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> 官仙 > 第三百零七章 一箭双雕(书号:760

第三百零七章 一箭双雕

作者:陈风笑
    脸彪还真的是藏在凤凰市。

    自打开始做走私车买卖以来,他就想着要借着陈哥的路子,慢慢把自己洗白了,毕竟,天底下没人愿意真的亡命天涯终老至死,平静的生活还是大家所向往的。

    可是,那天提了车,打算组装的时候,他意外地现,车的后备箱里,居然有近百公斤的毒品,眼睛登时就绿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太明白这东西的油水了,只说眼前这黄不拉几的“粗货”,在云南边境,一斤就是一万块,运到广州就是十万块,要是有路子弄到香港,还是十万块——不过是美元!

    而且,97年是国家改革开放以来,打击贩毒吸毒力道最狗脸彪自己的玩的黑坨子还时不时地断货呢,现在海洛因在外埠的价格,肯定是一路飙升。

    要是再提纯一下——算了,还是不用想了,只有那些家大业大的黑势力才做得来这个,像他这样的亡命,这种钱是挣不了的。

    粗粗一算,狗脸彪就能确定,将这些毒品全部运到香港或者澳门的话,大几千万是稳赚的,运作得好的话,卖到上亿也难说。

    若是能在香港或者澳门找到合伙人,运到美国去,那就更赚得大了,狗脸彪是亡命徒,虽然知道这里面有风险,但他从来不怕风险的。

    可这走私车的买卖呢?就算八十辆车全部以合理的价钱卖掉,抛去从陈哥那里借款的利息,他能分得到的,也不过就是三百万左右。赚地……实在有点太少啊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就是财帛动人心,狗脸彪瞅瞅四下没人,心一横,悄悄地拉了毒品跑路了。

    按说。他对陈太忠的忌惮,也是根深蒂固的。若是陈太忠早就告诉他,车里面有毒品,那是我的货,你丫要是敢动,那就是找死,大约他也未必有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可是。这走私车全是从境外过来的嘛,虽然中间地运输。全交给陈哥了,但也不代表陈哥就会往里面夹带毒品。

    而且,那木箱拆箱时,包装也是完好的,狗脸彪有八成地把握。这货不是陈太忠的,无主之物,不拿不是犯傻吗?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。他知道陈太忠见不得人玩毒品,否则的话,狗脸彪倒是不介意把这个消息捅给陈太忠,陈哥是讲究人,这个他也知道,反正到时候货卖掉的话,自己这个现者,绝对能分到利润中最大的一块地。

    以陈哥的路子,没准能将毒品运到美国,卖个大价钱呢,真地是……遗憾啊。

    当然,做了这件事情,再给狗脸彪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若无其事地在汽修厂呆着了,因为,陈太忠万一知道的话,后果实在太严重了,他绝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——丫根本就不是一个讲理的主儿。

    开车跑出好远之后,狗脸彪一琢磨,不行,陈太忠的势力,实在是太恐怖了,人家要真是想找自己,通过种种手段,应该是问题不大——比如说通过公路地收费口,卡住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能神不知鬼不觉将八十辆走私车从南疆运到天南,在收费站能没有关系吗?少一点都不行的!

    那么,该跑到哪里呢?狗脸彪仔细琢磨了一下,一拍脑门儿,有了!“最危险地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”,我躲在凤凰市还不行吗?

    于是,他就躲在了红山区位于城乡结合部的一处农家,买了方便面矿泉水之类的无数,指派一个小弟,一次**了一年的房租,将房东远远地撵开了,“明年再来吧~”

    按说,这一下,陈太忠该找不到我了吧?

    狗脸彪这次准备得,真的十分充分,他甚至买了一大堆书,打算关门看书了,扛过这个春节之后,他计划在正月初三初四左右,再悄悄地出动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过就是熬三四个月,能赚上亿元,划得来的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可真没想到,自己躲了不过才三天,陈太忠就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这天,他正关着房门,躺在床上看《杨小邪》呢,猛然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,抬头一看,却是陈太忠已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陈……陈哥!”狗脸彪登时浑身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,他使劲揉揉眼睛,看看房门,没错啊,房子是从里面锁着的嘛。

    是幻觉吗?他再看看陈太忠,伸手使劲儿掐一下大腿,咝……挺疼!

