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经血上流(书号:760

第三百一十九章 经血上流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对象?你是问我?”陈太忠愕然地看向王玉婷,眉毛来,“好端端地,你想什么呢?我还不到二十啊,老大!”

    这些天来,王玉婷已经习惯了他这种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了,不但没有介意,反倒是觉得这是陈太忠没把自己当成外人。

    这是事实,省政府办公厅和凤凰市招商办离得足有八丈远,想要有点交集真的很不容易,所以,也只有这种没有利益纠葛的情况下,大家才能放下心中的壁垒去真心相处。

    “我老师有个女儿,很漂亮的,才十八,”王玉婷当然不是想推销自己,大家都知道,她即将走入围城了,对象是她高中的同学,现在省人民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。

    “太忠,那女孩,真的很优秀的,”她很用心地关说着,“我从没见过比她更聪明的女孩了……嗯,就算男人也不行,你俩真的……绝配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就没结婚的打算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也懒得解释那么多,“别耽误了人家女孩儿吧,我没你想的那么聪明,呵呵。”

    王玉婷知道他的怪话多,没在意,反倒是现了谢向南的异常,“我说老谢,你嘀咕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能说什么?”谢向南憨憨地看向她,“我是说……‘绝配’不行,‘绝色’还差不多,我们陈科长的眼光,高得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他见过杨倩倩,更见过丁小宁,这俩女孩儿。绝对都可以用“千里挑一”来形容的,不过自家的科长,似乎也没跟她俩有什么很亲密地关系。

    王玉婷登时就被这句话惹火了,“老谢,不是我吹牛,你要是能找出一个比我师妹还漂亮的人。我给再给你拉一个一千万的项目……不,给你拉俩……拉五个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吵什么啊?快点吃饭吧,飞机都快起飞了。”陈大科长终于出面了,“漂亮能当饭吃吗?该干啥干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哥哥很有钱,”女人就是女人,看到陈太忠这么不以为意,王玉婷越地感觉受到了伤害,“投几千万在你们那儿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谢谢你还不成吗?”陈太忠向门口走去。头也不回地吩咐,“谢副科长,这个女孩儿你来搞定,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,是组织对你的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对罗马感兴趣的,只有谢向南一人,或者说。再加半个王玉婷,这里号称全球最大地“露天历史博物馆”,来这儿旅游的。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冲着文化古迹来的。

    反正,陈太忠对这里是死活提不起兴趣,他甚至有点后悔花了那么长时间去翻意大利语的辞典,真地太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因为,一出机场,就有人凑过来了。操的还是比较流利的英文,“要导游和翻译吗?来罗马玩儿,历史典故实在太多了,没导游是很遗憾的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谢向南科长被痛宰了,他以高出行情五倍的价格聘用了一名导游,不过,这导游是一名身高腿长而且热情异常的斯拉夫美女,所以,当后来他现价格不对的时候,倒也没怎么计较。

    在罗马呆了两天之后,三人转向巴黎,谢向南很舍不得走,只是,时间已经由不得他耽误了,是地,那两位对巴黎的兴趣要比对罗马的兴趣大得多。

    在飞机上,陈太忠有点郁闷,他身边坐了一个黑人小伙,丫身上的香水味呛得他真的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那厮混若不觉,一会儿扭动一下身子,一会儿又四下张望一阵,过一会儿又招呼空姐过来要饮料什么的,就连戴上耳机听个音乐都要哆嗦两下,简直就像一个多动症患者一般。

    陈太忠原本就见不得他,再受到如此骚扰,真正的有些想暴走了,不过考虑自己毕竟是在欧洲,代表着国家形象,终于按捺下了拎着此人脖子扔出飞机地**。

    他正苦苦克制呢,那厮却是凑了过来,主动跟他打起招呼来,说的是法语,不过还好,是比较容易听懂的话,“嗨,朋友,要来点儿吗?”

    丫地手里,塞过来一块巧克力,还有一小筒薄荷口香糖,脸上也是一脸笑意地看着陈太忠。

    陈太忠摇摇头,不过,在这一刻,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很真诚的善意,他踌躇一下,终于还了对方一个笑脸,“我不吃……飞机

    途。”

    黑人小伙马上就明白了,这位的法语不是很灵光,他笑着点点头,“卢旺达,我是塞鲁布加,中国人?”

