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火烧张玲玲(书号:760

第三百二十四章 火烧张玲玲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杨锐锋一边说着,还不忘记挑衅一般地扫一眼秦连成,没错,就是敲山震虎,老子就训你的人了,有本事你站出来咬我啊。

    秦连成微笑着不语,心里却是暗暗给陈太忠打气,小陈啊,你可得给我长脸啊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们是游乐去了?”陈太忠看看杨锐锋,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,“我们是寻找目标客户谈判去了,伯明翰的交易会完了,我们总不能坐在这儿傻等着合同自己送上门吧?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冷哼,他和杨锐锋的关系,宣布彻底破裂了,不过,纵然是这样,他也不能说出太过分的话,是的,这是官场的惯例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微妙,不太好解释,打个比方说,同样是决裂,陈太忠当然可以在刚才的话前面加上一句“杨锐锋你放屁”,但事情……是不能那么做的。

    这话一旦出口,除非他在分分钟内将杨锐锋一撸到底,表现出太子党一般的彪悍,否则的话,他很难在官场中再交到什么臂助了。

    无论关系如何,上下尊卑总是要讲的,玩游戏就要讲游戏规则,没有与众不同的外挂的话,最好还是少嚣张点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个冷哼,气得杨锐锋就要暴走了,“在伯明翰你签了几个合同?没有吧?当地的资源你都不知道挖掘,居然跑到法国去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转头看向秦连成,冷笑一声,“秦主任,你们招商办就是这么做事的?说个好高骛远不过分吧?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关心具体操作的,”秦连成坐在椅子里,懒洋洋地摇摇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副市长,“我们招商办不注意过程,我们要的是结果。陈科长……业务能力还算可以。”

    这话,就是实实在在的一个软钉子,邓公的“黑猫白猫论”,时下正热得烫手,杨锐锋就算想挑刺,从这话里也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很尽力了,实在没什么潜力可挖了,”王玉婷看不过眼了。以她的眼力,自是看得出,考察团的团长和副团长在较劲,不过。她心里真的憋得慌:你凭什么以为我们什么都做不了?

    “草签了IcI一个建厂意向,还有四五个意向,正在接触中……”

    接触中的项目……那是做不得数地,虽然大家都明白。招商引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可居然能草签一个意向,那这个展位的钱,可就算没白交了。

    “哈。是吗?”秦连成登时就乐出了声,“小王,你辛苦了。呵呵~”

    他嘴上说的是小王。大家心里何尝不清楚。人家是说——我们招商办草签了一个意向,怎么。杨锐锋你不是说签不了吗?

    “才草签了一个项目?”杨锐锋冷哼一声,不过这次,他就要拉人帮腔了——最起码大家是这么认为的,“张科长,你也是做业务的,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,这么大的交易会,草签了一个项目,是不是就值得沾沾自喜了?是不是就值得某些人公款旅游了?”

    得,就这么一个问题,张玲玲科长就被直接架到了火上,她的话,注定要得罪某个领导了——两个副厅都竖着耳朵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真地为难死了,一个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一个却是市里实权在握的副市长,换了是你,你会选择哪一边?

    当然,换了是你你肯定选择秦连成,可张玲玲不是读者嘛,她左思右想,选了一条大约是属于中间的路,两边都不得罪是最好地,“这个……具体情况要具体对待,我也说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平心而论,这是一句实话,一句大大的实话,不过遗憾的是,这句实话却是同时将双方都得罪了。

    秦连成想的是,你丫好歹是我招商办地人,这次出来的性质,你又不是不清楚,纯粹就是旅游加购物来了,谁对那个展位有过指望?嗯?你居然说草签一个意向不算什么?人家还有后续的意向你也不考虑了?

    你的屁股,坐到哪边去了?

    杨锐锋也很生气,你说个“成绩很差”会死啊?一路上只听你说这个陈太忠如何如何地不堪了,眼下到了节骨眼上,你反倒是不做声了?

