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得偿所愿(书号:760

第三百三十四章 得偿所愿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一觉醒来,第一感觉到的,就是自己的胸膛上,有两个硬硬的小突起在顶着,伸手一划拉,触手的,是细腻挺翘的臀部。

    吴言被他这一摸,登时醒转了,她手臂一用力,轻轻地箍住了他的脖颈,含混地嘟囓着,“困死了,太忠,再睡一会儿吧……”

    昨天,陈太忠出了警局之后,陪着蒙晓艳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当蒙老师听说,车里的礼物全是送给自己的时候,差点在包间里就跟他欢好起来。

    火买单之后,两人心急火燎地赶回育华苑,一进房间门,两人就在大厅里展开了战斗。

    那一通大战,只杀得衣横遍地,水流成河,从大厅杀到走廊,从走廊杀到楼梯,从楼梯杀到卧室,其间惨烈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只是,仙凡之间,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纵然陈太忠目前只是凡人之躯,蒙老师最终还是溃不成军了,强撑着获得“治疗液”若干之后,整个人瘫在床上,只有喘气的份儿了,“不行了,真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有意试试某些东西的威力,听到这话,讶然问了,“你不试试那些内衣和外衣吗,还有那个……无线充水跳蛋?”

    “要啊,”蒙晓艳登时一蹦老高,不过,瞬间又歪在了床上,“不行……腿疼。你拿进来吧,我穿给你看,不过……那个跳蛋先不用拿了,我有肉蛋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脸上浮起了淫荡的笑容,是地,淫荡,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短暂的试穿兴奋期中,陈太忠相当配合地做出了适当的赞美。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,眼下,赞美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过后,陈太忠充分挥了“宜将剩勇追穷寇”的大无畏革命精神。挥棍将十中未来的校长斩于马下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然后**没有得到充分满足的罗天上仙就出现在了吴言的屋内,还好,这次他是用钥匙开地门,吴书记再也不用受到什么惊吓了。

    当然。在陈太忠的印象中,对这些名牌反应最大的,还是要数她了,这次也不例外。大半夜的,她脚蹬小鹿皮靴,穿着毛茸茸地蓝狐皮大衣在屋里不停地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大衣腰有点粗。肩也宽了点。是不是啊。太忠?”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十八遍了,你里面是空心的。架不起来啊,”陈太忠有点无奈了,“没你这么穿大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全穿上,”吴言把大衣轻轻地脱下,胸前的黑色*情趣胸罩,越地显得整个人白皙如玉,只是,当陈太忠下意识地向那白虎盘踞之地望去地时候,才想起来,她没有换上情趣内裤,真的……有点遗憾啊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?”陈太忠有点着急了,“再穿下去,天就该亮了,就算你不用工作,我还想睡一会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用?这大衣又穿不到单位去,”吴言笑着看他一眼,伸手又去摸摸他的脸,“好太忠,你就帮我看看,反正这衣服穿上,还不是让你看的?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陈太忠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,吴言地身材还是不错的,不过,比之蒙晓艳却是差了些许,虽然臀部挺翘,可胸前双峰未免不够硕大。

    看着吴言兴致勃勃地试完衣物之后,陈太忠腆着脸想拽着其一起洗澡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夫人,咱们且歇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啊,太忠,”吴言神采奕奕的眸子中,出现了一丝赧然,“我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看陈太忠一脸地茫然,她伸手捉住他地手,引导它向自己地胯下摸去,“那个啥……人家来啦。”

    陈太忠下意识地摸了两把,果然,内裤里面厚墩墩的,显然是垫了卫生巾了,这让他有些郁闷,“不是吧,太过分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要不我帮你摸出来算了,”吴言刚得了丰厚地礼物,心里委实高兴,居然想到了这一手,当然,对美艳的女书记来说,做到这一点,是需要很大勇气的。

    “算啦,”陈太忠遗憾地撇撇嘴,悻悻地往床上一躺,一拽被子,“睡吧,困了,亏得我一回来就想着找你……唉,真不配合。”

