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遗忘的鲜花(书号:760

第三百三十七章 遗忘的鲜花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刘望男指挥着一帮小姐,从林肯车上稀里哗啦地搬下了一大堆纸盒子,统统都放进了她住的小屋里。

    刘望男的小屋,陈太忠第一次来,往常两人都是直接在歌厅里办事的,他四下打量一番,屋子不大,就是十二三个平米,一张床,一个梳妆台,两个衣柜和一个五斗橱,挺简单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坐在床上,笑吟吟地看着刘望男在那里欣喜地欣赏大大小小的盒子。

    不过别说,做妈咪的,素质就是不一样,刘望男高兴了不过三五分钟,就放弃了那一堆琳琅满目的礼品,整个人坐进了陈太忠的怀里,“想我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的手已经探了下去,捏到那**的玩意儿,又轻笑一声,杏眼含春地看着他,“嘻嘻,等急了吧?”

    这二位做事,从来不要什么前戏的,陈太忠一把推倒刘望男,才说要动手,却不防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谁啊……这么不长眼?”陈太忠心里这火,就没办法提了,拿过手机一看,“咦?这个号码不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不认识那就得接了,吃公家饭,就得受公家管,真郁闷啊,“你好,哪位啊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,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,不过听起来有点慌张,“请问是陈大哥吗?我是丁小宁的同事……”

    丁小宁?陈太忠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。“嗯嗯,她的同事?奇怪了,她现在上班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她现在在碧园上班呢,”女孩地声音越地急促了起来,“叮当被人围住了,她要我打个电话给你,来救她,快点啊。就在碧园的……”

    靠,这丫头,真能折腾,这种事陈太忠想不管都不行啊。自打他送了丁小宁钻戒之后,就将这个少女划入了自己的女人的行列。

    而且,关志鹏……他也干掉了嘛,按照口头上的合同。他已经可以获得酬劳了,不过,当时他为了避嫌,在出国的时候才下的手。以致于迟迟没有摘采那朵鲜花。

    “唉,不行,我得出去了。”陈太忠叹口气。异常苦恼地向刘望男摊摊手。“靠,真是……天生的劳碌命啊。”

    碧园大酒店就在横山区的边上。丁小宁住地房子离这里不远,当她知道关志鹏一家怪异地死的死疯的疯之后,知道是陈太忠出手了,于是义无反顾地来到招商办践约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陈某人已经出国了,上次他给地一万块,丁小宁并没有全部用掉,手上还留着一些,可她不想就这么碌碌无为地混日子,所以就出去找工作。

    当然,以她初中肄业的学历,想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的话,那是不用想了,恰好,碧园大酒店在招服务员,她既然报名,入选显然是当然地。

    碧园大酒店的乔总有公子名乔世伟,一见到丁小宁,顿时惊为天人,待到听说丁小宁为凤凰市市区的人,心思就热烈了起来。

    乔世伟从小娇生惯养,平日里行事也颇有点肆无忌惮,可见到丁小宁之后,他不知道抽什么风了,居然很认真地去追求她,连花都连送了两天。

    可对这种以貌取人的公子哥儿,丁小宁怎么会答应?“对不起,我有男朋友了,他现在在国外,马上就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世伟被拒之后,说不得就想威逼利诱一下,你男朋友在国外?哄鬼吧你,他在国外挣大钱地话,怎么可能让你出来抛头露面干服务员,信不信老子霸王硬上弓?

    可他老爹乔总不干,世伟啊,咱们是私营企业,像小丁这样,既是凤凰市户口,又长得这么漂亮的服务员,那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,我还想回头提她当领班和大堂呢,你不要胡来啊,要不小心我揍你!

