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二十章 事起仓促(书号:760

第三百二十章 事起仓促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鲁布加对巴黎的痛恨,不是没有原因的,因为他在戴巴黎警方关过禁闭。

    那时,戴高乐机场的小黑屋还没大名鼎鼎到为国人所周知,所以,陈太忠听说,塞鲁布加居然在里面被关了三天,很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做错了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没做,他们就是歧视……是的,歧视!”说起这个,塞鲁布加就是一肚子的气。

    那次他从卢旺达转机去罗马,刚下飞机就被巴黎警察抓住,要验看他的护照,等警察们现他没有办理到法国的签证,登时就连扇他十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塞鲁布加这通气,真没办法说,他很委屈地告诉对方,我是去罗马的,只在巴黎转一下机,根本不用出机场,在国际转机候机室等着就行了,为什么要办理来法国的签证?

    谁想那些警察根本不听他的解释,推推搡搡地把他带进了小黑屋,“不到二十平米的地方关了三十多个人,臭气熏天,没有窗户,没有水和食物,什么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里面最多的就是黑人,”塞鲁布加恨恨地解释着,“还有阿拉伯人和中国人,天哪,我鄙视这个高度民主,对卢旺达人权状态指手画脚的国家,他们应该先把自己国家的人权搞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中国人?”陈太忠愣了半天,他琢磨着措辞,小心地问了,“中国的……偷跑者?我是说没办理签证的?”

    “哪里?有人有签证,也被弄进去了,说他们有移民倾向,还有说假护照的,反正,从没听说有白人被关进去!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,这是一个垃圾一般的国家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不过。还好,我不用考虑这个,我是公务护照,你呢?办理了法国签证了吗?这次别再被抓吧。”

    招商引资考察团的人员,办理的全是公务护照,还有绿皮的高级公务护照,像杨锐锋用的更是红本的外交护照,可见这购物团是不容轻侮地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办了。狗屎,我认为他们这么做,是要赚取签证费,”塞鲁布加恨恨地解释。“所以,在卢旺达见到法国人,我总是要冲他们丢几块石头。”

    带种!陈太忠轻笑一声,悄悄地伸出了大拇指。心里却是琢磨了起来,按着戴高乐机场这种做法,黄种人……很受歧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转头悄声问王玉婷。“王科,英语里‘偷渡者’怎么说?”

    那俩新加坡人好不容易止住了鼻血,戴高乐机场却是已然在望了。看到陈太忠一行人笑嘻嘻地看着自己。两人实在有些忍受不住了。拎了小包,匆匆走下了飞机。

    纵然是如此。从陈太忠旁边路过的时候,这一男一女的头,还是非常傲慢地高高地扬着,王玉婷在他俩身后非常惊讶地问了一句,“太忠,你怎么知道他俩总流鼻血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陈太忠和谢向南哈哈大笑了起来,笑得前面那二位耳根子都是红的。

    “一帮粗鲁而无知的野蛮人,”走出好远,女人恨恨地嘀咕一声,“我真恨我自己,怎么就跟这些人同一个肤色呢?”

    她的牢骚还没有完,前面就有警察拦住了两人,“你俩的护照,出示一下!”

    女人登时就不说话了,手也向手包伸去,拉开包包找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逐渐地,她脸上的愤懑之色,被惊讶取代了,接下来,惊讶又被惶恐所取代,她转头看向自己地同伴,“戴维,你动了我的护照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”戴维也在旅行包里乱翻呢,脸上一片煞白,“奇怪,我记得,我的护照明明放在夹层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那俩警察原本就是不屑地看着两人,听到这两人如此一说,齐齐冷笑一声,一个转头喊了一声,“两个住宾馆地,洛林~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走在后面的塞鲁布加脸色就是一变,“宾馆?狗屎,这就是那个小小的黑屋子,这俩人……完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对男女似是也知道这个厉害,听到这话,忙不迭地叫了起来,“我们是新加坡的政府工作人员,我们是政府官员,你们不能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加坡?”一个粗壮地警察看看另一个肥硕警察,轻笑一声,“那个亚洲的小镇……什么时候有了政府了?哈哈~”

