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抢单子(书号:760

第三百三十五章 抢单子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西郊公园转悠到七点半,陈太忠也没遇到唐亦萱,眼到,说不得只能悻悻地驾车去单位,走了这么久,科里的事儿肯定也攒下了不少。

    事儿倒是没攒下多少,可人又攒出来一个,科里又调来一个人,叫余凤霞,年纪大约二十三四,长得很普通,但皮肤又黑又粗,亏得她脸上两边没有“太阳红”,否则陈太忠真的难免会认为她是农妇呢。

    原本,秦连成不在的话,没人有向招商办塞人的权力,不过余凤霞以前就借调到招商办了,现在不过算是有了一个岗位而已。

    又多了一个分钱的!陈太忠心里有点腻歪,不过,小吉和小朱似乎更不高兴此人来,小余来了一个星期了,每天只能坐在大办公室的沙里,业务二科留守的这二位,基本上不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外面办公室,西北角的桌子归你了,”不管乐意不乐意,既然人来了二科,陈科长还是要一视同仁的,他对余凤霞没什么好感,但也谈不上什么恶感,“然后找小吉,让他把该配的东西给你配齐。”

    余凤霞刚出去,小朱就走了进来,只当没看见余凤霞一般,她笑吟吟地走到陈太忠桌前,“陈科,欧洲好玩吗?”

    陈太忠昨天连御二女,直接无视了此女脸上的媚意,他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“嗯,就那么回事吧,怎么样,最近有什么新项目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个新的,不过被冯罗修抢过去了。”小朱噘起了嘴,身子却是又向他凑凑,“一科地好过分,趁你和谢副科长不在,欺负咱们……呀,这是你在欧洲买的?”

    “是在欧洲买的,不过madeina,”陈太忠看着自己桌上那门工艺炮哭笑不得,他都忘记这是从哪里顺的了。好像是哪个雪茄店?

    “真好看,”小朱的身子再往过凑凑,身上的香水味儿直钻陈太忠的鼻子,她屈身假意去看那门炮。细细的腰肢和肥硕的臀部却有意无意地在陈太忠地肘部蹭着。

    靠,看见大炮就想男人?陈太忠嘀咕一句,这招商办都是什么风气?原来是张玲玲施淫威,现在又有人凑着献身?

    可哥们儿不是吃窝边草的那种人啊。他转移了话题,“嗯,冯罗修怎么抢咱们单子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个姓蒋的,想在阴平投资。”小朱一转身,下身高耸的**隐隐地擦着陈太忠地手肘而过,脸上虽然带着笑意。却是一副汇报工作的架势。“蒋总还说见过你呢。结果……冯罗修现在带着人家又去阴平了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有点吃不住这阵仗,身子略略往后躲躲。可还不敢躲太多,要不伤人家自尊啊,“嗯,给我倒杯水去,”他不动声色地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杯子是满的啊~”小朱转身看看杯子+|;然。

    我靠,你厉害,我躲还不行吗?陈太忠的转椅一转,已经面冲了自己地小地柜,伸手在里面翻腾着,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想翻腾什么,“蒋庆云啊,呵呵,由他们业务科折腾去吧,到时候,没准张玲玲得气哭了。”

    招商办的业务范围,是招商引资,蒋总却只想玩贷款,自身资产还不到贷款数量的四分之一,这事操作起来,难度不是一般地大,这样的项目……幸亏二科没接。

    小朱却是感觉到了他那种“敬而远之”地心理,也不敢再作怪了,只能乖乖地转身,坐到了沙上,只是空气间还弥留着浓郁的桂花香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个项目,我听说很不错啊,填补了省内空白呢,而且,临河也是咱天南的企业,协调起来,应该容易很多地吧?”

    “开新项目是应该地,但过于盲目就没什么意思了,”陈太忠不想说穿,不过他倒是想起点什么来——冯罗修这种上门抢单子地行为,是不是过于欺负人了?