    “陈哥!

    彪二话不说,一扔书就跪了下去,“您……您饶我这我……我有苦衷啊。”

    他还没断定,陈太忠是为什么来的,又是怎么进来的,不过,人家既然找人的效率如此之高,怕是估计跟那批毒品有关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不能就这么说了,没准陈哥是因为他擅离职守,导致汽车买卖受到影响才找上门来的,所以他打算先打个马虎眼,万一不是的话再用这毒品“将功折罪”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你有苦衷,呵呵,很好,你有苦衷,”陈太忠笑笑,不过,狗脸彪的脑袋冲着地,却是看不到他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,“不知道我最恨人玩儿毒品吗?你胆子不小啊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心头最大的秘密被毫不留情地戳穿,狗脸彪尖叫一声,登时就吓得瘫软到了地上,“陈哥,那不是我的货啊~”

    “废话,那是我的货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彻底断绝了狗脸彪的所有希望,“我靠,你挺能的啊,我的东西你也敢动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事到临头,再躲避也没什么意思了,狗脸彪身体内那份亡命的血性,再度爆了出来,“可是陈哥,你也做毒品,为什么要瞒着大家呢?要知道是你的货,我敢动吗?”

    “嗤~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降低身子,.脸,“我做什么,用得着跟你解释吗?你……选个死法儿吧。”

    这里环境还真不错,院子挺偏僻,四下也没人,正是一处极佳的杀人灭口的场所,陈太忠站起身子,满意地点点头,“哈,下辈子你可以当个风水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**你妈陈太忠!”狗脸彪真的是豁出去了,大吼一声站了起来,冲着他就是狠狠一拳,人若是冲动起来,真的是不讲理智的。

    枪都没用,拳头……顶用么?

    啧,没劲,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,抬手就是一个定身术,顺手又封闭了其六识,“唉,我还说你会大声呼救呢,靠,害我白准备半天,智商果然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他早就安排好了狗脸彪的死法,刚才那一问,不过是在没人的时候旧病复,想调戏一下受害者就是了。

    找狗脸彪没用他多长时间,可找那些毒品,却用了陈太忠太长的时间,没办法,他没在毒品上打上神识,狗脸彪将其分开藏匿在房间和院子里,这一通找,还真的是麻烦。

    直到凌晨一点多,陈太忠才在院子里找到了最后一处藏匿毒品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严格说,丢失几块也是不打紧的,反正没人知道他来过这个院子,将来就算事,人们也只会把这笔帐记到死了的狗脸彪头上,可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,导致有毒品流出,贻害家乡父老。

    “唉,这年头,想做讲究人,那得付出代价啊,”陈太忠长出一口气,看看拢做一堆的毒品,一咬牙,靠,我把它们都打上神识,看哪个王八蛋还敢再乱打主意?

    做完这些,他大手一挥,就将毒品全部收进了须弥戒,然后手里拎着狗脸彪,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……

    凤凰市的招商引资考察团,于阳历十一月二十九日启程了,同一天,在凤凰市的一个小区中,离休老干部关志鹏家生了命案。

    关志鹏及其子关伟被闯入的歹徒杀害,不过,关伟年方三十多岁,虽然头脑有点不够用,但他同闯入的歹徒进行了殊死的搏斗,那歹徒也当场殒命。

    至于关妻,应该是惊吓过度,人疯了,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,这一疯不要紧,还导致了大小便失禁一系列的毛病,当然,这些就无须赘述了。

    后来经警方辨识,认出那闯入的歹徒,却是大名鼎鼎的亡命徒乔彪,根据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样子来看,他应该是夜里偷盗时被关家现,才导致了惨剧的生。

    至于说关家到底丢了什么东西,那就不是大家所能知道的了,按理说应该是什么东西也没丢,不过,飞机上的陈太忠心里却是清楚,自己又从关家翻了十来万现金出来。

    这点收获,让他郁闷不已,老东西你怎么就不知道多放点现金在家呢?那几个存折加起来也有三百多万,可惜……取起来太麻烦啊。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
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