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特事特办(书号:760

第三百三十三章 特事特办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陈太忠走到林肯车边,车门一开,又拽出了一盒雪茄,“刘局,一点小心意,这个是大卫杜夫,很有名的哦……”

    刘东凯笑吟吟地接过来,上下打量着那辆灰色林肯,“哈,陈科长这是买新车了?花了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借朋友的车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摇摇头,伸手招呼蒙晓艳,“蒙老师来坐这辆车嘛,挤那个警车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,林肯呢,我也坐坐,”刘东凯收了人家这么精致一个盒子,心里自然要生出些亲近的感觉,“这个大卫杜夫是什么牌子?比登喜路强?”

    看到刘东凯主动坐到了前面副驾驶的位子,蒙晓艳也不好说什么,心里嘀咕两句,老实地坐到了后面,她怎么想得到,人家刘副局长还是存了专门把她挤到后面的好意呢?

    “登喜路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不抽烟,不过这盒雪茄,好像……三千多美元?”

    刘东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没说出话来,他收礼倒也不是第一次了,可是这么奢侈的消耗品,却是头一次收到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眼下想还也还不回去了,“太忠,你别吓我啊,这玩意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拿你就拿着呗,”陈太忠眼角都不带斜一下的,“反正是消耗品,刘局你怕什么,就当我请你吃了一顿几万块的饭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哈,太忠。后面这些东西,是给我买地吧?”车门关了,蒙晓艳一见刘东凯跟陈太忠说话这么熟惯,登时就在车后座上折腾了起来,也懒得避嫌了,“哈,这么多好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你坐稳了吧,”陈太忠头也不回,当着刘东凯。他也懒得说什么,“那些东西……嗯,还有任老师的,还有捎给同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都是女人用的?蒙晓艳心里就是一凉。连对甲波的怨气都丢在一边了,不过,想想自己终归同对方没什么名分,说不得只能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叹的这口气极其轻微。只是,刘东凯却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了,他一直在琢磨蒙晓艳的身份呢,听到蒙主任只叫陈太忠名字的时候。他心里已经明白了八成,敢情这位是陈太忠的人啊?

    显然,蒙老师若是王局地小蜜。就算她跟陈太忠有什么关系。也不可能当着他表现出来。人家既然不避讳他,那就说明一切了。

    可是。这个女人既不是王局的人,也不需要通过陈太忠就能遥控王局,这么说来,这女人的身份……显然要比他想像中的还要显赫,这个现,让刘东凯既是欣喜又是心惊:她到底什么来头啊?

    现在,他听到了这声叹息,心里又是一惊:这女人在单恋陈太忠?我靠,丫已经够蛮横地了,不用再多个帮凶出来了吧?

    他正琢磨呢,却不防陈太忠一个大转弯,甩得他头晕眼花的,“我说太忠,你丫有本儿没有啊?有你这么开车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本儿啊,不过是假证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笑笑,“没事,这世界上,最安全的就是我地车了,你放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能放心才怪!”刘东凯恨恨地嘀咕一句,“要不要我帮你弄个驾驶本儿?天天拿着假证乱跑,不怕被人查住啊?”

    “太忠,”蒙晓艳被这一晃,心思终于还是回了过来,“你说这件事,往后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了,一个小小的校长,这种事儿你也要问我?我开车呢,”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,在他眼里,那么屁大点事儿,还不如自己集中点注意力开车重要。

    以他的能力,就算出了车祸,也伤不着车上的人,但是出车祸地话……丢不起那人啊。

    刘东凯听得心里拔凉拔凉的,中学校长在他眼里,也不是什么人物,但毕竟是跨了系统的,十中还是市里一类重点,放到素波去地话,省重点也是稳稳地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登时拿定了主意,“蒙主任,这件事……看在太忠和王局地面子上,你说要怎么处理吧,咱们都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……这件事,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,”蒙晓艳琢磨半天,她不太懂警察局那一套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想办法立案吧,”陈太忠开口了,“群体**件,彻查就完了呗……对了,

    委一声吧,省得他们有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两句,甲波校长地命运就注定了,甚至不需要陈太忠出面施加压力,蒙晓艳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最终还是惊动了教委,当天晚上,钱主任就打电话给蒙晓艳,想把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一定范围内。

    对教委来说,这显然是丑闻,想控制是很正常的,当然,对蒙晓艳老师来硬的肯定是不行,所以钱主任很婉转地提出了问题——这件事,蒙老师你能不能高高手啊?

