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情报有误(书号:760

第三百一十三章 情报有误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克是个很帅气的男人,长得有点像克拉克.盖博,尤其胡子,被大家一致认为,是相当性感的。

    陈太忠摸进尼克的卧室时,丫正呼呼地大睡呢,手边搂了一个身材极为惹火的女人——传言其实有误,他是双性恋者。

    陈大仙却是因为这个现象大吃了一惊:我靠,刚才那肥硕的汉子……居然敢骗哥们儿?

    不过,到了眼下这一步,他也没有退出的兴趣了,反正已经来了,就把事儿办了算了,一抬手,那女人的六识就被封闭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陈太忠抬腿就是一脚,重重地踩到了尼克的小腿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~”地一声尖叫,尼克就痛醒了,话,应当听得出来,他根本没有出声音来,是的,“莫言术”!

    “你就是尼克?”陈太忠结结巴巴地问了,他的脸上蒙了块黑纱,因为他担心这厮的家里有监视器什么的,尼克既是议员,又是黑社会,家里防范得严点,应该是很正常的吧?

    不过,只从声音就可以听出,他是外国人,这一点却是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尼克晃了晃脑袋,从恍惚间清醒过来之后,二话不说,就伸手向枕头下摸去,动作不但快,而且熟练异常。

    靠,当我是死人啊?陈太忠身子前蹿,手一动就点了对方的穴道,也懒得再问了,把这家伙从毯子里拎出来,往地上一扔。抬手就是十七八个脆生生的耳光。

    他下手奇重,这一串耳光打完,尼克的鼻血已经快淌成河了,嘴角渗出地鲜血也被陈太忠的耳光抽得四下里乱溅。实在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现在搞清楚状况没有?”陈太忠站起身子,伸手向枕头下一摸,果不其然,那里居然藏着一把比较扁平的手枪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将枪口顶到了尼克的脑门上,“我地时间不多,最后一次问你,你现在搞清楚状况没有?”

    虽然他的英语说得结结巴巴。但他话里冷冰冰的寒意和眼中的杀气,尼克感受得一清二楚,绝望而又无助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抬手解开对方穴道,又解除了“莫言术”,陈太忠抖抖手里的手枪。“你就是尼克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尼克乖乖地点点头,这一刻他心乱如麻。只看陈太忠的肤色,他就明白了毛病出在哪里——那个陈太忠,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官员,否则怎么轮得到中国的特工为其出头?

    “是吗。我不太相信,”陈太忠对这人地身份不是很怀疑。但是。他对那肥硕汉子的话产生了严重的不信任,少不得就要落实些许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喜欢海洛因?”他的左手向身后一背。再伸出来的时候,手上已经多了方方正正地一块“粗货”,“尝尝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尼克一见到这玩意儿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连顶在头上的枪口都顾不得了,伸手就抓向陈太忠手中地“粗货”,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安静!”陈太忠手上一用力,用枪管硬生生地顶开了他的头,“这是最后一次警告!”

    尼克的额角被这一下戳得生疼,愣了一下,他才反应过来,目前正是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的状况,只得悻悻地将身子向后缩缩。

    陈太忠满意地点点头,用枪口在海洛因上划拉了两下,又将枪口伸了过去,“给我舔干净~”枪口上已经沾上

    原本,他是想借此试一下对方是不是瘾君子,才想出这么一个法子,不成想,尼克一听这话,登时就伸出舌头,认真而卖力地舔了起来,那专注地样子,似乎是陈太忠就算眼下扣动扳机,丫也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装的!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,演技再群地演员,也无法将一个瘾君子地形象演绎到如此传神的地步,这一刻,他有些庆幸:幸亏哥们儿是讲究人,要不然,在红山区落下几块,那罪过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结束了,”陈太忠抽回了枪管,重新顶到了他脑门上,“现在,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他想拖延一下时间,海洛因地效力作得很快,但终归是有一个时间的,多验证一下,总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,”尼克意犹未尽地伸

    舔舔嘴唇四周,那沉迷的样子,很想是一个被抢了棒童,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他的舌头甚至舔到了自己溜出的鲜血,但他混若不觉地咂咂嘴,“棒极了,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说点什么吗?”陈太忠手上用力,再次用枪管戳戳他的额角,再拖延点时间吧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“你手上的货,我买了,七万……哦,不,十万英镑,你看怎么样?”怪不得人们常是说瘾君子瘾君子的,眼下的尼克,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不过,他眼力够毒,开价也算得上公道,那么一块海洛因,大约也就是一斤左右,香港那里能卖到十万美元左右,他这里出十万英镑,差不多一半的利润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忘记了,刚才派了人去,想要我的一条腿呢,尼克议员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咱们先谈完正经事,再说价钱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承认,”尼克愣了一下,连连点头,倒是也算光棍,“没错,我是这么做了,现在我后悔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不过,他可真没想到,摸到自己门上的,居然是陈太忠本人,看来……这家伙本人就是中国特工,来伯明翰,是负有秘密使命的?

    “是谁让你这么做的?”陈太忠再次用力戳戳他的额角,“如果你说实话,我想,我会给你一个机会,享受这块海洛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叫劳拉的婊子……哦不,是,是刘忠东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……他是个讨厌的黄种杂碎,哦,天哪,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**你,你的道歉,说得……太晚了!”陈太忠抬手又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光,妈逼的你这不是指着和尚骂贼秃吗?

    不过,尼克这么一说,他还真反应过来事情的原委了,心头不由得大恨,好你个刘立明,你老婆顶我的指标,哥们儿还没找你算帐呢,你又给我来这么一出?

    陈太忠知道刘立明被人举报了,可这事儿实在跟他没任何的关系,虽然听潘珂旻和秦连成的意思,那二位是把他当作嫌疑人了,可他也没兴趣郑重其事地去解释——“这不是我干的”。

    他只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思,看刘立明上窜下跳,哈哈,有趣~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,刘某人都把嫌疑锁定到了他身上,这让他感觉有点忍无可忍,我靠,欺负人,你得有个度吧?妈的,你好端端的顶我指标,已经是很过分了,现在欺负不成我,反倒又要算计我?

    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?真正的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啊!

    其实,他不知道的是,这种现象属于“扬威程序”,在黑道中常见,官场上体现得更为明显,某个官员一开始对某个人下手,或许根本是无意的,是机缘巧合!但那人若是好死不死地躲过了算计,那么,极有可能引来下一次有意的算计。

    若不能做到这一点,领导何以立威何以取信?你躲过了算计,那就是不给领导面子,招致报复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官场上的恩怨,很多时候来得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陈太忠的遭遇,更贴切地说明了这个问题,他不但好死不死地躲过了被刷下名单的耻辱,还阴差阳错地反顶了回来,而原因又是刘立明被别人举报了!

    当然,以他的性格,绝对不会跳出来大张旗鼓地澄清,那眼下招致刘忠东的报复,也是极其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口气,陈太忠是绝对咽不下去的,他嘴一张,就想让尼克将功赎罪,干掉刘忠东。

    只是,话到了嘴边,他又活生生地咽了回去,算求,中国人的内斗,就不要让外国人知道了,这***又不是什么光彩事,大不了哥们儿我先忍忍算了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他在伯明翰的这段时间里,刘忠东若是出了什么事,哪怕他有确凿的证据,证明自己不在现场,怕是刘家那俩老东西也会死死认定是自己所为,从而再没事找事地算计自己。

    靠,哥们儿混官场,连乌龟肚量都混出来了,这让陈太忠在高兴自己情商提高之余,隐隐又有些郁闷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