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相互理解(书号:760

第三百二十七章 相互理解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靠!四家友好城市!

    杨锐锋一抬手,就想把杯子摔到地上,不过,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,四家友好城市,这事真的要操作成功的话,那是……何其壮观的业绩啊~

    而他杨某人,是这次招商引资考察团的团长!

    “太忠这个年轻人,优点和缺点都很突出,不得不承认,他做工作还是很认真的,”一边说着,杨锐锋一边转脸看看张玲玲,“还等什么,咱们一起走吧?”

    你刚刚说了要有骨气的!张科长不敢多说,只能低着头,在心里恨恨地腹诽两句。

    “玲玲,”她才刚一转身,一只大手就搭上了她的肩头,杨锐锋温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“这个陈太忠,身后不会没有什么人吧?”

    张玲玲当然猜得到陈太忠是章尧东的人,不过她也知道,杨锐锋跟章东跟得很紧,来的路上,她为了撺掇杨锐锋对付陈太忠,却是没提起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眼下杨锐锋正式地问起来,她哪里还敢再隐瞒什么?不过,她知道的,也确实不多,否则她哪里还有胆子再打陈太忠的主意?“我没听说他身后有什么背景啊,只是听说……好像他借调到招商办,是尧东书记话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猪脑!听到这话,杨锐锋恨不得给自己一下,前一阵搞定家大单的时候,章尧东还隐约提起过一个人呢,现在想想,那个被章书记慧眼识英才,并引以为傲的年轻人,可不就是陈太忠?

    不过,这也怪不得他,一个副市长脑中,一天要装多少事?他怎么会去介意一个小小的科长?被章书记赏识就很了不起吗?我杨某人更被章书记看重呢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这团怒火就被他转移到了秦连成身上,“姓秦的你好样啊,居然敢阴我?明明知道陈太忠是尧东提醒我一声?这事儿……哼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挑动群众斗群众,秦某人罪莫大焉!说实话,眼下的杨锐锋,都不怎么恨陈太忠了。今天导致他出丑的,是秦连成!

    “您这么想就不对了,”张玲玲壮着胆子话了,她不想话。可是,她不能不说话,秦连成对她一直不薄,哪怕后来陈太忠得势。秦主任也没偏着哪个向着哪个。

    当然,更重要的是,杨锐锋现在的思维,有误区!

    官场常识:在四周没人地时候。领导有什么低级错误,你必须指出,否则的话。将来万一领导回过味儿来。不管这错误造成没造成什么影响。领导铁铁地会认为,你是打算看他的笑话。才没有制止的。

    ——我一时糊涂没想到,你怎么可能也没想到?天底下,有这么巧的事儿吗?

    怎么不对了?杨锐锋手一使劲儿,就扳转了她的身子,也不说话,就那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场合,秦主任就算真知道什么,也不合适跟您说,”张玲玲也豁出去了,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,“王玉婷和谢向南背后是谁,我真不知道,但刘敏是段市长的秘书……”

    杨锐锋琢磨琢磨这话,登时恍然大悟,我还真是冤枉了秦连成。

    当时列席地人身后各有各的势力,那种敏感场合,秦连成怎么可能张嘴解释,说陈太忠其实也被杨某人你的老板章尧东看重呢?

    换个思路,秦连成真要说出这话来,且不说日后别人可能利用这个来攻击他杨锐锋,说他结党营私,只说当时……他要做点什么才能下得了那个台阶呢?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玲玲你的心意我知道了,”杨锐锋捏捏她地肩头,轻笑一声,“呵呵,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以后你不要再来找老娘,就是好好对我了!张玲玲心里愤愤地回了一句,五十出头的主儿了,那啥的时候,都得吃点乱七八糟地东西,就这样还半软不硬的,你那是折磨人啊,你知道不知道?