    “说不好,张科长说‘说不好’……”他冷笑一声,微微点点头,“那就是说,这个成绩……最少不是很拿得出

    然而……这就是有些人翘尾巴的资本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声色俱厉,“……这就是在国外肆意破坏凤凰市形象地资本,这就是让驻法大使馆把状告到我这里地资本!”

    “陈科做了不少工作,”谢向南憋不住了,他木呆呆地看着杨锐锋,“在他地公关下,德比来了邀请函,邀请段市长访问德比,人家有意跟凤凰市结为友好城市呢。”

    友好城市?现场一片哗然,杨锐锋登时就呆在了那里,半天没有声张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刘敏终于话了,她已经冷眼旁观半天了,现在听说有人向段市长出了邀请,她自是喜不自胜,终于打破了沉寂,“呵呵,陈科长,信在你那儿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看也不看杨锐锋一眼,“我还说回头转交段市长呢,既然还能跟大部队汇合,呵呵,那就麻烦刘秘书你转交了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要说起对陈太忠家史的了解,别说是招商引资考察团,就算回到天南省,也不会有人比刘敏知道得更多,若不是有她做手脚,陈某人怕是现在都入不了党呢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她当然猜得到,陈太忠估计是想通过杨倩倩转交给段卫华,人家这同学感情可是好着呢,想到这个,她嫣然一笑,“呵呵,那就你自己交呗,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啧,我交,还不是得经过刘秘你地手?一事不烦二主了,呵呵,”陈太忠笑得很开心,“而且,这事儿估计还得你张罗呢。”

    这点人捧人的伎俩,陈太忠目前已经很拿手了,这种情况下,人家刘敏让他交,虽然不是不可以,但眼下他这么做才是最正确的。

    反正他的戒指里,从香榭丽舍掳来的珠宝无数,随便捡俩小的送给杨倩倩,也绝对比这封信强得多。

    这话听到刘敏的心里,那自然是要多熨贴有多熨贴了。

    杨锐锋听得却不是滋味,于是,他当机立断就撇开了这个问题,“好吧,这个问题我们不谈了,不过,听说你们在巴黎,辱骂了法国社会党的领袖,还对维持治安的警察进行了殴打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现场又是半天鸦雀无声,这个问题,除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,剩下的就是不屑回答的。

    等了半晌,现都没人回答,杨团长有点不满意了,“刚才不是一个个的都挺能说吗?现在怎么了,哑巴啦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一下,杨团长,”还是王玉婷憋不住了,这里数她的地位然,所以,她敢有什么说什么,“驻法大使馆有没有说要追究陈科长的责任?”

    第一次,陈太忠这个人,被明明白白地提出来了,虽然大家都知道,这一系列的话题,都是针对陈太忠的,可杨锐锋既然没点明,谁会去吃饱了撑的,自己去代劳?

    “追究责任?”杨锐锋冷笑一声,妈的你一个小小的主任科员,眼里还真没王法了?“要是驻法大使馆不要我追究责任,我还说这么多干什么?嫌咱凤凰市的班子团结得太紧吗?”

    这话就有点过了,虽然他还是没有接王玉婷的话,矛头并没有势不可挡地直指陈太忠,可话里的阴阳怪气,实在是太不利于班子团结了。

    秦连成先受不了啦,虽然眼下杨锐锋比他要红一些,可他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主儿,“杨副市长,有事说事吧,大局为重,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

    杨锐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却是没敢再作怪了,无论如何,段卫华的心腹刘敏还在这里坐着呢,“驻法大使馆当然说了,要咱们凤凰市抓好干部思想的教育。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他现在已经隐隐觉得势头不对了,秦连成跟他关系是不融洽,但也没到了因为一个小科长就要硬扛他的地步,而刘敏刚才的姿态,更是说明,这个姓陈的家伙,十有**跟段卫华还有点渊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羞刀难入鞘啊,他没有指名了要难为陈太忠,但毫无疑问,大家都知道他要难为的,就是那厮。

    “我想这件事,可能有什么误会,”王玉婷看着杨锐锋,侃侃而谈,“驻法大使馆为了保护陈科长,还想要他跟严参赞一起回国呢,邱秘书可没有说,要追究陈科的责任。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