    他闭上眼了,吴言左思右想半天,关了灯也钻进了被子。

    惚间,陈太忠觉得吴言的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,握住的……那啥,冰凉的小手一上一下地捋动着,他叹口气伸手去制止她,“算了,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吴言一掀被子坐了起来,伸手脱去了他的内裤,下一刻,陈太忠只觉得自己的小兄弟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腔道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吴言吐出他来,伸手捋了一下额前垂下的丝,若有若无的光线中,白生生的手臂显得肉感十足,“我很小心了,牙没有碰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我不想浪费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当然不能解释很多,“这东西是美容的,嗯,不想乱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你是要我吃下去?”吴言真的有点惊讶,太恶心了吧?你知道不知道,我已经破例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陈太忠刚要拒绝,心里却是动了一动,咦,这个建议倒也有趣,不过再想想,终于还是叹了口气,“我知道你不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吴言当然听出了他欲言又止之意,愣了半晌之后,她再次低下了头,手口并用,再次起了攻击……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半个小时之后,陈太忠舒服地哼哼两声,一时间满足得一塌糊涂,是的,这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满足,也是心理上的满足……这总算是,调教成功了吧?

    “还好,不算很多,”吴言咽掉嘴里的液体,轻叹一声,下床站起身来,“我去漱漱口……”

    不许漱!陈太忠想说来着,不过想想没准两人什么时候还要接吻,虽说自臭不嫌,可总是感觉有那么点不舒服,他心里挣扎一下,终于轻笑一声,“呵呵,快点回来,天很冷呢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关系进展到如此的程度,陈太忠是绝对可以满足的了,不过,嗯,这种体验有那么一两次就够了,不值得大力提倡,仙家崇尚的是自然之道,哥们儿的子孙,也不是拿来给别人吃的嘛。

    其实,他有这么一个反应,主要还是美艳的女书记初次做这个,技术不熟练导致了快感的下降,按说技巧若是熟练的话……

    现在才五点多,窗外一片漆黑,想起凌晨时的享受,陈太忠心中登时又涌起一阵阵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了?”他似睡似醒,搂着吴言的膀子,轻声嘟囔着,“我都没想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段卫民那个混蛋?”吴言本来也是迷迷糊糊的,可一说起来这个她就清醒了些许,原来,她推脱段卫民的时候,声称自己还没有嫁人,言外之意就是自己还是处*女,谁想段卫民大言不惭地要她用嘴来服侍。

    其无耻程度,颇令她咋舌,不过也正是因为听到这么个说法,她才有意识地收集了一下相关知识,这点却是不方便跟陈太忠讲的了,“都是过去的事儿了,不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你睡吧,我得走了,”陈太忠拍拍她的肩膀,顺手又摸了两下,“你说的刘立明的怨念,我会注意的,呵呵~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睡会儿,”经过凌晨那么一折腾,吴言越地不跟陈太忠见外了,她欠起身子,迷迷糊糊地吻吻陈太忠的脸,接着又一头栽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走出临置楼,陈太忠动着林肯车,却是没着急开动,他觉得有必要将头脑中的事情捋顺一下,是的,就是关于刘立明的怨念。

    他可真没想到,自己出国一段时间,刘立明这事儿却是搞得整个凤凰市官场的人都知道了,而且,吴言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了,现在他“瘟神”的名头,起码在政法和纪检口上,是人所共知了。

    哥们儿冤枉啊~陈太忠真是有点挠头,下他却是郁闷之情大作,那狗屁相片跟我有毛的关系!

    倒是刘忠东跟我有点关联,也不知道现在丫死了没有?陈太忠撇撇嘴,算了,不想了,反正大家说的是接近我陈某人下场不好而已,瘟神的名声,总比仙界里那个“煞神”的名头好点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他倒也懒得计较了,一看动机的温度已经上来了,挂挡起步,直奔西郊公园,在那儿,他不但能补充点仙灵之气,没准还能碰到唐亦萱呢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