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零九章 打得好(书号:760

第三百零九章 打得好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登时就将陈太忠激得火冒三

    有人说什么现在中国人在外国人的眼中,还是留着辫子,穿着马褂手拿烟枪的形象,因为中国脱离世界舞台太久了,造成了外国友人的认知错误,大家应该理解云云,这一点他是全然不信的。

    他认为,讲这些话的,全应该算是汉奸才对,外国人糟蹋你糟蹋得不够,还要你帮外人来糟蹋中国人?

    当然,这个世界上消息闭塞的人还是不少的,就像中国山沟里那些贫困的村民,连电都用不上的也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消息闭塞的人怕是连宣传自己的机会都不多,怎么可能成为主流媒体的声音?人家之所以这么说,无非就是故意戴了有色眼镜来侮辱你的。

    别说二战胜利在全球造成的影响,也别说什么“两弹一星”带给全世界的震撼,只说1968年的五月风暴,..宝书,要动革命的时候,可也没人说新中国的人还留着辫子,那可是基本上席卷了全世界的潮流,还不够轰动吗?

    国内居然有人会有“理解对方”的说法,怪不得有人说过,“有些人头上的辫子剪了,心里的辫子却是顽固地存在着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某人在看待某些事情时,是非常脱俗的,他对事物的见解,有自己独到的地方,虽是一家之言,倒也未必就不符合认知。

    错非有这种不落俗套、坚持自我认知的性格,他又怎么可能创下那些极其离谱的修炼纪录?

    眼下。他虽然为了修炼情商流连于红尘中,也在尽力地跟上主流社会地思路,这种极其自我的认识已经少了很多,但些许的残留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像面前的三个女孩,穿得极其时髦。按说绝对不是消息闭塞地山居野人,而且。这里中国留学生也不算少,像刘立明的儿子刘忠东,似乎就在伯明翰大学里攻读研究生。

    她们怎么可能会愚昧到认为中国人还留着辫子?

    一切,皆是傲慢使然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可能是他误会了,这三个女人还真是无知或者愚昧若斯。但对于陈太忠而言,这种概率极小地事情。他绝对不会去考虑的。

    “伯明翰,果然是英国最丑陋的城市,”面对挑衅,他笑嘻嘻地摇摇头,慢慢地、结结巴巴地回了一句。“不管什么东西,都是那么丑陋!”

    这话可不是他明的,二战期间。伯明翰受到猛烈的轰炸,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已毁坏殆尽,目前都是2o世纪5o6o代重新建设地,所以伯明翰成为英国最“丑陋”的城市,经常被人们称为“混凝土森林”。

    红女子说出这话,本来那两个女子正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,似乎要看他生气时地样子,却不成想对方还了一句这么难听的话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,不知道是中国人和外国人之间文化的差异太大,还是红女子有意装作听不懂,她笑嘻嘻地点点头,“没辫子的中国人,你好,伯明翰的丑陋,是该死地德国人干的,你不这么认为吗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开!”陈太忠也笑了,笑得很开心,但是话却非常难听,“红头的魔鬼,你挡住了我地展台,混蛋!”

    在以前的欧洲,红头是不吉利的象征,因为传说中魔鬼就是红头的,当然,现在随着时代的展,红色渐渐地变成了热情的象征,“红色魔鬼论”已经没几个人在意了。

    而且,英国是不是讲这个,陈太忠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,在他心里,欧洲就是这些长毛的白种人而已,划分得那么清楚,有必要吗?

    听到这话,红女人登时就是一愣,她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转头看看自己的同伴,“他说了一句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给我滚开,红头的魔鬼,你挡住了我的展台,混蛋!”陈太忠重复了一边,他的口语不是特别灵光,但骂过一遍再来一次的话,就顺溜多了,这次他的声音奇大!

    因为,他现没什么人注意这里生的一切,那么,就要让大家注意一下,是的,他打算动手算计人了,有必要让更多的人注意到,他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那红女子果然暴走了,冲到他面前,手一伸,就掀翻了他面前的桌子,

    水杯被打翻,纸张也飞得到处都是,“狗屎!”