    是地,“兔子不吃窝边草”,这是常识,除了官场之外,再也没有那么多行业敢如此地肆无忌惮,酒店业亦然。

    乔公子受了老爹地告诫,虽是心有不甘,倒也不敢再作怪了,可他心里那通郁闷也是可想而知,昨天帝王宫地副总小哈来这里吃饭,乔世伟少不得就要提上一下,店里最近来了一个清纯无比的女服务员。

    小哈叫哈成钢,他不止是帝王宫地副总,他的父亲还是上一任老开区的管委会主任,现

    邮电管理局的书记,属于那种红火过,现在略微有点物。

    当然,哈成钢既然在帝王宫那种地方厮混,其人品就可想而知了,他老爹本来就有点办法,又在常三罩着的场子里横行惯了,一听说有美女,登时就上心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在丁小宁负责的包间点了菜,其间嘻嘻哈哈地就想手脚不规矩,不过,丁小宁也算是江湖上打过滚的主,干了酒店之后,这种人也见识过几个,当下不着痕迹地避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酒足饭饱的时候,借着点酒劲儿,哈成钢就赖在包间里不走了,他要等着丁小宁下班之后拉着她去玩。

    丁小宁见势不妙,跟大堂悄悄嘀咕一声跑路了,她只当此人酒劲儿过后未必会再怎么执着了,谁想今天才一上班,登时被哈成钢带了几个人堵在了碧园大酒店里。

    哈副总的意思很明白:昨天小丁你没服务到位啊,我这客人还没走呢,你倒是先溜号了?你说该怎么办吧?

    所幸的是,碧园大酒店多少也有点背景,哈成钢不合适在酒店里闹事,可他的架势已经摆出来了,今天不说出个长短,走出碧园之后,可就由不得你啦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怕丁小宁喊人来,事实上,他巴不得她叫人来呢,以哈副总在凤凰市黑白两道的能量,很少有人吃得住他。

    要是丁小宁喊些上不得台面的人来,那不是正好借机把事情搞大?到时候,碧园大酒店可也就不合适再挡着哈成钢的下一步行动了。

    丁小宁也明白这些人的想法,所以她知道,喊自己的舅舅是没用的,要找,那还就只能找陈太忠来帮忙,她都打算好了,要是陈太忠还没回国的话,那就说不得只能找刘望男了,幻梦城的人,应该是不怕帝王宫的。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不知道这些,一听说丁小宁被人堵了,他也懒得多问了,妈的,哥们儿的禁脔,也是你们这些杂碎能动的?靠!

    他直接就将车停在了碧园大酒店的门口,带着一肚子的怒火就下车了,有保安过来嗫嚅地要他把车开走,却不防被他一把揪住了领子,“丁小宁呢?带我去找她!”

    虽然丁小宁在碧园上班没多久,可美女总是要被人关注的,这保安还真认识她,他不但认识丁美女,而且知道今天有人来找她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位,明显地也不是善碴啊,只看那辆林肯车就知道了,否则的话,陈太忠堵了大门,保安的态度也不可能那么好。

    听到陈太忠这话,保安双手一摊,苦笑着话了,“大哥,你别难为我行不行?我也就是混口饭吃,您别砸我饭碗啊……”

    算了,懒得理你,陈太忠冷哼一声,随手把保安往旁边一拨拉,“那别碍事,帮我看好车,要不回头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他来过碧园几次,知道大厅里就有大堂经理,气冲冲地冲进大厅,走到大堂经理旁边,狠狠地一拍桌子,“丁小宁呢?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在哪儿!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是个二十四五的漂亮女人,身材瘦高气质也不错,她一看这架势,心里就知道不妙了,不过,陈某人的气势着实有些吓人,她又不好说自己不知道,于是轻声嘀咕一声,“在碧园里,没人敢把她怎么样,你别着急,慢慢地去找吧。”

    换个人的话,对这种善意的提示多少是会领点情的,可陈太忠非比旁人,他冷哼一声,“我的女人被围住,已经是了不得的事儿了,再生别的事?哼,碧园大酒店想不想开了?”

    面对这种**裸的强势,大堂也实在没有办法了,小声提示一下,“她在梅花厅呢,二楼右拐最东头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看她一眼,似是要记住她的相貌一般,旋即转身冲着楼梯走了过去,他才一离开,大堂这边已经把电话抓起来拨号了,“乔总,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走到梅花厅的门口,用天眼一打量,还好,似乎丁小宁在屋里没受到什么骚扰,于是推开门就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根本无视包间里那几个嬉皮笑脸的汉子,站在门边一招手,“小宁,走,跟我回家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