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晚没睡(书号:760

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晚没睡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你不信吗?要不要打个赌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死死书的眼睛,“我输了的话,要求随便你提,我赢的话,你在法国,给我们凤凰市拉俩投资项目过去就成。”

    谢向南也是跟了车过来的,不过,他的嘴皮子,跟王玉婷差着十万八千里,兼且他又不是很爱说话,一直在那里闷声不语,眼下听到陈太忠这么说,实在是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太忠,咱就要回去了,你用不着再这么折腾了吧?邱秘接触的大企业多,可人家代表咱中国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:凤凰市跟整个中国相比,才占多大一块儿啊,凤凰市要展,其他地方也要展,你就不要难为邱秘书了。

    王玉婷也插话了,“太忠你这么说,实在太过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俩说的有道理,”邱秘书点点头,看看陈太忠,又皱起了眉头,“我们经参处累死累活地跟人家大公司拉关系,你以为我们很容易啊?我说陈科,你就不要再帮我们得罪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邱秘,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,”王玉婷忙不迭地摇头,“我是说,这家伙光为凤凰市考虑了,项目引到素波去也行嘛。”

    我的老天,凤凰市来了一帮什么人啊?邱秘书伸手重重地一拍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原本他来警察局捞人的时候,心里有种解气的感觉,所以他接上人之后,甚至没跟那警察说太多废话,因为占理嘛。

    可邱秘书多少对这个叫陈太忠的家伙有点恼火,你这不但是给我们找事,还或多或少地影响了点政府形象,他已经想好了,见到这家伙,一定要好好地批评教育一顿。

    况且,自打接出来陈某人之后。这厮不但没有什么悔改的迹象,反倒是对着自己还夸夸其谈,这像是国家干部吗?简直是江湖气十足的无业游民嘛。

    现在更好了,那个王玉婷身为省政府办公厅的主任科员,本来说话还比较利索也比较靠谱,谁想一见到这厮,也是满嘴跑火车——丫不想想弄掉一个巴黎警察的难度,反倒是想着把项目……拉回素波?

    “哼。你们惹的那个德拉诺埃,可是法国左翼政党社会党的头号人物,”邱秘书叹口气,“要不是他出了这么大的丑。尽量在遮掩此事,你以为保你出来很容易啊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也能当头?巴黎实在没人了,”王玉婷对德拉诺埃的印象最糟糕,居然敢空口白话地说自己三人是恐怖份子。“换个普通中国游客遇到这样地污蔑,不死也得脱层皮啊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陈太忠当时的做法,才是最正确的!邱秘书心里为她补充。脸上却是苦笑不已,“算了,还是说那个警察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。似乎还能轻松点。

    “我不帮你惹人。一样能弄那家伙下岗。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难道你觉得我是那种做事不经过大脑的人吗?”

    你办事经过的。那是大脑吗?邱秘书表示严重的怀疑,不过,眼下他也不想再说什么俏皮话,以免给这厮造成什么误会,他要郑重表态了,“这件事到此为止,你不许再纠缠了。”

    说归这么说,他心里真的有点奇怪了,这家伙怎么会这么信心满满地撸掉人家?而且他的同伴也对这样地怪话习以为常,难道说……这人身后有背景?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还真有办法治那警察,比如说……栽赃毒品到丫车上,到时候在人多的地方制造个交通事故,将毒品露出来,那警察不被扫地出门才怪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邱秘书既然话了,他当然无法再作怪了,心里禁不住咬牙切齿一番,“算了,咱们找个地方休息吧,明天去购物。”

    购物?话是这么说的,陈某人既然不痛快了,肯花钱买东西才怪。

    “找什么地方啊?住大使馆吧,我帮你们协调一下,”邱秘书可是不想再放这几个人出去了,“实在不行就在使馆附近找个酒店,贵点就贵点好了,也好就近照应你们。”

    巴黎的警察或者不至于那么小肚鸡肠,但他实在不敢保证是否会有人找机会报复这三位,身在国外,还是小心为上,谁要你们占了便宜呢?