    邀请杨锐锋出场,肯定是秦连成的意思,搁给陈太忠是断断不可能提出这个建议的,这并不是他小肚鸡肠所致——虽然他地心胸的确不怎么宽广。

    这只是出于斗争的需要,科级干部也是干部,也有尊严地,刚被杨副市长折腾了一顿,他不想招呼杨锐锋是再正常不过地,谁都不能说他做得不对,事实上,谢向南也不支持邀请杨锐

    不过,秦连成是二人地顶头上司,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,反正秦主任也是存了息事宁人的念头,如此一来,大家也算是各自维持了各自地尊严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一来,座位的顺序……又成了问题,不过,这次陈太忠也不计较了,他直接在长条桌上找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,任由杨锐锋坐在长桌一端。

    另一端,则是由尼克坐了,不过,议员同学死活搞不清楚,为什么大家要强制他坐在这里——难道你们都想看看我吃饭的样子吗?

    原本,他是想靠着陈太忠坐来的,不过,排惯了坐次的国人又怎么可能忽略这种礼貌?

    好在欧洲这边吃饭都不讲究,嗯,这么说也不对,他们比较讲究吃饭的姿势,比如说刀叉怎么拿,汤要怎么喝之类的。

    可陈太忠不管这个,他冲服务生打个响指,“服务员,给我拿双筷子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一嗓子,喊得一帮左手拿叉右手拿刀的人面面相觑,正在闭眼祈祷的尼克也在瞬间张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旁边的谢向南顶他一肘子,低声嘀咕一句,“我说,这是正式宴会,科头你不要这么夸张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尊重他们的习俗啊,”陈太忠奇怪地看看他,原本他在团里是十分低调的,可是今天这个会开得他十分不爽,也就懒得注意了,“我也没让你们用筷子啊,可尼克这主人,总也得尊重我这客人的意愿吧?理解本来就是相互的嘛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怪话真多!一时间,所有人都将目光转移了开去,拜托,大家,我们不认识这个人,更有人心想,幸亏前一段没让他们跟着大部队走,要不就是一路丢脸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让杨锐锋奇怪的是,陈太忠这么不尊重主人,不但不用刀叉,喝汤的时候也时不时地勺子碰一下汤碗,可尼克还偏偏最认他。

    尼克已经知道,杨某人才是考察团的老大,可大家都看得出来,尼克议员对杨团长的客气,是非常空泛的,倒是时不时地瞟陈太忠那么两眼。

    在欧洲,吃饭是很快的,耗时间的是餐后酒,这个要看主人的安排了,还好,尼克似乎知道大家也着急明天的飞机呢,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宴会。

    然后,众目睽睽之下,尼克上来挽了陈太忠的手,喜眉笑眼地说话了,“陈,我有些情况,要跟你沟通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两个人一边扬长而去,一时间,在场的其他人面面相觑,任是谁也感觉到了陈太忠在对方心中的份量,这让大家越地觉得不可思议:陈科长搞业务的能力,居然强大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倒是刘敏颇有感叹地嘀咕了一句,“尼克,德拉诺埃……都是议员,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又让杨锐锋感觉到了些许不适,不过,他已经被巨大的喜悦湮没了,无论如何,一个考察团出来带回两个友好城市去,已经是了不得的成绩了。

    而且,身为伯明翰地方议会议员的尼克也信誓旦旦地保证了,伯明翰……只是问题。

    希望陈太忠能跟那家伙好好地谈谈,把曼彻斯特也弄到手,这一刻,杨锐锋居然祝愿起了陈太忠,只是,想想陈某人的桀骜不逊,他又有点不希望这事谈成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了这是章书记的人,可杨锐锋心里的疙瘩怎么都放不下,唉,矛盾啊……

    尼克找陈太忠,自然还是为了毒品的事儿,他仔细想想,觉得陈太忠手上没准还有一些存货,眼下考察团即将离开英国回国,所以他打算最后捞上一把。

    “陈,不瞒你说,曼彻斯特是个仅次于伯明翰的城市,我在那里……工作做得很吃力,那啥,你还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”看在今天尼克为自己长脸不少的份上,陈太忠决定小小地例外一下,“嗯,再卖给你七块,八万镑一块,再多……就没有了!”

    说个畸零点的数字,能代表自己的存货已经告罄了。

    “可你当时为伦敦准备了一百块的,”尼克小声地嘀咕一句,“现在你手里,应该还有二十块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这年头,牛果然不能乱吹啊,陈太忠撇撇嘴,“就这么多了,你可以选择不要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