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甲校长的哀愁(书号:760

第三百三十二章 甲校长的哀愁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甲校长,正好今天咱们三方都在,把话摊开了说吧?这兄弟俩折腾得也实在是受不了啦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”甲波连连点头,“去我办公室说吧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转头看看刘东凯,“警察同志……您看,这事儿就这么处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刘东凯有点生气了,那俩也就算了,你个小小的校长跟我得瑟什么?真当我这处级干部是假的啊?“出警办了手续的,你们总得派个人去解释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位同志,先去我办公室坐坐行吗?”甲校长并不知道刘东凯的来头,做为一个教育工作者,认不出警衔是很正常的,不过,警察是不宜开罪的,这个谁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刘局,坐坐吧,”陈太忠话了,能不去警察局是最好的了,而眼下蒙晓艳遇到的问题,他也想搞搞清楚,说实话,他也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展到如此离奇的程度。

    刘东凯一愣神,陈某人已经上前热情地拍了拍他的膀子,“这次从国外回来,带回不少好玩意儿呢,回头给你拿点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你不要这么亲热好不好?我害怕,刘副局长看他一眼,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不过,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甲波一听,来的居然是个局长,心里就又禁不住嘀咕一句,这怎么回事啊?但愿……但愿是个分局局长吧?

    要是市局的局长,这事儿……真地很容易捅大的啊~

    有了这个认识。校长办公室里的沟通,就相当地容易了,像陈太忠和刘东凯这种人,一听甲波和陶家兄弟的话,基本上就判断出来了:甲校长这是想巴结蒙主任。

    陈太忠倒没觉得怎么稀奇,刘东凯却是再次动起了脑子,这女人什么来头啊?这个校长要没命地巴结?今天我带队来,似乎……也不是什么坏事儿?

    他们怎么想的,蒙晓艳都不在意。她只知道,自己很生气,甲波你以前的事儿我还没追究呢,现在居然又给我来这么一手?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我接手,包括购买校服和参考书,这些我都能接手,”她狠了。校服和参考书,这以前也是黄强经手的,其间利润之大,不提也罢。怎么说也是小规模垄断呢,“可是这个宿舍楼,我建议重新对预算进行评估。资质也要重新审核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蒙主任感觉这个工作不合适由教务处来经办。那还是转交给总务好了。”甲波老神在在地话了,脸上也是一脸笑意。只是,他的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,“大家看,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地事儿怎么处理呢?”蒙晓艳不卖甲波的面子,说话颇有点咄咄逼人的架势,“要不是陈科长找我有事,事情会展到哪一步呢?我和我的学生,会遇到什么样地麻烦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也是着急,这个……理解一下嘛,蒙主任,”甲波陪着笑脸解释,“这也是我没注意工作方法,现在说开了,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陈太忠冷眼看他们说来说去,心里觉得颇为无聊,只是,他听得蒙晓艳的口气越来越激烈,颇有点得势不饶人的架势,纳闷之余,登时想起一件事来。

    蒙老师可是曾经说过,要当十中的校长地,眼下难道是……她要借机力了?

    那哥们儿肯定要配合她一下的嘛,陈太忠轻咳一声,打断了他们的谈话,“嗯,这样,蒙主任既然对宿舍楼工程心存疑惑,我倒是有几个设计院的朋友,请他们来审核一下,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他当然清楚,这种事里有猫腻是正常,没猫腻才是不正常,既然打算打蛇了,那自然是要打在七寸上。

    完蛋!甲波校长心里登时就是一凉,这才是怕什么专来什么,他一直试图避免地,就是这句话,现在这个话题,却是终于被人提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以甲校长在十中的威望,提出这个问题的若是其他地老师,他是断断不怕地:不想下岗地话,就把嘴给我闭紧点!

    可对上蒙晓艳的话,他怎么敢说这样地话?说不得他就要转头看看陶家兄弟,看你俩折腾出来的场面?这可怎么收场?