    “冯罗修敢来咱们二科撒野?”问这话的时候,他地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”小朱摇摇头。

    敢情,蒋庆云来的时候,倒是打听陈科长在哪里办公了,可他正正地撞上了冯罗修,冯副科长一问,才知道是有投资意向的老板,登时就拽到业务科去了,“陈科他们出国了,得好一阵才能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没去说说?”陈太忠

    这个项目,也不喜欢蒋庆云这个人,可是,他无法容下不作为,你们是我陈某人的兵啊,怕什么?

    “他是副科长啊,”小朱一脸苦色,这二科不过是个临编,她还是刚从后备的人里提拔进来的,虽然她心里也很不忿,但没人支持也只能先忍着,“我们想争,可您不在,这事儿没人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没王法了,把小吉和那谁……小余叫进来,我有事交待,”陈太忠火了,你们可是代表着我的脸面呢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声张,不止是那二位进来了,连谢向南也跟着进来了,“陈科,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小猪、小鸡、小鱼、小蟹……看着眼前四位,陈太忠突然有点想笑,咱二科还真是生猛啊,这够做一顿大餐了吧?

    “今天叫大家来,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说,你们再遇到像冯罗修这种抢单子的事儿,只要你们占理,别管他是谁,该争就争,出了事我给你们兜着,让他们知道咱们二科不是好惹的,听见没?”

    他的言很短,不过那三位已经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了,只有谢向南一头雾水,“陈科长,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陈太忠没理他,看着另外三位,冷冷地问了,“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”三人齐齐点头,小吉甚至摩拳擦掌有些蠢蠢欲动,“陈科,要不要,大家回头去找冯罗修说说?”

    凤凰市的招商办,实在是有点古怪,它甚至算不上行政机关也算不上职能委员会,行政级别不低却偏偏人数稀少,不过,这些都是次要的,重点是,它的业务开展却是有点企业的味道,或者说行政考核的意思,各科室有提成也有罚款!

    由于这里待遇高,职员里藏龙卧虎的还真的不少,随便拽出一个人来绝对都是有点背景的,所以,小吉不怕冯罗修也很正常,涉及到钱的事了——你有关系我没有啊?

    陈太忠的话,其实带了浓浓的下层官场的味道,不合中层官场“说的不做做的不说”的风气,这种事搁在别的地方,或者就是问题了,但在招商办,还真的好用。

    “算了,人家都拉着去考察现场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当然不肯说那个项目问题很大,“嗯,咱招商办的形象还是要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散了吧,”他看看那几位,转头看看谢向南,才要解释这事儿,猛然又想起昨天的事来,“对了老谢,你以前……好像是曲阳劳动局的副局长?”

    “是副书记,”谢向南憨憨地笑笑。

    屁大的一个地方,还有副书记?陈太忠有点奇怪,不过他也懒得问了,“曲阳现在的劳务输出怎么样?不说高级人才,就是那些农民工?”

    “一般吧,比其他几个区县要强点,”谢向南旅游回来之后,又恢复了那副惜语如金的样子,“在凤凰市市区很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个陶立国,你听说过没有?兄弟俩都是包工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谢向南摇摇头,“可能张慧玲会清楚点,要不要我帮你问问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是什么大事,”陈太忠并没有把昨天的事儿放在心上,只是见到老谢了,也就是随口一问,不过,他既然想到了这件事,倒也不介意顺手打个电话给郭晋平。

    郭晋平最近日子过得不错,自打任卫星挂掉之后,由于他早早从陈太忠那里得了消息,准备充足地难了,就在任书记的党羽还六神无主的时候,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地收回了财权、人事权,成为了真正的一把手。

    当然,吃水不忘挖井人,他对陈某人关了自己几天黑屋的行为,也不是很介意了,甚至他还不忘记继续照顾吕强的生意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势力终究还是不够强,以前任书记能罩得住的摊子,比如说市建总公司那里,他已经玩不转了,吕强的水泥也供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宁为鸡不做牛尾,郭总并不在乎权力范围缩小了,只要自己日子过得开心就完了嘛。

    当然,他绝对不会去主动联系陈太忠的,因为那会让他觉得有点危险,可危险自己找上门的时候,他也没别的选择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