    肥硕警察冷哼一声,根本懒

    这话,直接高喊了一声,“洛林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站在后面冷笑,他的谈话目标是塞鲁布加,“呵呵,你有签证怕什么?对付偷渡者,那是不能手软……”

    “偷渡者?”肥硕警察登时被这个单词吸引了过来,他入目陈太忠三人,又是冷冷地一哼,“洛林,你快点把这两个黄皮猴子弄走。”

    “白毛猪,你能不能快点啊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不干了,他很乐意看到那俩忘了祖宗的人受报,可别人冲着他喊黄皮猴子,这就是他无法接受地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说什么?”肥硕警察不干了,眼见那俩新加坡人被拽走了,他气势汹汹地冲着陈太忠走了过来,手伸向了身后腰间,那里挂着警棍。

    “混蛋,我说白皮猪,你搭什么腔?”陈太忠不鸟他,脸色一沉,他手上和嘴上都不习惯输人,“信不信我揍你一顿?”

    肥硕警察二话不说,抽出警棍,冲着陈太忠就是一下,一时间,胶皮警棍带着风声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拖人的洛林和另外两个警察见势不对,登时止住了脚步,齐齐望向这里。

    陈太忠身子一动,就闪过了这一棒,抬手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光扇了过去,“啪”地一声,那警察那么肥硕地身体,也是连打两个转,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公务护照,”王玉婷见势不妙,冲了过来,手中早拿出了自己地护照,说地是英语,“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官员。”

    英语和法语,其实差别不是很大,她这话,在场地警察都听懂了,不过,肥硕警察晃晃脑袋,冲着陈太忠又冲了过来,“你袭警!”

    “是你先动手的,”陈太忠见这厮又举起了警棍说不得,身子高高跃起,一个旋风腿就踢了过去,“侮辱中国政府,打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脚重重地踢在肥硕警察的腮帮子上,力道大得离谱,那厮直接就飞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周围的警察见势不妙,一声喊,登时就围了上来,“这家伙袭警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王玉婷尖叫一声,想冲上来,却被谢向南死死拽住了,“太忠,拿出你的护照啊。”

    公务护照又不能当外交护照用!陈太忠心里恨恨地嘀咕一声,不过,老谢既然话了,他也只能照办了。

    手一晃,陈太忠的手中就多出了一本护照,“中华人民共和国,政府官员!”这话他可是用法语说的,声音也大得惊人,“公务护照!”

    “中国人就了不起啊?这儿是法国!”那粗壮的警察话了,他们实在不能装听不懂了,“你动手袭警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以为这儿是奠边府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这种场合他在仙界时常遇到,对付傲慢,躲避是没用的,唯有比其更傲慢方才震得住场,“在奠边府,你们敢侮辱黄种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要……”粗壮警察气得张口结舌,他当然听到自己同事的侮辱性语言了,不过这并不重要,他完全可以让大家一拥而上,拿下陈太忠的。

    这里是戴高乐机场,法国警方的权力至高无上,就算周围已经围了一圈旅客,这个命令他也敢下。

    可是,陈太忠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,却是让他心里不住地打鼓,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?居然敢这么嚣张?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,这并不重要,我要那个混蛋道歉!”陈太忠并不在乎他这副样子,一边说着,他一边走到肥硕警察的身边,抬腿又是一脚,“混蛋,不要装死!”

    这次,谢向南可是不拉王玉婷了,两人跑过来,死死地拖住了陈太忠,“太忠,你不能这么搞啊~”

    那边的警察们也反应了过来,慌不迭跑过来护住了那个肥硕警察,同时包围住了陈太忠,“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!”

    “他必须道歉!”陈太忠才不肯放过那个肥硕的警察,一边说着,他一边扭头看看谢向南和王玉婷,“你俩先出关,我等等就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,谁都不许走,”这时,走过来一个瘦瘦的中年白人,“我是参议员德拉诺埃,我证明,你们涉嫌参与恐怖活动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