    人家笑脸相迎,陈太忠就算心里再腻歪,少不得也要皱着眉头,结结巴巴地应付一番,那塞鲁布加却是自来熟,见他答得痛快,态度越亲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塞鲁布加这次是回家,途经法国而已,罗马没有直达卢旺达都基加利的航班,必须在巴黎转机,不过,他对巴黎的印象,却是非常地糟糕,“这个城市应该下地狱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学法语做什么?”陈太忠有点奇怪,他并不知道法语原本就是卢旺达地官方语言。

    塞鲁布加也没回答他这个问题,而是源源不断地讲起了法国人的傲慢,以及对卢旺达人的偏见,“要不是赶时间,请我我也不来这个垃圾地方。”

    对你有偏见?正常啊,陈太忠点点头,却是没说什么,哥们儿本来对你还有偏见呢,不过,现在觉得你人不错,就没偏见了嘛。

    “他们对中国人也有偏见!”见他没做出强烈附和的举动,塞鲁布加提高了点声音,“他们对所有的有色人种都有偏见!”

    空姐受不了啦,走了过来,“先生,请你低声点好吗?这是公众场所。”

    见到好些人扭头看这里,陈太忠觉得脸上有点热,不过,这个卢旺达小伙的直率,让他觉得挺对胃口的,少不得低声回话,“哦,你低声一点……是吗?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来的?”

    塞鲁布加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到后面有人说话了,说的还是汉语,“这些中国人,不分场合地大呼小叫,低等人种,素质真差!”

    我靠,大声说话的是卢旺达的人!陈太忠心里愤愤地回了一句,等他反应过来对方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之后,禁不住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靠,我陈某人所在的种族,你丫敢说是低等人种?他再也无法忍受了,身子一直就站起来了,向后一扭头,“这话,是哪个王八蛋说的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身后已经吵起来了,谢向南和王玉婷坐在他后面,王玉婷正跟一对年轻黄种人夫妇瞪眼呢,“中国人是低等人种,你不是中国人?”

    汉语说得这么溜,不是中国人才是见鬼了呢。

    谢向南还是那副木呆呆的样子,不过他的眼睛也瞪起来了,一双鱼泡眼鼓出了些许,正恨恨地看着那两位。

    那俩年轻人打扮得都非常考究,衣冠楚楚的样子,男的头上还抹得油光亮,女人更是一双眼睛长到头顶一般,看都不看王玉婷一眼。

    油头男倒是看了王玉婷一眼,事实上,陈太忠三人穿着也算得上得体了,姑且不说来欧洲购物了,只说来这里招商引资,仪容仪表不得注意?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中国人,”他脸上带着那种明显的不屑,侧头看了王玉婷一眼,又露出一个极其雍容和傲慢的笑容,“我们是新加坡人!”

    “新加坡人,就都是一副整天鼻血流得止不住的样子?”陈太忠阴阳怪气地话了。

    王玉婷正要直斥其非呢,听到陈太忠这话,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这二位头扬得那么高,可不就是一副流了鼻血的样子?

    “哼,”油头男冷哼一声,才要说点什么,不防被身边的女人扯了一把,“跟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?别影响了咱们购物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流了鼻血,肯定会影响心情的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坐了下来,不再理会那俩,转头问起了塞鲁布加,“法国人的偏见,表现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见到他坐下了,那女人轻扯油头男一下,她其实是有点怵陈太忠高大魁梧的个头,“跟那些没素质的人……呀,你怎么流鼻血了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油头男愣愣地一摸鼻子,果然,一手的血,他愣了一下抬起头,“快给我拿纸巾……呀,你也流鼻血?”

    “那是月经!坐不惯飞机,生理很容易紊乱的,”谢向南愣愣地话了,他不爱说话,可最近跟某个不良仙人接触多了,怪话水平有了明显的进步,“上流人?经血从鼻子里出来,那确实算上流……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