    陈太忠坐在椅子上,身子不动脚一蹬地,整个人连着椅子平平地后退了三四米,这动作做得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无比。

    百忙之中,他还不忘记耸耸肩膀,摊开双手,“保安,保安呢?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无奈和惊慌失措,但是若有人仔细盯着他的眼睛看的话,一定会现里面隐藏了太多的笑意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这丝笑意,大约是被暴走的红女郎看到了,她不依不饶地冲向陈太忠,却不留神脚下一个拌蒜,“嘶”地一声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嘶”地一声摔倒?没错,她的连裤袜破了——英国的气候虽然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,但在这个节令,再爱俏的女孩儿,腿上也不得不套上裤袜。

    “哈哈,袜子……掉到了……脚面上……”有人在用结结巴巴的英语嘲笑着她,显然,说这话的,是那位不良仙人。

    红女郎哪里想得到有这么一出?一跤结结实实地就摔在了地上,一时觉得眼中金星乱冒,半天都没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还好,这里铺了木地板,事情总算不是特别的糟糕。

    “哈,内裤……也掉了……”某人还在结结巴巴地嘲笑,“哦……我的上帝……衣服质量太次了……非常的……我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陈太忠做事,真的不是一般的操蛋,原本他只是想让这女人的裤袜掉下来就算了,可是,见到好多人扭头来看,说不得就增加了些许力道,直接让那内裤也掉了下来——反正,听说欧洲人很开放的嘛。

    周围来逛展示会的人,在数秒钟内,手中就变出了大大小小的照相机,度之快,饶是陈太忠出手,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嘁哩喀喳”,按快门的声音如雨打芭蕉一般,密密麻麻地响起,闪光灯此起彼伏,将小小的展台照得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红女郎气得跳了起来,她实在搞不清楚,为什么自己掀一张桌子,怎么会把袜子和内裤掉到脚面上,一边手忙脚乱地提着内裤,一边却是恼羞成怒喊着那俩同伴,“给我砸!”

    远处,有会场维持秩序的人员慌乱地跑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敢,这是中国的国家财产!”陈太忠怒吼一声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再动手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那俩女人愣了一下,却是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,陈太忠连出两脚,一脚一个就将两人踢飞了,做完这些,还不忘状似无奈地耸耸肩膀,“我本来想做个绅士的,不过很遗憾,你们试图损坏我们的国家财产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小的交易会和展示会,凤凰市的展台布置得也相当地一般,不过,这确实是凤凰市政府花的钱,这勿庸置疑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交易会的工作人员才赶到现场,有人试图对陈太忠动粗,不过,听说他是官方展台的工作人员,在了解完事情经过之后,最终还是将那三个女人带走了事。

    只是,红头那女郎临走之前,一边揉着腰,一边都不忘记转头冲着陈太忠怒吼一声,“陈太忠,伯明翰会成为你的噩梦,你等着吧!”

    切,扯淡,还不知道谁是谁的噩梦呢,陈太忠不屑地笑笑,只是,下一刻他就愣在了当地,我靠,她怎么知道我叫陈太忠?

    而且,这句话,红女人是用汉语喊出来的,是的,她喊得阴阳怪气平仄不分的,不过,话里就是那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靠,这是怎么回事?陈太忠一边扶起桌子收拾物品,脑子里一边不停地转着,这是谁要弄我?目标是我,还是考察团?

    他正在这里琢磨呢,身边凑过来一个瘦瘦的白人青年,笑嘻嘻地向他一伸大拇指,“中国功夫,好棒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    “不能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地就摇头拒绝了,他一边琢磨那红女人的来历,一边将一缕神识打入她的体内,怎么还顾得上跟别人说话?

    “打得好!”年轻人不以为忤地点点头,随即又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打得好?陈太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打的不但是女人,还是你的同胞,你居然说“打得好”?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