    遗憾地是,使馆里现在人也不少,时近圣诞,前来巴黎购物的人实在是不少,邱秘书协调了半天,最后还是不得不将这三位安排进

    。

    必须指出的是,大使馆本部的位置位于巴黎地乔治五世大街上,这是巴黎的黄金地段。

    当然,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,陈太忠一行三人,是不可能住进“四季”或者“加莱王子”这种法国顶级豪华的大酒店的,只是,相比之下其他酒店虽然相对便宜点,但也足以吓退任何普通游客了。

    问题地重点不在这里,重点是,乔治五世大街……它同香榭丽舍大街交叉,香榭丽舍大街是全法国人流量最大的一条街道,也是租金最贵的一条街道。

    是地,满大街都是奢侈品店铺。

    怀着一腔怨气地陈太忠住到了乔治五世大街上,对香榭丽舍地商家来说,这真的是一场噩梦,尤为重要地是,陈某人拥有储量惊人的翠心须弥戒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跟陈太忠同住一室的谢向南最先现了不妥,“太忠,你手上不是只有一个玉戒指来的?现在……怎么会成了三个?”

    因为昨天收获太多,那俩也启用了嘛,陈太忠笑笑,当然,他有合理的解释,“嗯,是这样,我本来就有三个戒指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国内吧,咱做领导的要低调,那是不合适全戴出来,可一会儿要逛街呀,万一有人狗眼看人低呢?咱得……适当地包装一下不是?这可是代表国家形象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我们曲阳那么穷的地方,区委大楼也要盖得那么豪华呢,原来这代表政府形象啊,”谢向南傻不拉叽地点点头,“看来这包装……是不能含糊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你像是在说怪话呢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眼睛一瞪,“我这戒指是自己花钱买的,你们区委大楼是领导们花自己的钱盖的?”

    谢向南憨憨地一笑,也不接话,耸耸肩膀进卫生间洗漱去了,剩下陈太忠在屋里怪叫,“行啊老谢,你居然学会抖肩膀了?”

    是的,他很开心,因为他在凌晨将香榭丽舍和蒙台涅的豪华店铺扫了个七七八八的,原本他还想再去圣奥诺雷城厢街扫一扫的,不过时间实在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两人刚说要去喊王玉婷吃早饭,谁想她已经跑了过来,“大事,大事啊,香榭丽舍在昨天晚上被人打劫了,所有的店铺都空空荡荡了!”

    谢向南依旧没什么反应,倒是陈太忠惊讶地怪叫一声,“不会吧?什么样的团伙?这么大的手笔?抓住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抓住没有?”经过昨天的事儿,王玉婷对巴黎的好感也是大打折扣,她原本还以为,世界各国人民都很欢迎中国人,原来事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“刚才我见警车在楼下停着,才问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她的眉头还是皱了起来,因为她确实有点遗憾,“真倒霉,我还想去香榭丽舍好好地逛逛,再买点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圣奥诺雷城厢街也行啊,”陈太忠没对那里下手,很自然地就提出了这个建议,“那里的名牌店也不少的嘛。”

    他还当就自己懂法语,看得懂巴黎地图,王玉婷肯定没听说过这么拗口的名字。

    谁想,王玉婷听到这话,嘴巴一撇,“我知道去圣奥诺雷城厢街,可是,名牌谁能买得起多少?我就是想多看看嘛,来了巴黎,不逛香榭丽舍,多遗憾啊?”

    女人,果然是不可思议的,陈太忠看看谢向南,两人不约而同地摇摇头,是的,身为男人,真的没法了解女人对这些东西,为什么会这么执着。

    三人出去的时候,有警察对他们进行了简单的盘查,不过这里毕竟离使馆很近,再加上他们的公务护照,倒是没人刁难他们。

    走在香榭丽舍大街上,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的那份紧张和不安。

    尤其是,很多外国旅客,就是因为要过圣诞,才来香榭丽舍购物的,可眼下大部分的店铺门口,都站了警察在那里盘问,还有的索性就是大门紧闭了——那是为了保护现场,警察们实在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偶然有那店面比较小的,没有被“盗贼”光顾的商店,却是也在配合警方的调查——人家为什么没光顾你,是不是……有什么内情啊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