所谓的,但是面子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乔世伟刚才也在屋里,虽然说起来,他是要看着自家的服务员,不让外人欺负了,但谁也知道,丫是要看着丁小宁惊慌失措的样子,满足心里那点恶趣味呢——一个小小的服务员,也敢不识乔公子的抬举?

    不过,乔世伟同哈成钢的交情,也算不上有多铁,所以刚才他并没有跟着得瑟,算是躲过了一劫,眼下看着老爹做出暗示了,还能怎么着?拉着哈副总跑路吧。

    陈太忠这点小度量,却是容不得他们这么溜号,他一伸手就拽住了哈成钢,伸手在他脸上轻拍两下,不疼,但是很侮辱人。

    抬着下巴,一副鼻血流得止不住的样子,陈某人很轻蔑地话了,“小子,不会道歉吗?”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,丁小姐,”哈成钢面无表情地道歉了,说完这句话,他带着人头也不回地走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乔总已经从兜里摸出了十来张百元大钞,“好了,就这些吧,多的算我赔不是的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冲丁小宁使个眼色,示意她拿钱,自己却是冲着乔总问了,“这帮混蛋,是什么来头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