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三门外语(书号:760

第三百一十八章 三门外语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王科,不用这么认真的吧?”陈太忠有点尴尬地看着

    一大早,王玉婷梳洗完毕之后,就拉着谢向南跑到了陈太忠的房间,很显然,她一晚上都在琢磨拿什么单词来为难陈太忠。

    她提出的第一个单词,就是比较生冷的,“意大利语里,‘殖民地’怎么读怎么拼?”

    哈,不是语法啊,哥们儿不怕!陈太忠轻笑一声,就在脑子里搜索开了,不过,下一刻他就愣在了那里,嘴巴张得老大,却是死活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他不知道“殖民地”的英语怎么拼,而他昨天买的是英法互译辞典和英意互译辞典。

    是的,他少买了一本“英汉辞典”,大家都知道,他英语的词汇量,实在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看到他在那里张口结舌,王玉婷有点得意地轻笑一声,“哈,好吧,换个容易一点的,‘养老金’……这个总不是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咱们先吃早饭好不好?”陈太忠真的有点尴尬,这是他疏忽了,当然,他从来不习惯张扬自己的糗事,所以他试图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,一晚上!现在是早晨了!”王玉婷不给他这个面子,一边说着,她一边转头看看谢向南,“老谢,你说句公道话……我说,你这是什么表情啊?”

    谢向南本来就是比较木讷的,现在看他的样子,简直就跟傻了一般,好半天他才摇摇头。“这个,好吧,我……我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王玉婷反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,说实话,她从来不参与什么赌博的。这次实在是陈科长吹牛吹得她无法忍受了——我苦学了两年才过了英语六级,你一晚上就能学两门外语?

    而且,稳赢不输地赌局……谁会错过?

    可谢向南这么一说,她的脸登时就红了。“算了,你的就算了,陈科,你要认输,我也不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认输啊?”看到谢向南的窘样儿,陈太忠的心里已经有些不忍心了,再听到王玉婷这话。他真的受不了啦,哥们儿怎么能被一个女人小看呢?

    “你把‘养老金’地英语说一遍,”他决定反击了,“你都六级了,要是你不会这个英语词儿,那我不会用意大利语说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annuity,复数是annuities。”王玉婷张嘴就来,显然,她准备得相当充分。这种情况都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知道了,”陈某人洋洋得意地点点头,“意大利语是anete……哈,我很棒吧?”

    王玉婷和谢向南只当他是随口反击一下,还真没想到annuity这个词一出口。陈太忠居然就念出了单词,两人当场就石化了……不是这个样子的吧?

    这家伙,真的学会了意大利语和法语?刚才,丫是调戏大家呢?

    好半天,王玉婷才反应过来,随手拿起那两本字典一查,果然,虽然“养老金”被这家伙翻译成了“年薪”,不过这个失误是她埋地包袱所致,倒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她眼珠转了半天,才试探地话了,“殖民地的英语单词是netbsp;“哦,那你不知道早说,法语是netia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回答,只是当他说完之后,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,“王科,你……你套我?”

    谢向南也反应过来了,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太忠,“太忠……不是这样吧?你一晚上……一晚上真的背了两本字典?”

    显然,这两位都搞明白了,陈太忠买的字典有问题,是英文版的,所以丫需要英文的引子,才能将其翻译成法语或者意大利语。

    从赌局上来说,这可以算陈太忠赢了,当然,说他输了也行,总之是有争议地,但没争议的是,这家伙,绝对是能在一晚上学会两门外语的!

    这是怎样的一种奇迹啊?谢向南这个木头的反应就不用说了,王玉婷心里,才是真正的震撼!她非常清楚,这家伙基本上等同于一晚上学了三门外语。

    这种强的记忆力,是她根本无法理解地,是的,就算朗读,一本字典也不可能在一晚上被读完,而陈太忠……他记下了两本!