    陶老大有点傻眼了,陶老二却是不怎么害怕,当然,他有他的仗恃,“这个,我们欢迎啊,不过我先提醒大家一点,设计图

    西,和实际情况,不可能完全吻合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,预算的那些东西,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,工程一旦开工,可做的手脚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材料市场和人工市场的价格,是可能生动的,不过,这东西要查,到处都找得到依据,也不合适动太大手脚。

    想挣到足够的利润,增加一些意外情况才是王道,本来在预算中,这里是二类土:普通土,可施工方一旦开挖,现是四类土:砂砾坚土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定额可以套得高点,价钱不就上去了?

    再比如说,设计方肯定不可能知道地下有没有泉眼或者塌方,只要施工方说遇到这种意外了,校方又认可的话,施工费不就又上去了?

    陶老二的想法不错,很切合实际,不愧为聪明人,但有那么一句话,“机关算尽太聪明”,是的,他聪明得有点过头了,却忘记了一个非常致命的环节:话语权和解释权。

    普通情况下,大家能做出一些争执和讨论,但是,你要是连解释甚至说话的权力都没有,那就什么都不要提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都懒得理他,直勾勾地看着蒙晓艳,“怎么样,晓艳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怎么样?那当然很好了,蒙老师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他?说不得点点头就要张口,却不防甲波抢着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哪还值得劳动陈科长出马?这样,我回头找些人校验一下就好了,嗯,黄强的人是不能再用了,咱得找专家……对了,陈科长,您哪个单位的啊?”

    说是找专家,甲校长在教育界颇具点人望,找几个帮人不帮理的“砖家叫兽”还很容易的,虽然难免要出点血,但是解释权能拿到手上,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是的,甲校长的见识,可是比陶老二这种土棍强多了,他绝对不肯把这事交给外人来运作,太容易出问题了,谁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家的孩子?又是什么样的一个鸟科长?

    “我是招商办的,”陈太忠不肯多说,反倒是歪头看看刘东凯,“刘局……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关我什么事啊?我靠,我只是来平息群体**件的,你们居然抓住我,让我站队?刘副局长就待摇头拒绝表态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又觉得不太合适,沉吟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,“我看,还是尊重蒙主任的意见吧,她是当事人,你们会商出结果,我也好早点带队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招商办……你们的强处不在这儿啊,”甲校长微笑着摇摇头,样子极其从容淡定,心里却是火烧火燎地难受,“呵呵,时间不早了,刘局长,大家一起吃顿饭吧?”

    “我要尽快回局里,宏伟局长不在,我走不开的,”刘东凯哪里会把一顿饭放在眼里?尽早脱身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拿出纸笔,刷刷地写了一个条子,递给了蒙晓艳,“蒙主任,这是我的手机号,如果再有紧急情况,王局不在的时候,你直接打给我。”

    王宏伟……市公安局的!一时间,甲波心里凉飕飕的,只觉得万念俱灰,妈的这陶氏兄弟俩,别的本事没有,坏事的本事倒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“甲校长找甲校长的人好了,”蒙晓艳今天是真生气了,她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陈科长,你找的人……精通这个吧?”

    陈太忠一愣神,他没反应过来,她这话是说给其他人听的,不由得点点头,“这点小事肯定是没问题的,连钱都不用给的。”

    甲波的心里,实在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,他已经看到了未来的结果——这件事,将成为整倒自己的噩梦。

    不过,该有的挣扎和辩解,那还是要有的,“黄强这家伙,净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儿,好了,我一定给大家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舍车保帅吗?老套路了,刘东凯心里冷笑,也懒得多说,“既然这样,那你们谁跟我去市局走一趟?办个手续就行了,蒙主任?”

    “陈科长?”终于,陈太忠又听到了最不愿意听的话,蒙主任可怜兮兮地看着他,“一起去吧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