    蒙晓艳的要求很简单,甲波和黄强问题……要好好地查一查,你们能做到的话,我会考虑配合教委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查啊?”钱自坚苦笑,“他俩一动,不可能不牵扯到别人啊,蒙老师,你好歹也是个教育工作者,要考虑大局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考虑大局,就能有猥亵女教师的教导主任?就该有贪污受贿的校长?就该有人威胁我和我学生的人身安全?”蒙晓艳的火气大得很,“这种事频频生,能说教委没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甲波我调走,黄强停职,可以了吧?”钱自坚没办法跟暴走的蒙晓艳讲理,“咱内部处理还不行吗?你还有什么要求,只管提!”

    “我要当十中校长,”蒙晓艳还真不含糊,“要是我能当了校长,这点事,我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你不管,教委还是能跟警察局说上话的,钱自坚对这个倒是很有信心,别看警察局是执法部门,别人都要怵上三分,教委可是不怕他们——孩子想不想上学了?

    可是,要蒙晓艳当十中校长,这个难度……就不是一般地高了,教育系统里,排资论辈的现象,却是比一般行业还要重些,“蒙老师,这件事我会考虑的,不过,这得要向王副市长汇报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王伟新接了这个电话,也有点苦恼,十中是什么地方?那可是凤凰市响当当的重点中学,除了比陈太忠毕业的十三中略差一筹,却是远其他同侪。

    蒙晓艳实在有点太年轻了,王副市长略一沉吟,就想起了陈太忠,那家伙好像还欠我一个人情来的嘛,“嗯……你听说过陈太忠这个名字没有?”

    他相信,钱主任知道蒙晓艳的身份后,肯定会时不时地去十中“关心”一下学校的教育状况的,有终南捷径,谁会傻得不走?

    “陈太忠……这个名字……”钱自坚冥思苦想了起来,王伟新真的有点冤枉他了,最近教委在忙着配合凤凰学院211工程的申办,那是九五计划里的,所以他一直没空去十中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!今天就是有这个人在场,打人的就是他,要不然,蒙老师可没准要吃亏了!”

    那就啥也别说了,指望陈太忠说情是不现实的了,王伟新苦笑一声,“那就让她当校长吧,嗯,记得做通其他老师的工作,要注意方式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钱主任都快哭出声了,这实在太难为他了,“蒙晓艳……说年龄没年龄,说成绩没成绩,说名气没名气,说职称……她连论文都没表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等着小蒙把事搞大好了!”王伟新冷冷地回了一句话,接下来,他又觉得自己的口气似乎不是很妥当,又叹口气,“唉,我说老钱,你也岁数不小了,特事特办不懂啊?正式的不行,代理的可以吧?”

    你都说成这样了,我还能说什么?钱自坚叹口气,“那好,这件事……我就算请示过王市长了,我会尽量控制好事态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王伟新仔细一琢磨,才反应过来,我靠,这明明是要我背雷的嘛,这帮文化人,真是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转念一想,他倒也能理解,这么大的事儿,钱自坚哪里敢不向他汇报?算了,就这么着吧,我倒要看看谁敢蹦出来触天南省第一人的霉头?

    于是下一刻,蒙晓艳就又接到了钱自坚的电话,黄强好说,甲校长调离,是需要一个过程的,反正下一步,你就是代理校长了。

    蒙老师总算向目标迈进了一大步,也懒得再计较了,正好,太忠也不用去求朋友帮忙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真的省心了?未必!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