    当然,陈太忠的记忆方法也说明,他以前绝对没学过法语和意大利

    一天以前,王玉婷怀疑过,但现在她已经不再怀疑这

    她心里非常清楚,自己输了赌局,输得很彻底。

    不过,女人这种动物,有时候是不可理喻地,王玉婷以前没赌博过,当然不想自己的处子秀就以失败告终,“钟乳石的英文是sta1anetsi1s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,这难不住陈太忠。

    “好吧,宗教裁判所,”王玉婷终于不报英文了,她恨恨地看着陈太忠,眼中却是带了一丝笑意,“这也是一个单词,不是词组,我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人都不知道,宗教裁判所一词,其实英语法语和意大利语的音基本一样,甚至法语和英语的拼写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吧,算咱俩都没赢,好不好?”陈太忠当然知道人家是什么意思,他开心地笑笑,顺便还不忘记耸耸肩膀,“打了平手,好吧?”

    王玉婷歪着脑袋想了半天,终于“不情不愿”地点点头,又叹口气,“算了,放你一马好了,可惜啊,我很想赚那两千镑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当然要让你赚了!”出乎她地意料,业务二科的正副两个科长异口同声地话了,说完之后,两人对看一眼,似乎很是奇怪双方的口径是如此地一致。

    “老谢你说……”陈太忠手一摊,“告诉王科理由,从来也不见你这么活跃。”

    谢向南扶扶眼镜,木呆呆地开始解释,“太忠说,你俩都没赢,所以吧,我认为,他应该输给你两千镑,而你呢,应该输给他一个一千万的项目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转头看看陈太忠,“太忠,是这个道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哈哈!”陈太忠开心地大笑起来,他和谢向南都非常清楚,相对于一千万的引资项目,两千英镑实在算不了什么,花一万英镑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算盘可打,怪不得谢向南这种老实人都能想到这种招数,这一刻,正副科长真的有了一种默契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玉婷的眼珠子转了半天,恨恨地叹口气,“两个无赖,就会欺负女生……对了老谢,你那两千镑我不要了,也只给你们一个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凭……凭什么?”谢向南愣愣地问了,连眼镜滑下来都没管,看那无助的样子,简直就像一个小孩被别人抢了棒棒糖一般,“我刚才就说了,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就是不算你了,”王玉婷开始耍赖了,这是女人的专利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虽然是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,但她也没什么把握真就能找到这种级别的项目,当初她是觉得稳赢了,就顺口说了出来,现在既然已经输掉了,当然不想再认账了。

    就连陈太忠这个项目,她都不想应承,不过,已经被话挤兑到那里了,她也没什么选择了,虽然,她还可以选择继续耍赖,可三人在伯明翰共事几天,相互照应得都很好,做得太过也没啥意思,反倒是没准会伤了好不容易培养出的友情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王玉婷认为,就冲着能见识到陈太忠这非人的、级强悍的记忆力,自己费点心帮他拉个项目,也是值得的,世界上有天才,但等闲不得一见啊!

    “不过陈科,这个时间就不好确定了,这样吧,等我找到项目的时候,你再给我钱吧,”她说出了大实话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得早点给你,要不你工作没动力,”陈太忠摸出一叠英,正是五千一扎那种,从中间数出了四十张递给她,同时轻笑一声,“呵呵,想偷懒?门儿都没有!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真心话,而且,陈某人一向不怎么在乎钱,早点把赌债拿出去,也省一份心思,还能起到鞭策对方的作用。

    可他这行动,看在王玉婷眼里,就带了浓浓的人情味了,她在办公厅上班,福利和待遇都不错,一般倒是没什么花销,可也没什么捞外财的机会,真要说起钱来,也没攒下多少。

    陈科是看我钱不多了,想要我拿着这些去巴黎购物呢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就越觉得陈太忠人品值得信赖了,而且,这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热门科室的科长,前途不可限量啊,“陈科,对了,你有对象没有啊?”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